壯大國產動畫電影亟需做足“三門功課”

2015
08/05
21:22

中國動漫產業新聞網

國漫號
分享
數據
1002
0
0

中國動漫產業新聞網

國漫號
2015
/
08/05
21:22
1002
0
0
在國產動畫電影《大圣歸來》票房挺進8億元之際,中宣部文藝局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4日聯合舉辦了該片的研討會。來自政府部門、片方、學界、評論界、媒體的近50位專家學者等,對這部現象級影片展開熱烈討論。(8月4日 新華社)  

國產動畫電影《大圣歸來》票房挺進8億元,簡直是大快人心??陀^而言,作為一部扭轉國產動畫品質與觀眾認知的影片,它還是寄托、傳遞了大家對于國產動畫的厚望?!洞笫w來》是中國動畫電影走向未來的號角。誠如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副局長童剛所言,《大圣歸來》從古典名著《西游記》中汲取靈感,大膽創造、合理想象、不惡搞,對經典充滿敬意,體現出中國精神和中國氣派。在驕人的成績面前,我們值得慶賀、值得高興。毛澤東同志曾經說過,驕傲使人落后,虛心使人進步。當下,路漫漫其修遠兮,我們只有看到自身的不足與缺憾,才能走得更穩、走得更遠。  

針對影片的不足,與會專家提到該片人物形象設計仍有缺憾,技術細節也有瑕疵,結尾顯得倉促等。由此觀之,國產動畫電影亟需做足以下功課,其一,做足設計功課。無論是從劇情、人物,還是腳本、劇本的設計,都要精雕細琢、精益求精。電影是一門高深的藝術,藝術就來不開精雕細琢、慢火燉之,細細感悟。中國著名教育家葉圣陶先生曾經說過,教育是農業,而不是工業。筆者在這里想套用一下此話,電影是農業,需要慢慢生長,而不是機械化工業大生產。這就要求動畫電影從業者耐住寂寞、耐住清貧、立足當下、靜心創作、不受外界干擾。
      
其二,做足技術功課。鄧小平同志曾經說過,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我們從中足以看出科學技術的重要作用與意義。而在當下科技事業飛速發展,新技術、新媒體如雨后春筍般應運而生。在大數據、“互聯網+”思維的大背景下,如果我們的技術再不給力,那么還有談獲勝的可能嗎?筆者前期看了3D版的《哆啦A夢》,感覺當下動畫電影的發展的確超過了我們的想象,有很多地方的確是飛速發展。逼真的3D場景、震撼的視聽效果、神奇的電腦動畫等等留給我們太多的感官滿足,更留給我很多思考,我們該如何提高國產動畫電影的技術含量、技術升級、技術創新。當然,這離不開職能部門的重視,逐步增加財政投入,逐步進行政策傾斜、制度“補血”等等。  

其三,做足藝術功課。當下,隨著觀眾藝術水平的不斷提升、大眾口味的多元化,對動畫電影的要求也越來越高了,越來越苛刻了。一個根本原因是,不是動畫藝術提升過快,而是公眾的藝術品位提升太快了。由此觀之,動畫電影藝術水準必須先走一步,步步領先、步步保先,唯有如此,才有觀眾愿意去看。退一步而言,如果動畫電影藝術水平連公眾藝術水平都達不到,那么觀眾還會掏錢觀賞嗎?顯然不可能。打個比方,誰會跟比自己差的師傅去學藝?誰還會跟比自己智商都低的人,學當智者呢?  

綜合觀之,若要國產動畫電影有更長足、長遠的發展,亟需做足設計功課;做足技術功課;做足藝術功課。唯有拉長自身的短板、修補自身的漏洞、升級自己的技術、開拓自己的思維,才能讓國產動畫電影長久地屹立于世界電影之林,成為世界電影業界的常青樹!
免責聲明:中國動漫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同類推薦

2015中國動漫產業經歷了“拐點”性的一年 精品力作不斷涌現

近年來,中國動漫產業一直在從數量規模型增長向質量效益型增長轉型。這中間經歷了一些陣痛,比如原先有些單純吃政策飯的企業難以為繼了,再比如一些老牌電視動畫生產企業面對互聯網新環境有些跟不上腳步等等。2015年,中國動漫產業經歷了“拐點”性的一年,上述的轉型不僅實現了成功換擋,而且已經平穩加速。精品力作不斷涌現《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吹響了“拐點”之年最亮麗的一聲號角。這部動畫電影在2015年暑期檔上映62天,不僅收獲9.56億元票房,成為中國影史上票房最高的動畫電影,還獲得市場一致的口碑好評,被贊體現中國文化和中國精神。它成功點燃了國內動畫原創人的信心和投資人的信心,讓國人對國產動畫的可能性有了新的認知。另一部動畫電影《藏羚王之雪域精靈》以迪士尼經典二維影片那般唯美的畫風,描繪出青藏高原上秀美的風光和獨特的地理奇觀,鳥鼠同穴的神奇以及藏羚羊大遷徙的壯美都令人印象深刻。在這部充滿人文關懷的影片中,無論是高原動物那種為生命抗爭的精神,還是人與動物之間情誼,都讓人無比感動。騰訊動漫出品的《勇者大冒險》是一部在互聯網上播出的動畫連續劇。它將受眾定位于較高年齡層的觀眾,通過架構在世界各地古代文明基礎上的世界觀和懸疑感極強的劇情,打造出一部精彩的三維動漫作品。該片首季的點擊量過億次。電影動畫、新媒體動畫成為行業熱點領域2015年中國動畫電影市場票房達42.72億,占國內票房比重約9.7%。其中,國產動畫電影票房達20.2億,占比47.2%;國產與海外之比為0.89:1,相比2014年的0.58:1明顯提高。全年上映國產動畫電影42部,同比增長31.3%。根據統計,2015年備案登記的動畫電影已達140多部,未來三年中國動畫電影市場將迎來快速擴張期。另一方面,網絡動漫也呈現爆發式增長態勢。漫畫網站有妖氣已聚集1.4萬個草根漫畫作者或團體,刊載網絡漫畫4萬多部,根據火熱連載漫畫《十萬個冷笑話》改編的大電影成為繼《喜羊羊與灰太狼》、《熊出沒》之后第三個票房過億的國產動畫電影品牌。越來越多的動畫工作室選擇將動畫直接放到網絡上播出,中國動畫出現了從電視向互聯網的“雁陣”式遷移,中國網絡動漫TOP10的點擊量超過40億次。同時,海外動漫版權內容成為國內主要網絡視頻網站吸引點擊的利器,截止到2015年末,已經有600部25000集50萬分鐘的海外版權動漫在中國互聯網上播放。動漫投融資市場活躍,“二次元”成投資焦點2015年,國內動漫產業并購投資風起云涌。光線影業成立“彩條屋影業”,投資收購13家動畫團隊,發布22部動漫拍攝計劃。阿里巴巴收購優酷土豆并入股視頻網站AcFun,阿里影業10億元啟動A計劃,重點突破動漫喜劇。騰訊與視頻網站Bilibili戰略合作,投入3億元建立聚星基金,扶持動漫創作者和工作室。而8月11日,奧飛動漫宣布9.04億元收購有妖氣平臺,成為中國動漫行業歷史上最大的并購案。據統計,截至2015年底新三板上市的動漫企業已累計達30余家。11月19日,騰訊集團副總裁程武在騰訊動漫行業合作大會上首次提出了一個行業新概念:二次元經濟。它是指基于互聯網及移動互聯網,開放共創培育明星動漫IP,并通過多內容形態的共生,所構建的具備大眾影響力的二次元文化消費形態。而實際上,關于二次元的行業投資熱已經持續了一整年。中外合作程度不斷加深,“一帶一路”成為新的主線2015年,中國動漫走出去的步伐逐漸加快。中國企業在戛納電視節上,與來自英國、法國、美國等8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客戶進行230余場商務洽談,其內容涉及版權代理、海外發行、聯合制片、人才引入、IP開發等內容。光線傳媒(300251)與日本通耀公司成立合資公司,共同開發人氣動漫影視作品,樂視影視與《獅子王》導演合作開發《狼圖騰》動畫電影,這都成為新時代中外合作制片的典例。這其中,“一帶一路”無疑成為新的主線和新的亮點。由習近平主席見證簽約的中捷合拍動畫片《熊貓和小鼴鼠》在捷克舉行項目啟動發布會,劉延東副總理出席發布會。烏魯木齊阿拜之路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與哈薩克斯坦賽人(CAK)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就絲綢之路題材3D動畫系列片《伙兄與鐵哥絲綢之路歷險記》達成合作意向,總投資達到6500萬元。哈薩克斯坦副總理接見將國產動畫出口至該國的中國動漫企業代表。泰國組團參加了在上海舉行的中國國際動漫游戲博覽會。中國動漫在東南亞、中亞、西亞、東歐、非洲等地區市場拓展都取得新進展。

近年來,中國動漫產業一直在從數量規模型增長向質量效益型增長轉型。這中間經歷了一些陣痛,比如原先有些單純吃政策飯的企業難以為繼了,再比如一些老牌電視動畫生產企業面對互聯網新環境有些跟不上腳步等等。2015年,中國動漫產業經歷了“拐點”性的一年,上述的轉型不僅實現了成功換擋,而且已經平穩加速。精品力作不斷涌現《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吹響了“拐點”之年最亮麗的一聲號角。這部動畫電影在2015年暑期檔上映62天,不僅收獲9.56億元票房,成為中國影史上票房最高的動畫電影,還獲得市場一致的口碑好評,被贊體現中國文化和中國精神。它成功點燃了國內動畫原創人的信心和投資人的信心,讓國人對國產動畫的可能性有了新的認知。另一部動畫電影《藏羚王之雪域精靈》以迪士尼經典二維影片那般唯美的畫風,描繪出青藏高原上秀美的風光和獨特的地理奇觀,鳥鼠同穴的神奇以及藏羚羊大遷徙的壯美都令人印象深刻。在這部充滿人文關懷的影片中,無論是高原動物那種為生命抗爭的精神,還是人與動物之間情誼,都讓人無比感動。騰訊動漫出品的《勇者大冒險》是一部在互聯網上播出的動畫連續劇。它將受眾定位于較高年齡層的觀眾,通過架構在世界各地古代文明基礎上的世界觀和懸疑感極強的劇情,打造出一部精彩的三維動漫作品。該片首季的點擊量過億次。電影動畫、新媒體動畫成為行業熱點領域2015年中國動畫電影市場票房達42.72億,占國內票房比重約9.7%。其中,國產動畫電影票房達20.2億,占比47.2%;國產與海外之比為0.89:1,相比2014年的0.58:1明顯提高。全年上映國產動畫電影42部,同比增長31.3%。根據統計,2015年備案登記的動畫電影已達140多部,未來三年中國動畫電影市場將迎來快速擴張期。另一方面,網絡動漫也呈現爆發式增長態勢。漫畫網站有妖氣已聚集1.4萬個草根漫畫作者或團體,刊載網絡漫畫4萬多部,根據火熱連載漫畫《十萬個冷笑話》改編的大電影成為繼《喜羊羊與灰太狼》、《熊出沒》之后第三個票房過億的國產動畫電影品牌。越來越多的動畫工作室選擇將動畫直接放到網絡上播出,中國動畫出現了從電視向互聯網的“雁陣”式遷移,中國網絡動漫TOP10的點擊量超過40億次。同時,海外動漫版權內容成為國內主要網絡視頻網站吸引點擊的利器,截止到2015年末,已經有600部25000集50萬分鐘的海外版權動漫在中國互聯網上播放。動漫投融資市場活躍,“二次元”成投資焦點2015年,國內動漫產業并購投資風起云涌。光線影業成立“彩條屋影業”,投資收購13家動畫團隊,發布22部動漫拍攝計劃。阿里巴巴收購優酷土豆并入股視頻網站AcFun,阿里影業10億元啟動A計劃,重點突破動漫喜劇。騰訊與視頻網站Bilibili戰略合作,投入3億元建立聚星基金,扶持動漫創作者和工作室。而8月11日,奧飛動漫宣布9.04億元收購有妖氣平臺,成為中國動漫行業歷史上最大的并購案。據統計,截至2015年底新三板上市的動漫企業已累計達30余家。11月19日,騰訊集團副總裁程武在騰訊動漫行業合作大會上首次提出了一個行業新概念:二次元經濟。它是指基于互聯網及移動互聯網,開放共創培育明星動漫IP,并通過多內容形態的共生,所構建的具備大眾影響力的二次元文化消費形態。而實際上,關于二次元的行業投資熱已經持續了一整年。中外合作程度不斷加深,“一帶一路”成為新的主線2015年,中國動漫走出去的步伐逐漸加快。中國企業在戛納電視節上,與來自英國、法國、美國等8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客戶進行230余場商務洽談,其內容涉及版權代理、海外發行、聯合制片、人才引入、IP開發等內容。光線傳媒(300251)與日本通耀公司成立合資公司,共同開發人氣動漫影視作品,樂視影視與《獅子王》導演合作開發《狼圖騰》動畫電影,這都成為新時代中外合作制片的典例。這其中,“一帶一路”無疑成為新的主線和新的亮點。由習近平主席見證簽約的中捷合拍動畫片《熊貓和小鼴鼠》在捷克舉行項目啟動發布會,劉延東副總理出席發布會。烏魯木齊阿拜之路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與哈薩克斯坦賽人(CAK)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就絲綢之路題材3D動畫系列片《伙兄與鐵哥絲綢之路歷險記》達成合作意向,總投資達到6500萬元。哈薩克斯坦副總理接見將國產動畫出口至該國的中國動漫企業代表。泰國組團參加了在上海舉行的中國國際動漫游戲博覽會。中國動漫在東南亞、中亞、西亞、東歐、非洲等地區市場拓展都取得新進展。

907 0 0

動漫產業站上風口 產業鏈進一步完善

動漫游戲產業作為現代科技與文化藝術高度融合的產業,是文化創意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2015年北京動漫游戲從業人員約2.5萬人,產值達455億元,占全國三分之一,比2014年的372億元增長22.3%,比“十二五”初年(2011年)的130億元增長250%;出口額達58.7億元,居全國首位,比2014年的42億元增長39.7%,與“十二五”初年的12億元增長389%。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年IP成為國內游戲行業的關鍵詞,“泛娛樂化”已是動漫游戲產業發展的主流。動漫產業鏈進一步完善作為動漫游戲產業的一部分,2015年北京動漫企業產值約為9億元,以軒創國際、每日視界、幸星動畫為首的北京動畫企業出口金額約為9600萬元。在本市對動漫產業不斷扶持之下,本市動漫企業規模、水平不斷提升,涌現出了一批動漫精品,進一步完善了動漫產業鏈。2015年1月至10月,本市企業生產的動畫片14部,總時長為7134分鐘,約占全國總量的3.27%,央企生產的動畫片共2部,總時長為1195分鐘。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年國產動畫電影不斷創造新紀錄。10月,動畫電影《大圣歸來》創造了9.56億元的國產動畫電影票房新紀錄,遠超國外的動畫電影《超能陸戰隊》(1.87億元票房)與《哆啦A夢》(2.4億元票房)。如果把《大圣歸來》比作一個明星,那么在未來它一定會發揮極大的明星效應,更好地帶動動畫產業。本市游戲出口額增38%作為動漫游戲的產業支柱,本市網絡游戲企業2015年總產值約為446億元,占全市動漫游戲產業總產值的98%,較之2014年的370.2億元增長了約20.4%。近年,隨著北京動漫游戲產業的規模不斷壯大,開拓海外市場的意識也在逐步加深,越來越多的優秀國產游戲產品走向國際市場,以昆侖游戲、完美世界、智明星通為首的原創研發企業網絡游戲出口金額約為58億元,與2014年的42億元相比增長了約38%。同時,動畫產業與游戲產業在這一年也探索出了“跨界轉化”的成功模式。北京若森數字科技有限公司的《畫江湖之不良人》與掌趣科技(300315,股吧)完成了動畫產業與游戲產業的結合,這一共贏的“轉型升級”,使得動漫游戲產業在新階段迎來產業“拐點”和市場“爆點”。新三板掛牌企業新增16家據北京觸控科技有限公司調查數據顯示,北京地區每天近1000萬人次坐地鐵出行,平均時間為52分鐘,其中約有800萬人使用智能手機,而在地鐵上用智能手機玩兒游戲的時間占到43%。大量的需求支撐了動漫游戲產業的發展,2015年北京動漫游戲從業人員約2.5萬人,產值達455億元,產值占全國三分之一,比2014年的372億元增長22.3%。其中,奇虎360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暢游時代數碼技術有限公司、完美世界(北京)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北京昆侖萬維(300418,股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百度網訊 科技有限公司、小米互娛、北京智明星通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掌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大唐電信(600198,股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為行業龍頭。此外,北京動漫游戲企業掛牌新三板的數量也在增加:2013年、2014年掛牌企業6家,2015年增長到22家,新增16家,預計2016年掛牌新三板的本市動漫游戲企業將達50家以上。觀察IP成制勝法寶“泛娛樂”在2015年被業界稱為“互聯網發展八大趨勢之一”,它正吸引所有動漫游戲產業公司的關注。什么是泛娛樂?簡單說,就是基于互聯網與移動互聯網的多領域共生,打造明星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識產權)的粉絲經濟,其核心是IP,可以是一個故事、一個角色或者其他任何大量用戶喜愛的事物,目前已基本構建了一個打通游戲、文學、動漫、影視、戲劇等多個文創業務領域的互動娛樂(300043,股吧)新生態。從動漫游戲產業方面來看,無論是從網文、動漫還是影游聯動等方面,泛娛樂化實現了與移動游戲的共生共贏。不管是影視劇《瑯琊榜》、《盜墓筆記》,還是電影《大圣歸來》、《小時代》等影視改編產品的成功都拉動了產業市場對跨領域合作的發展。IP儼然成為整個動漫游戲產業手中制勝的法寶。

動漫游戲產業作為現代科技與文化藝術高度融合的產業,是文化創意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2015年北京動漫游戲從業人員約2.5萬人,產值達455億元,占全國三分之一,比2014年的372億元增長22.3%,比“十二五”初年(2011年)的130億元增長250%;出口額達58.7億元,居全國首位,比2014年的42億元增長39.7%,與“十二五”初年的12億元增長389%。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年IP成為國內游戲行業的關鍵詞,“泛娛樂化”已是動漫游戲產業發展的主流。動漫產業鏈進一步完善作為動漫游戲產業的一部分,2015年北京動漫企業產值約為9億元,以軒創國際、每日視界、幸星動畫為首的北京動畫企業出口金額約為9600萬元。在本市對動漫產業不斷扶持之下,本市動漫企業規模、水平不斷提升,涌現出了一批動漫精品,進一步完善了動漫產業鏈。2015年1月至10月,本市企業生產的動畫片14部,總時長為7134分鐘,約占全國總量的3.27%,央企生產的動畫片共2部,總時長為1195分鐘。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年國產動畫電影不斷創造新紀錄。10月,動畫電影《大圣歸來》創造了9.56億元的國產動畫電影票房新紀錄,遠超國外的動畫電影《超能陸戰隊》(1.87億元票房)與《哆啦A夢》(2.4億元票房)。如果把《大圣歸來》比作一個明星,那么在未來它一定會發揮極大的明星效應,更好地帶動動畫產業。本市游戲出口額增38%作為動漫游戲的產業支柱,本市網絡游戲企業2015年總產值約為446億元,占全市動漫游戲產業總產值的98%,較之2014年的370.2億元增長了約20.4%。近年,隨著北京動漫游戲產業的規模不斷壯大,開拓海外市場的意識也在逐步加深,越來越多的優秀國產游戲產品走向國際市場,以昆侖游戲、完美世界、智明星通為首的原創研發企業網絡游戲出口金額約為58億元,與2014年的42億元相比增長了約38%。同時,動畫產業與游戲產業在這一年也探索出了“跨界轉化”的成功模式。北京若森數字科技有限公司的《畫江湖之不良人》與掌趣科技(300315,股吧)完成了動畫產業與游戲產業的結合,這一共贏的“轉型升級”,使得動漫游戲產業在新階段迎來產業“拐點”和市場“爆點”。新三板掛牌企業新增16家據北京觸控科技有限公司調查數據顯示,北京地區每天近1000萬人次坐地鐵出行,平均時間為52分鐘,其中約有800萬人使用智能手機,而在地鐵上用智能手機玩兒游戲的時間占到43%。大量的需求支撐了動漫游戲產業的發展,2015年北京動漫游戲從業人員約2.5萬人,產值達455億元,產值占全國三分之一,比2014年的372億元增長22.3%。其中,奇虎360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暢游時代數碼技術有限公司、完美世界(北京)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北京昆侖萬維(300418,股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百度網訊 科技有限公司、小米互娛、北京智明星通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掌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大唐電信(600198,股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為行業龍頭。此外,北京動漫游戲企業掛牌新三板的數量也在增加:2013年、2014年掛牌企業6家,2015年增長到22家,新增16家,預計2016年掛牌新三板的本市動漫游戲企業將達50家以上。觀察IP成制勝法寶“泛娛樂”在2015年被業界稱為“互聯網發展八大趨勢之一”,它正吸引所有動漫游戲產業公司的關注。什么是泛娛樂?簡單說,就是基于互聯網與移動互聯網的多領域共生,打造明星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識產權)的粉絲經濟,其核心是IP,可以是一個故事、一個角色或者其他任何大量用戶喜愛的事物,目前已基本構建了一個打通游戲、文學、動漫、影視、戲劇等多個文創業務領域的互動娛樂(300043,股吧)新生態。從動漫游戲產業方面來看,無論是從網文、動漫還是影游聯動等方面,泛娛樂化實現了與移動游戲的共生共贏。不管是影視劇《瑯琊榜》、《盜墓筆記》,還是電影《大圣歸來》、《小時代》等影視改編產品的成功都拉動了產業市場對跨領域合作的發展。IP儼然成為整個動漫游戲產業手中制勝的法寶。

983 0 0

優秀國漫引領產業崛起 或將扭轉動漫市場格局

過去,在美、日等全球動漫產業巨頭的夾擊下,進口動漫來勢洶洶,國產動漫一度陷入生存困局,長期處于爭議與質疑之中。直到近年來,歷經長期的摸索和發展,國產動漫才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不論是創作理念、制作水平還是運營能力等方面都有了大幅度的進步,動畫企業的市場意識、品牌意識進一步提升,大圣歸來、雛蜂、不良人等優秀國產動畫的出現,更是加強了市場和業內人士對國產動漫未來的信心。從模仿走向原創,從數量轉向質量,在政策的支持下,國產動漫不斷囊實劇本、提升動畫技術,樹立本土品牌,不僅在創作水平和作品質量上有了突破性的進步,并且逐漸走出國門,進軍海外市場,與日漫、美漫的強勢品牌進行抗衡,同時推動了中華文化的向外輸出。全新啟航,優秀國漫引領產業崛起在國內動畫市場中,國產動漫曾幾度遭遇尷尬,抄襲門等現象頻出。由于產業根基不穩,產業生態亂象橫生,許多動漫企業的“政策依賴癥”十分嚴重,甚至有一大部分動漫企業為了獲得可觀的政策補貼,推出了一系列粗制濫造的產品,導致我國動漫市場秩序紊亂、魚龍混雜。隨著政策的調整、產業鏈和資金鏈的完善和拓展、供需結構的日漸合理、動漫企業自身的覺醒,我國動漫市場煥發著新的生機,動漫產業迎來了史無前例的機遇,從業者的機會激增,許多優秀的國產動漫作品頻頻涌現,如《大圣歸來》、《靈域》等。此外,還先后出現了一些輸出海外的作品,如《雛蜂》、《從前有座靈劍山》?!懂嫿涣既恕犯M一步,完全原創的中華武俠風不僅獲得海外市場認可,甚至成為在海外銷售首度中實現盈利的國產動漫。國產動漫逐漸找到自身的定位,以獨具特色的原創內容、精致的畫面制作、充滿誠意細節刻畫,引起大眾的強烈共鳴和文化認同,鏈條式的全民自發傳播更是將國產動漫推到一起全新的位置,不斷地爆發著前所未有的市場潛力。文化輸出,國漫塑造品牌國際影響力文化輸出歷來是國際競爭的一大推動力,國產動漫則肩負著文化輸出的國家理想,但相較于好萊塢動畫等強勢品牌,我國國產動漫的品牌競爭力略顯薄弱,在衍生品開發上更是差距懸殊。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展研究中心動漫產業研究員兼中國動畫學會研究部副主任的宋磊先生曾表明,好萊塢動畫電影擁有強大的品牌優勢,而中國卻沒有一個與之抗衡的動畫品牌,“國產動畫”四個字甚至一度成為一個低劣的品牌標簽,中國動畫的品牌價值亟需建立。近年來,隨著國產動漫的不斷進步,優秀的動漫作品紛紛嶄露頭角,從《雛蜂》、《從前有座靈劍山》到《不良人》,國產動漫不僅贏得了國內動畫市場的廣泛認可,同時在原創品牌、本土IP的開發和塑造上也有跨越性的進步,逐步地實現了中華文化對外輸出的效果。以《雛蜂》為例,這部改編自中國原創同名漫畫的動畫作品,融入了不少中國古典元素,以世界聞名的經典中國功夫引發海外觀眾的聚焦。而同樣遠征海外的《不良人》亦立足于中國傳統文化,以優秀的敘事能力講述了中國古代充滿浪漫傳奇的武俠故事,融合戲曲、民樂等中國傳統藝術元素,將真實歷史事件貫穿其中,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不同的是,《不良人》的系列衍生產品推出后,奇跡般地實現了盈利,獲得了海內外眾多粉絲的追捧。國產動漫的國際影響力、品牌競爭力不斷提升,在未來,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優秀國漫遠渡海外,以極具競爭力的國產IP帶動中華文化的對外輸出。政策扶持,助力國漫與美日博弈曾經,國產動漫市場環境十分浮躁,許多動漫企業或為了擺脫當前的生存困境,或為了迅速圈錢,一味追求數量,原創為先、品質為本的匠人之心越來越少,創意人才不斷流失,導致國產動漫量多質低、粗制濫造,一度飽受詬病。而如今,以《大圣歸來》、《不良人》等為代表的優秀國漫不斷涌現,甚至成為國產動漫進軍國際領域的中堅力量,與美國、日本的動漫產品進行博弈,這無疑讓業內外人士看到了國產動漫的崛起希望。國產動漫之所以能取得歷史性的進步,離不開我國政府的一系列政策支持,據統計,2013年超過6000萬票房的國產3D動畫電影都獲得了國家補貼。除了補貼政策的出臺,相關部門還針對國產動漫制定了一系列的扶持計劃,不僅在電影頻道進行集中的動畫電影展映,還對國產動漫實行稅收優惠、知識產權保護,同時不斷規范市場競爭,為國產動漫的生存與發展打造良好的生態圈,資助、培養國產動漫企業和創意人才,使相關從業人員有足夠的信心和耐心去打磨劇本、研發技術。國產動漫迎來發展春風,行業進入高速發展期,在政策的扶持下,或將扭轉日漫、美漫占領市場的局面,引領市場格局的全新變革。

過去,在美、日等全球動漫產業巨頭的夾擊下,進口動漫來勢洶洶,國產動漫一度陷入生存困局,長期處于爭議與質疑之中。直到近年來,歷經長期的摸索和發展,國產動漫才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不論是創作理念、制作水平還是運營能力等方面都有了大幅度的進步,動畫企業的市場意識、品牌意識進一步提升,大圣歸來、雛蜂、不良人等優秀國產動畫的出現,更是加強了市場和業內人士對國產動漫未來的信心。從模仿走向原創,從數量轉向質量,在政策的支持下,國產動漫不斷囊實劇本、提升動畫技術,樹立本土品牌,不僅在創作水平和作品質量上有了突破性的進步,并且逐漸走出國門,進軍海外市場,與日漫、美漫的強勢品牌進行抗衡,同時推動了中華文化的向外輸出。全新啟航,優秀國漫引領產業崛起在國內動畫市場中,國產動漫曾幾度遭遇尷尬,抄襲門等現象頻出。由于產業根基不穩,產業生態亂象橫生,許多動漫企業的“政策依賴癥”十分嚴重,甚至有一大部分動漫企業為了獲得可觀的政策補貼,推出了一系列粗制濫造的產品,導致我國動漫市場秩序紊亂、魚龍混雜。隨著政策的調整、產業鏈和資金鏈的完善和拓展、供需結構的日漸合理、動漫企業自身的覺醒,我國動漫市場煥發著新的生機,動漫產業迎來了史無前例的機遇,從業者的機會激增,許多優秀的國產動漫作品頻頻涌現,如《大圣歸來》、《靈域》等。此外,還先后出現了一些輸出海外的作品,如《雛蜂》、《從前有座靈劍山》?!懂嫿涣既恕犯M一步,完全原創的中華武俠風不僅獲得海外市場認可,甚至成為在海外銷售首度中實現盈利的國產動漫。國產動漫逐漸找到自身的定位,以獨具特色的原創內容、精致的畫面制作、充滿誠意細節刻畫,引起大眾的強烈共鳴和文化認同,鏈條式的全民自發傳播更是將國產動漫推到一起全新的位置,不斷地爆發著前所未有的市場潛力。文化輸出,國漫塑造品牌國際影響力文化輸出歷來是國際競爭的一大推動力,國產動漫則肩負著文化輸出的國家理想,但相較于好萊塢動畫等強勢品牌,我國國產動漫的品牌競爭力略顯薄弱,在衍生品開發上更是差距懸殊。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展研究中心動漫產業研究員兼中國動畫學會研究部副主任的宋磊先生曾表明,好萊塢動畫電影擁有強大的品牌優勢,而中國卻沒有一個與之抗衡的動畫品牌,“國產動畫”四個字甚至一度成為一個低劣的品牌標簽,中國動畫的品牌價值亟需建立。近年來,隨著國產動漫的不斷進步,優秀的動漫作品紛紛嶄露頭角,從《雛蜂》、《從前有座靈劍山》到《不良人》,國產動漫不僅贏得了國內動畫市場的廣泛認可,同時在原創品牌、本土IP的開發和塑造上也有跨越性的進步,逐步地實現了中華文化對外輸出的效果。以《雛蜂》為例,這部改編自中國原創同名漫畫的動畫作品,融入了不少中國古典元素,以世界聞名的經典中國功夫引發海外觀眾的聚焦。而同樣遠征海外的《不良人》亦立足于中國傳統文化,以優秀的敘事能力講述了中國古代充滿浪漫傳奇的武俠故事,融合戲曲、民樂等中國傳統藝術元素,將真實歷史事件貫穿其中,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不同的是,《不良人》的系列衍生產品推出后,奇跡般地實現了盈利,獲得了海內外眾多粉絲的追捧。國產動漫的國際影響力、品牌競爭力不斷提升,在未來,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優秀國漫遠渡海外,以極具競爭力的國產IP帶動中華文化的對外輸出。政策扶持,助力國漫與美日博弈曾經,國產動漫市場環境十分浮躁,許多動漫企業或為了擺脫當前的生存困境,或為了迅速圈錢,一味追求數量,原創為先、品質為本的匠人之心越來越少,創意人才不斷流失,導致國產動漫量多質低、粗制濫造,一度飽受詬病。而如今,以《大圣歸來》、《不良人》等為代表的優秀國漫不斷涌現,甚至成為國產動漫進軍國際領域的中堅力量,與美國、日本的動漫產品進行博弈,這無疑讓業內外人士看到了國產動漫的崛起希望。國產動漫之所以能取得歷史性的進步,離不開我國政府的一系列政策支持,據統計,2013年超過6000萬票房的國產3D動畫電影都獲得了國家補貼。除了補貼政策的出臺,相關部門還針對國產動漫制定了一系列的扶持計劃,不僅在電影頻道進行集中的動畫電影展映,還對國產動漫實行稅收優惠、知識產權保護,同時不斷規范市場競爭,為國產動漫的生存與發展打造良好的生態圈,資助、培養國產動漫企業和創意人才,使相關從業人員有足夠的信心和耐心去打磨劇本、研發技術。國產動漫迎來發展春風,行業進入高速發展期,在政策的扶持下,或將扭轉日漫、美漫占領市場的局面,引領市場格局的全新變革。

1004 0 0

[大圣歸來]票房飆升 給深圳動漫業帶來哪些啟示?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數碼公司,一個被行業專家稱為“以前沒有聽說過”的三維動畫導演,一個低調的制作團隊,憑借著一部以中國最著名的神話角色孫悟空為主角的3D動畫電影《大圣歸來》徹底攪動了中國電影市場。在前有《小時代4:靈魂盡頭》和《梔子花開2015》等粉絲電影夾擊,后有《煎餅俠》和《捉妖記》兩部明星云集的電影圍堵的情況下,《大圣歸來》以口碑致勝,三天票房過億元,截至目前,票房已經達到5.5億元,創造了中國動畫電影新紀錄。毋庸置疑,標桿的誕生會對業界帶來沖擊。深圳是中國動漫業發展的高地,動漫產業也是深圳的優勢文化產業之一。深圳誕生了《喜羊羊與灰太狼》,也大熱了《熊出沒》,盤踞著華強動漫、環球數碼及方塊動漫等一批龍頭企業?!洞笫w來》的成功給深圳的動漫業注入一針興奮劑。深圳京基昂馳動畫總導演鄒燚堅信,中國動漫在接下來的時間一定可以走向全球,而且可以贏得和美國動畫電影同樣的票房和影響力。按照電影標準制作動畫片 國產動漫還需“創意歸來”《大圣歸來》取材自中國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的《西游記》,這是一個不斷被搬上電影電視的神話人物,這樣一個人物形象,如何用一部3D動畫片呈現?導演田曉鵬表示:“從人物角度來講,我特別希望悟空是一個充滿俠氣的人物。雖然此前很多作品里悟空有很多經典形象,但是一直覺得那不是我心目當中的悟空。孫悟空充滿中國人對俠的認識,于是我們的故事講了500年被壓之后他是什么心情,他經過什么樣的心路歷程,最后陪唐僧走完取經路,我們就把這一塊放大。”影片最初并不被看好,網友“風息神淚”看完后評價:“《大圣歸來》比期待值高,沒有什么可大挑剔的點。印象比較深的是觀眾年齡層跨度好大。估計這是暑期小孩子和長輩最沒交流隔閡的一部電影了。”雖然影片大熱,但并非沒有缺陷,市民趙小姐稱:“劇情單薄,結局太倉促,莫名其妙出現汪峰的歌很違和。但即便如此,當年星爺大話西游的背景音樂響起時依舊感動,因為他是齊天大圣,是我們童年的大英雄。”“《大圣歸來》之所以受歡迎,因為制作者把它當成了一部電影來做,而不是一部動畫電影。在中國目前的動畫界,動畫電影已經從電影里分離出來,逐漸形成了自身規律。對于很多業界的人來講,動畫電影就是低成本+營銷手段,先在電視上播出積累知名度,然后走向大銀幕。在創作的時候,他們并沒有按照一個電影的標準要求去做。我自己也參加了很多動畫電影的策劃,坦率地說,很多動畫電影都沒有達到電影的標準。”中國動畫學會副秘書長、上海炫動傳播股份有限公司編委葉超毫不諱言。“而《大圣歸來》從故事、沖突、技術上來說都算得是一部上乘之作。”中國動畫曾經具有國際聲譽,《大鬧天宮》等一批作品仍被奉為經典,但中國動畫發展到今天,已經經歷了相當長一段時間的衰落?!洞笫w來》上映同期,第七屆深圳動漫節也正舉行,動漫節期間還舉行了第五屆“中國十大卡通形象”評審。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評委卻一致認為,如今的國產動漫形象總體缺乏個性,同質化嚴重。要提高辨識度,還需“創意歸來”。北京電影學院動畫研究院副院長曹小卉認為,國產動漫形象整體水準都在提高,但對比國外優秀的動漫形象,國產動漫中有新意有個性的確實少。原創創意是動漫作品之魂,但中國動漫缺乏個性的根源何在?葉超認為,中國的動漫市場急功近利、跟風嚴重。比如《熊出沒》火了,企業就設計出無數只風格類似的“熊”,從業者一味追求產量,根本不抬頭看市場。“來來去去大多都是熊、兔子等形象,很多作品都是三四年前的創作水平,讓人視覺疲勞。”他笑稱,可以預見,因為《大圣歸來》,很快就將出現許多“小圣”。“中國動畫的問題不能割裂開來只看動畫,而是這個社會整個的問題,大家都比較浮躁。但恰恰是動畫電影這種藝術形態,更加是慢工出細活兒。要講好故事需要有一個較長的周期來支撐打磨,按照現在的動漫情況,一年甚至幾個月出一部電影,肯定是不行的。”要找回中國動畫自信 技術必須為故事服務葉超說,近年來,政府對于原創動漫發展有諸多促進政策,許多人進入行業并非為了真正做好動漫,而是追求補貼。但這兩年來,從業者們已經認識到,追求數量并不能代表什么,最終追求質量才能取勝。這是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以后大家要拼的是能不能以故事、以內容、以創意取勝?!洞笫w來》的導演就是“耐得住寂寞”的一個最佳例子。“導演自己墊錢默默醞釀了8年,才做成《大圣歸來》這樣一部充滿了創新精神的作品。”他說,當觀眾在電影院聽到《十面埋伏》急促的琵琶曲,看到熒幕上秦腔、京劇里特有的鏡頭和動作,感受到英雄末路依舊堅持別樣的柔情時,那種雨霽天晴的感動,就是動漫人應該畢生追求的創新情懷。與充滿了西方文化內涵的好萊塢動畫故事相比,中國人自己的故事怎么講?中國動漫如何建立自己的思想和藝術體系?田曉鵬表示,要找回中國動畫的自信,必須首先確立自己的文化身份,有自我文化認同的底氣。“盡管我們用了好萊塢的經典架構做劇情,在細節、設計上盡量往東方抽象的感覺上靠。”葉超分析,如果用好萊塢的電影分類的話,《大圣歸來》屬于英雄題材,而從前我們看到的《西游記》的電視劇、動畫大都是故事類,“包括《大鬧天宮》也是故事類,只是突出了孫悟空”。英雄題材更容易寄托一些情懷,讓觀眾產生期待和共鳴。同時,既然是英雄題材,它的目標觀眾設定就不是兒童,無論是該片的故事造型還是結構都可以看到,這是一部以14歲以上觀眾的欣賞習慣來進行設定的電影。在“中國十大卡通形象”評審現場,評委們更是總結道,《大圣歸來》最可貴之處,還在于這是一部自覺追求“中國化、東方美”民族風格的動畫電影,有著接續傳統、兼收并蓄的努力。正如田曉鵬所說“中國動畫需要自己的英雄”。談及動畫電影,除了講故事之后,3D技術尤其重要。近年來,電影電視屏幕上充斥的各種令人哭笑不得的“五毛特效”讓影視作品美譽度受到極大的影響,更難以產生口碑效應?!洞笫w來》中,被人稱贊的除了人物、思想,還包括栩栩如生、極具沖擊感的視覺效果。深圳的高科技發達,更好地為動畫電影制作創造了條件。郭磊是《大圣歸來》的聯合制片人,也是負責視角效果的執行導演。15年前,他在深圳環球數碼培訓班學習動畫制作技術。當時的環球數碼制作發行了中國的第一部CG動畫電影《魔比斯環》,郭磊也是當年制作《魔比斯環》的主力之一。談到國產動漫,往往會說技術已經與好萊塢接軌,事實真是如此嗎?郭磊認為,要從幾個方面來看,一是現在國內的技術手段本身跟好萊塢就還有很大的差距,好萊塢的項目,皮克斯、夢工廠之類的可能會投入很多錢去做技術開發。一個很明顯的例子《冰雪奇緣》里頭,為了讓人踩在雪地里的光影效果真實,他們可以再請一個科學家和編程的人研發出一個新的工具,藝術家使用這個工具來進行創作,這種費用相當昂貴,中國目前很難實現?,F在中國用的技術幾乎都是好萊塢十年前的技術,但就算這樣也夠做出一部好的電影了,所以能不能出好的視效在于從業者的心態。中國動漫仍處在起步階段,大家都還在摸索。“技術也好,藝術也好,首先都是為劇情服務的。”郭磊說。作為一個從業十多年的視效“工匠”,他心里對于視效有著自己的標準。不是“小手牽大手”,而是“大手拉小手”除了故事的欠缺,創作上的急功近利、跟風抄襲之外,葉超認為,中國動畫電影在營銷環節也有隱患。動畫電影上映時常見的“小手拉大手”的“合家歡”營銷方式就是一個問題。“中國的動畫電影從《喜羊羊與灰太狼》開始,由于《喜羊羊與灰太狼》在電視上獲得了7歲以下孩子的喜愛,所以他們在營銷時做了‘小手拉大手’的方式,成功了,也引得一片跟風,但它也開了一個不好的頭。讓很多創作者有了‘我的電影就是拍給三四歲的小朋友看的’這樣的觀點。但事實上,拍給三四歲小朋友看的動畫在電視上可以,因為電視有少兒頻道,但電影是一個大的空間,我們國家目前沒有分級制度,很多孩子尤其是必須家長陪同的年齡層的孩子他們在拉著父母的手走進影院后,父母發現很難接受低幼劇情的動畫電影,這樣的觀影感受會影響觀眾此后的選擇。”“從發展心理學來講,所有欣賞的規律都是非往上兼容,尤其是18歲以下,不管是電影電視小說,都是往下兼容。這意味著,假如你設定的10歲的孩子能夠觀看的電影,7歲的孩子就能觀看,但14歲的孩子就不會愛看?!洞笫w來》是一個英雄題材的影片,他的設定是14歲以上的觀眾,因此我們在影廳能夠看到的觀眾跨度就會很大。這就類似好萊塢的動畫片是‘大手拉小手’——并不是父母為了孩子去看動畫電影,而是家長本身也會去看,只是他的感受跟孩子不一樣而已。”一部動畫電影的成本和票房的營收是可以算出來的。業內人士介紹,一部動畫電影的制作成本相對于整個項目的三分之一。如果一部動畫電影的成本控制在五六千萬元,只要票房能夠達到1500萬元,往上的每一分都是盈利。如果一部動漫放到“六一”或者暑期檔,稍稍像樣的動漫電影都很容易實現。不僅賺錢,而且IP(知識產權)也有了。但這是一個不計長遠的方式。從業十多年,郭磊對動畫行業的現狀有著深刻的體會。“目前中國絕大部分從業者最缺的是‘態度’。市場剛剛開始起步,一定會有混亂,如果眼睛里看到的只有錢,只有票房,那么國產動畫的亂象就會出現,最直接的后果是國產動畫口碑越來越差,被很多人不屑,這讓人尷尬,但也只能怪從業人員自己。在這種模式下,可能從業者暫時能夠嘗到甜頭,但日后付出的代價會遠遠超過現在的收益。”電影是粉絲經濟,但真正能夠維系粉絲還需要堅持不斷地磨練“內功”。郭磊說:“上世紀80年代前中國的動畫一點都不差,中國是個動畫強國?,F在雖然全民都在談動漫,但中國只是個大國,不再強了?!洞笫w來》的成功,肯定會引領一股風投涌入產業,但這是錢砸不出來的,原創動漫要繼續走下去,還得依靠更多人埋頭靜心去做事情。”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數碼公司,一個被行業專家稱為“以前沒有聽說過”的三維動畫導演,一個低調的制作團隊,憑借著一部以中國最著名的神話角色孫悟空為主角的3D動畫電影《大圣歸來》徹底攪動了中國電影市場。在前有《小時代4:靈魂盡頭》和《梔子花開2015》等粉絲電影夾擊,后有《煎餅俠》和《捉妖記》兩部明星云集的電影圍堵的情況下,《大圣歸來》以口碑致勝,三天票房過億元,截至目前,票房已經達到5.5億元,創造了中國動畫電影新紀錄。毋庸置疑,標桿的誕生會對業界帶來沖擊。深圳是中國動漫業發展的高地,動漫產業也是深圳的優勢文化產業之一。深圳誕生了《喜羊羊與灰太狼》,也大熱了《熊出沒》,盤踞著華強動漫、環球數碼及方塊動漫等一批龍頭企業?!洞笫w來》的成功給深圳的動漫業注入一針興奮劑。深圳京基昂馳動畫總導演鄒燚堅信,中國動漫在接下來的時間一定可以走向全球,而且可以贏得和美國動畫電影同樣的票房和影響力。按照電影標準制作動畫片 國產動漫還需“創意歸來”《大圣歸來》取材自中國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的《西游記》,這是一個不斷被搬上電影電視的神話人物,這樣一個人物形象,如何用一部3D動畫片呈現?導演田曉鵬表示:“從人物角度來講,我特別希望悟空是一個充滿俠氣的人物。雖然此前很多作品里悟空有很多經典形象,但是一直覺得那不是我心目當中的悟空。孫悟空充滿中國人對俠的認識,于是我們的故事講了500年被壓之后他是什么心情,他經過什么樣的心路歷程,最后陪唐僧走完取經路,我們就把這一塊放大。”影片最初并不被看好,網友“風息神淚”看完后評價:“《大圣歸來》比期待值高,沒有什么可大挑剔的點。印象比較深的是觀眾年齡層跨度好大。估計這是暑期小孩子和長輩最沒交流隔閡的一部電影了。”雖然影片大熱,但并非沒有缺陷,市民趙小姐稱:“劇情單薄,結局太倉促,莫名其妙出現汪峰的歌很違和。但即便如此,當年星爺大話西游的背景音樂響起時依舊感動,因為他是齊天大圣,是我們童年的大英雄。”“《大圣歸來》之所以受歡迎,因為制作者把它當成了一部電影來做,而不是一部動畫電影。在中國目前的動畫界,動畫電影已經從電影里分離出來,逐漸形成了自身規律。對于很多業界的人來講,動畫電影就是低成本+營銷手段,先在電視上播出積累知名度,然后走向大銀幕。在創作的時候,他們并沒有按照一個電影的標準要求去做。我自己也參加了很多動畫電影的策劃,坦率地說,很多動畫電影都沒有達到電影的標準。”中國動畫學會副秘書長、上海炫動傳播股份有限公司編委葉超毫不諱言。“而《大圣歸來》從故事、沖突、技術上來說都算得是一部上乘之作。”中國動畫曾經具有國際聲譽,《大鬧天宮》等一批作品仍被奉為經典,但中國動畫發展到今天,已經經歷了相當長一段時間的衰落?!洞笫w來》上映同期,第七屆深圳動漫節也正舉行,動漫節期間還舉行了第五屆“中國十大卡通形象”評審。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評委卻一致認為,如今的國產動漫形象總體缺乏個性,同質化嚴重。要提高辨識度,還需“創意歸來”。北京電影學院動畫研究院副院長曹小卉認為,國產動漫形象整體水準都在提高,但對比國外優秀的動漫形象,國產動漫中有新意有個性的確實少。原創創意是動漫作品之魂,但中國動漫缺乏個性的根源何在?葉超認為,中國的動漫市場急功近利、跟風嚴重。比如《熊出沒》火了,企業就設計出無數只風格類似的“熊”,從業者一味追求產量,根本不抬頭看市場。“來來去去大多都是熊、兔子等形象,很多作品都是三四年前的創作水平,讓人視覺疲勞。”他笑稱,可以預見,因為《大圣歸來》,很快就將出現許多“小圣”。“中國動畫的問題不能割裂開來只看動畫,而是這個社會整個的問題,大家都比較浮躁。但恰恰是動畫電影這種藝術形態,更加是慢工出細活兒。要講好故事需要有一個較長的周期來支撐打磨,按照現在的動漫情況,一年甚至幾個月出一部電影,肯定是不行的。”要找回中國動畫自信 技術必須為故事服務葉超說,近年來,政府對于原創動漫發展有諸多促進政策,許多人進入行業并非為了真正做好動漫,而是追求補貼。但這兩年來,從業者們已經認識到,追求數量并不能代表什么,最終追求質量才能取勝。這是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以后大家要拼的是能不能以故事、以內容、以創意取勝?!洞笫w來》的導演就是“耐得住寂寞”的一個最佳例子。“導演自己墊錢默默醞釀了8年,才做成《大圣歸來》這樣一部充滿了創新精神的作品。”他說,當觀眾在電影院聽到《十面埋伏》急促的琵琶曲,看到熒幕上秦腔、京劇里特有的鏡頭和動作,感受到英雄末路依舊堅持別樣的柔情時,那種雨霽天晴的感動,就是動漫人應該畢生追求的創新情懷。與充滿了西方文化內涵的好萊塢動畫故事相比,中國人自己的故事怎么講?中國動漫如何建立自己的思想和藝術體系?田曉鵬表示,要找回中國動畫的自信,必須首先確立自己的文化身份,有自我文化認同的底氣。“盡管我們用了好萊塢的經典架構做劇情,在細節、設計上盡量往東方抽象的感覺上靠。”葉超分析,如果用好萊塢的電影分類的話,《大圣歸來》屬于英雄題材,而從前我們看到的《西游記》的電視劇、動畫大都是故事類,“包括《大鬧天宮》也是故事類,只是突出了孫悟空”。英雄題材更容易寄托一些情懷,讓觀眾產生期待和共鳴。同時,既然是英雄題材,它的目標觀眾設定就不是兒童,無論是該片的故事造型還是結構都可以看到,這是一部以14歲以上觀眾的欣賞習慣來進行設定的電影。在“中國十大卡通形象”評審現場,評委們更是總結道,《大圣歸來》最可貴之處,還在于這是一部自覺追求“中國化、東方美”民族風格的動畫電影,有著接續傳統、兼收并蓄的努力。正如田曉鵬所說“中國動畫需要自己的英雄”。談及動畫電影,除了講故事之后,3D技術尤其重要。近年來,電影電視屏幕上充斥的各種令人哭笑不得的“五毛特效”讓影視作品美譽度受到極大的影響,更難以產生口碑效應?!洞笫w來》中,被人稱贊的除了人物、思想,還包括栩栩如生、極具沖擊感的視覺效果。深圳的高科技發達,更好地為動畫電影制作創造了條件。郭磊是《大圣歸來》的聯合制片人,也是負責視角效果的執行導演。15年前,他在深圳環球數碼培訓班學習動畫制作技術。當時的環球數碼制作發行了中國的第一部CG動畫電影《魔比斯環》,郭磊也是當年制作《魔比斯環》的主力之一。談到國產動漫,往往會說技術已經與好萊塢接軌,事實真是如此嗎?郭磊認為,要從幾個方面來看,一是現在國內的技術手段本身跟好萊塢就還有很大的差距,好萊塢的項目,皮克斯、夢工廠之類的可能會投入很多錢去做技術開發。一個很明顯的例子《冰雪奇緣》里頭,為了讓人踩在雪地里的光影效果真實,他們可以再請一個科學家和編程的人研發出一個新的工具,藝術家使用這個工具來進行創作,這種費用相當昂貴,中國目前很難實現?,F在中國用的技術幾乎都是好萊塢十年前的技術,但就算這樣也夠做出一部好的電影了,所以能不能出好的視效在于從業者的心態。中國動漫仍處在起步階段,大家都還在摸索。“技術也好,藝術也好,首先都是為劇情服務的。”郭磊說。作為一個從業十多年的視效“工匠”,他心里對于視效有著自己的標準。不是“小手牽大手”,而是“大手拉小手”除了故事的欠缺,創作上的急功近利、跟風抄襲之外,葉超認為,中國動畫電影在營銷環節也有隱患。動畫電影上映時常見的“小手拉大手”的“合家歡”營銷方式就是一個問題。“中國的動畫電影從《喜羊羊與灰太狼》開始,由于《喜羊羊與灰太狼》在電視上獲得了7歲以下孩子的喜愛,所以他們在營銷時做了‘小手拉大手’的方式,成功了,也引得一片跟風,但它也開了一個不好的頭。讓很多創作者有了‘我的電影就是拍給三四歲的小朋友看的’這樣的觀點。但事實上,拍給三四歲小朋友看的動畫在電視上可以,因為電視有少兒頻道,但電影是一個大的空間,我們國家目前沒有分級制度,很多孩子尤其是必須家長陪同的年齡層的孩子他們在拉著父母的手走進影院后,父母發現很難接受低幼劇情的動畫電影,這樣的觀影感受會影響觀眾此后的選擇。”“從發展心理學來講,所有欣賞的規律都是非往上兼容,尤其是18歲以下,不管是電影電視小說,都是往下兼容。這意味著,假如你設定的10歲的孩子能夠觀看的電影,7歲的孩子就能觀看,但14歲的孩子就不會愛看?!洞笫w來》是一個英雄題材的影片,他的設定是14歲以上的觀眾,因此我們在影廳能夠看到的觀眾跨度就會很大。這就類似好萊塢的動畫片是‘大手拉小手’——并不是父母為了孩子去看動畫電影,而是家長本身也會去看,只是他的感受跟孩子不一樣而已。”一部動畫電影的成本和票房的營收是可以算出來的。業內人士介紹,一部動畫電影的制作成本相對于整個項目的三分之一。如果一部動畫電影的成本控制在五六千萬元,只要票房能夠達到1500萬元,往上的每一分都是盈利。如果一部動漫放到“六一”或者暑期檔,稍稍像樣的動漫電影都很容易實現。不僅賺錢,而且IP(知識產權)也有了。但這是一個不計長遠的方式。從業十多年,郭磊對動畫行業的現狀有著深刻的體會。“目前中國絕大部分從業者最缺的是‘態度’。市場剛剛開始起步,一定會有混亂,如果眼睛里看到的只有錢,只有票房,那么國產動畫的亂象就會出現,最直接的后果是國產動畫口碑越來越差,被很多人不屑,這讓人尷尬,但也只能怪從業人員自己。在這種模式下,可能從業者暫時能夠嘗到甜頭,但日后付出的代價會遠遠超過現在的收益。”電影是粉絲經濟,但真正能夠維系粉絲還需要堅持不斷地磨練“內功”。郭磊說:“上世紀80年代前中國的動畫一點都不差,中國是個動畫強國?,F在雖然全民都在談動漫,但中國只是個大國,不再強了?!洞笫w來》的成功,肯定會引領一股風投涌入產業,但這是錢砸不出來的,原創動漫要繼續走下去,還得依靠更多人埋頭靜心去做事情。”

南方日報 1882天前
1179 0 0

中國授權市場已站上風口 由“動漫IP”驅動的泛娛樂消費將出現井噴

10月19日,繼今年8月宣布9億元收購“有妖氣”母公司北京四月星空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后,奧飛動漫授權事業部陳婉玲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透露,中國授權市場規模已經居亞洲第二,以本土最大的品牌授權企業奧飛動漫為例,今年奧飛動漫品牌授權的終端零售收入或達到20億元,其中熱門動漫IP(知識產權)“喜羊羊”的品牌授權終端零售收入或達12億元,從資本、授權模式的變化、以及市場反響看,中國授權市場已經站上風口,由“動漫IP”驅動的授權產品泛娛樂消費將出現井噴。國漫崛起推動本土授權市場“井噴”今年夏天是屬于國產動漫的?!峨r蜂》、《大圣歸來》、《捉妖記》、《巴啦啦小魔仙之魔箭公主》……一部部登陸熒屏的國產動畫作品賺足眼球,國漫IP火了,隨之帶來的中國動漫品牌授權產業的蓬勃發展。大圣歸來本土授權市場的火爆也體現在展會上,在最新舉辦的亞洲規模最大的專業授權貿易展覽會—上海國際品牌授權展覽會上,國內外近百家動漫企業,700多個動漫品牌參與。其中一半以上參展商是中國本土企業,與往年授權展由國外動漫企業扛大旗大為不同。按照尼爾森統計,在2014年最熱銷的十大玩具中,幾乎全部是影視動漫作品授權衍生品。而廣電總局發展研究中心發布的《2014中國動漫品牌授權產業發展報告》則顯示,2014年,中國品牌授權市場規模為61.4億美元,占全球品牌授權市場規模的2.5%。在亞洲排名第二,僅次于日本。其中,以動漫為主的形象授權市場規模為34.2億美元,占中國授權市場的55.6%,發展空間巨大。招商證券分析師王京樂表示:“隨著中國動漫精品IP源源不斷地產出,全民娛樂時代的粉絲經濟大爆發,動漫形象的授權價值在國內將會滾雪球般不斷放大、增值。”此外,品牌授權目前正在向全年齡段拓展。陳婉玲表示:“奧飛動漫已經在K12層級(14歲及以下年齡層級)有多年的IP運營經驗,相關品牌授權市場也日趨完善,下一步,將會將業務拓展到K12以上,“有妖氣”是國內目前最具人氣的原創動漫平臺之一,其動漫面向多個年齡層,有助于奧飛動漫布局全年齡段消費人群。”“雖然我國的總體體量比較大,但是除以13億就非常低了,與美國、日本比還是相對落后的,人均動漫品牌授權產品的消費還比較低。”中國動畫學會研究部主任宋磊指出,“相對落后的現狀也從側面說明我國在動漫品牌授權市場成長的空間較大。”從“賣形象”到的“一站式”專業化授權豬豬俠之五靈守衛者品牌從現狀來看,目前中國品牌授權市場呈現“兩高一低”的特點:“兩高”是指國漫崛起帶來動漫形象授權產值創下新高,中國品牌授權行業步入高增長新通道。“一低”是指人均授權產品的消費還比較低。下一步,需要不斷提升授權市場的專業化水平,才能推動市場不斷發展。“授權其實是一門深奧的生意經”陳婉玲告訴本報記者,并不僅僅是將動漫形象賣出去,簡單“貼”在文具、衣服等消費品上。這種粗放式的動漫授權1.0時代即將結束。“中國動漫授權行業崛起的真正機會不是取決于動漫形象的多少,而是品牌商與授權商的合作深度和廣度。”上海授權商劉先生表示?,F如今,國內品牌授權市場已經升級,過去粗放式的簡單貼牌式生產模式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為授權商提供一站式的授權服務,包括產品設計、渠道拓展、營銷推廣、品類管理等等的支持是品牌授權新趨勢”陳婉玲說。對于未來將授權行業發展趨勢,陳婉玲表示,一是由“動漫IP”驅動的授權產品泛娛樂消費將出現井噴;二是中國授權行業競爭將從“賣形象”的粗糙運作,跨越式進化到“一站式”專業化授權;三是競爭加劇,市場也會出現整合并催生出“中國迪士尼”。誰能成為“中國迪士尼”盡管中國品牌授權開始站上風口,但距離美國等發達國家還有很大差距。2014年,美國迪士尼在消費品和主題公園兩個授權的相關領域共收入190億美元,創造了40億美元利潤。而其影視制作部分,也就是票房、電視動畫,只貢獻了73億美元的收入和15億美元的利潤。動漫的授權收入是其制作本身收入的兩倍多。一家動漫企業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國內品牌授權做得較好影視企業品牌授權也只占營收很少比例,品牌授權市場還不成熟。授權行業已經站上風口,但問題依舊不容忽視。一位長期關注品牌授權業內人士指出,首先,中國授權行業還沒有搭建起完整的工業鏈體系,圖庫設計、產品規劃、市場營銷、渠道管理等各個環節都需要專業化運作,人才缺失嚴重。其次,授權行業是一個多邊跨界行業,文具、服裝、快消品等授權品類不同,其對應的流通渠道、生產鏈條等也大為不同,資源整合難度大。最后,中國消費者愿意給授權產品的付費價位還比較低,市場還需培育。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誰能成為“中國的迪士尼”?陳婉玲認為,能否成為“中國的迪士尼”取決于三個因素:一是手握IP的勢能;二是品牌授權商與被授權商合作的深度和廣度;三是對中國授權品消費的洞察。

10月19日,繼今年8月宣布9億元收購“有妖氣”母公司北京四月星空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后,奧飛動漫授權事業部陳婉玲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透露,中國授權市場規模已經居亞洲第二,以本土最大的品牌授權企業奧飛動漫為例,今年奧飛動漫品牌授權的終端零售收入或達到20億元,其中熱門動漫IP(知識產權)“喜羊羊”的品牌授權終端零售收入或達12億元,從資本、授權模式的變化、以及市場反響看,中國授權市場已經站上風口,由“動漫IP”驅動的授權產品泛娛樂消費將出現井噴。國漫崛起推動本土授權市場“井噴”今年夏天是屬于國產動漫的?!峨r蜂》、《大圣歸來》、《捉妖記》、《巴啦啦小魔仙之魔箭公主》……一部部登陸熒屏的國產動畫作品賺足眼球,國漫IP火了,隨之帶來的中國動漫品牌授權產業的蓬勃發展。大圣歸來本土授權市場的火爆也體現在展會上,在最新舉辦的亞洲規模最大的專業授權貿易展覽會—上海國際品牌授權展覽會上,國內外近百家動漫企業,700多個動漫品牌參與。其中一半以上參展商是中國本土企業,與往年授權展由國外動漫企業扛大旗大為不同。按照尼爾森統計,在2014年最熱銷的十大玩具中,幾乎全部是影視動漫作品授權衍生品。而廣電總局發展研究中心發布的《2014中國動漫品牌授權產業發展報告》則顯示,2014年,中國品牌授權市場規模為61.4億美元,占全球品牌授權市場規模的2.5%。在亞洲排名第二,僅次于日本。其中,以動漫為主的形象授權市場規模為34.2億美元,占中國授權市場的55.6%,發展空間巨大。招商證券分析師王京樂表示:“隨著中國動漫精品IP源源不斷地產出,全民娛樂時代的粉絲經濟大爆發,動漫形象的授權價值在國內將會滾雪球般不斷放大、增值。”此外,品牌授權目前正在向全年齡段拓展。陳婉玲表示:“奧飛動漫已經在K12層級(14歲及以下年齡層級)有多年的IP運營經驗,相關品牌授權市場也日趨完善,下一步,將會將業務拓展到K12以上,“有妖氣”是國內目前最具人氣的原創動漫平臺之一,其動漫面向多個年齡層,有助于奧飛動漫布局全年齡段消費人群。”“雖然我國的總體體量比較大,但是除以13億就非常低了,與美國、日本比還是相對落后的,人均動漫品牌授權產品的消費還比較低。”中國動畫學會研究部主任宋磊指出,“相對落后的現狀也從側面說明我國在動漫品牌授權市場成長的空間較大。”從“賣形象”到的“一站式”專業化授權豬豬俠之五靈守衛者品牌從現狀來看,目前中國品牌授權市場呈現“兩高一低”的特點:“兩高”是指國漫崛起帶來動漫形象授權產值創下新高,中國品牌授權行業步入高增長新通道。“一低”是指人均授權產品的消費還比較低。下一步,需要不斷提升授權市場的專業化水平,才能推動市場不斷發展。“授權其實是一門深奧的生意經”陳婉玲告訴本報記者,并不僅僅是將動漫形象賣出去,簡單“貼”在文具、衣服等消費品上。這種粗放式的動漫授權1.0時代即將結束。“中國動漫授權行業崛起的真正機會不是取決于動漫形象的多少,而是品牌商與授權商的合作深度和廣度。”上海授權商劉先生表示?,F如今,國內品牌授權市場已經升級,過去粗放式的簡單貼牌式生產模式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為授權商提供一站式的授權服務,包括產品設計、渠道拓展、營銷推廣、品類管理等等的支持是品牌授權新趨勢”陳婉玲說。對于未來將授權行業發展趨勢,陳婉玲表示,一是由“動漫IP”驅動的授權產品泛娛樂消費將出現井噴;二是中國授權行業競爭將從“賣形象”的粗糙運作,跨越式進化到“一站式”專業化授權;三是競爭加劇,市場也會出現整合并催生出“中國迪士尼”。誰能成為“中國迪士尼”盡管中國品牌授權開始站上風口,但距離美國等發達國家還有很大差距。2014年,美國迪士尼在消費品和主題公園兩個授權的相關領域共收入190億美元,創造了40億美元利潤。而其影視制作部分,也就是票房、電視動畫,只貢獻了73億美元的收入和15億美元的利潤。動漫的授權收入是其制作本身收入的兩倍多。一家動漫企業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國內品牌授權做得較好影視企業品牌授權也只占營收很少比例,品牌授權市場還不成熟。授權行業已經站上風口,但問題依舊不容忽視。一位長期關注品牌授權業內人士指出,首先,中國授權行業還沒有搭建起完整的工業鏈體系,圖庫設計、產品規劃、市場營銷、渠道管理等各個環節都需要專業化運作,人才缺失嚴重。其次,授權行業是一個多邊跨界行業,文具、服裝、快消品等授權品類不同,其對應的流通渠道、生產鏈條等也大為不同,資源整合難度大。最后,中國消費者愿意給授權產品的付費價位還比較低,市場還需培育。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誰能成為“中國的迪士尼”?陳婉玲認為,能否成為“中國的迪士尼”取決于三個因素:一是手握IP的勢能;二是品牌授權商與被授權商合作的深度和廣度;三是對中國授權品消費的洞察。

886 0 0

動漫行業巨頭延伸布局圈地又圈錢

目前國內最大的二次元視頻平臺B站,可能不久就要進入騰訊的陣營之下。這一消息尚未宣布,坊間傳言已沸沸揚揚,這亦成為2015年,大量資本布局動漫行業的一個縮影。騰訊動漫、光線傳媒、奧飛動漫三家上市公司的布局最頻繁,也最明顯。這三家公司各有各的優勢。騰訊有網絡平臺,光線有發行,奧飛動漫有衍生品。目前它們也在根據自己的優勢在資本層面延伸布局。雖然騰訊、光線、奧飛已形成“三巨頭”之勢,但國內動漫尚未進入“三國爭霸”時代。一方面,巨頭之間尚未形成真正的競爭;另一方面,新的巨頭仍在不斷誕生當中,例如,阿里旗下的優酷土豆投資A站,阿里影業投入大量資源推廣《小門神》等動漫作品,并且布局衍生品領域,同樣野心不小。近日,騰訊入股B站(嗶哩嗶哩彈幕網)的消息傳出。更多的人把目光集中在阿里全資收購優酷土豆間接入股AcFun之后,亞文化社區再次形成了阿里、騰訊對決的局面上。雖然A站、B站未來發展還并不明確,但目前而言,B站在流量上是A站的兩倍以上,入股B站顯然更為劃算。其本身就是國內人數最大的動漫平臺入口,通過收購B站將進一步增加騰訊在入口控制方面的優勢。“我不知道什么內容好,但是我先把入口站住,反正你要看得見內容總需要入口的對吧,我有數據我知道用戶構成,我知道什么火,火了以后我馬上入股也好買了也好,在大家都不知道哪個會火,哪個是好IP的時候,只能看哪個受關注度高,騰訊有入口就天然的能看到哪個關注度高。”草點娛樂CEO程震向娛樂資本論表示。其具有入口優勢之外,從占有的動漫IP數量來看,騰訊動漫擁有當之無愧的優勢。通過整合一批有實力的漫畫家,推出了包括《尸兄》、《中國驚奇先生》、《王牌御史》在內的2萬多部作品。此外,還與日本集英社以及天聞角川合作,購入大量日本動漫正版版權和日本輕小說,包括被稱為三大漫的《海賊王》、《境·界》(《死神》)和《火影忍者》。三家公司中,騰訊動漫被認為是最有可能打通動漫全產業鏈的一家。光線和奧飛收購一家網站做入口可能不容易,但是騰訊互娛下面除了騰訊動漫之外還有騰訊影業,這就意味著騰訊內部的IP資源可以第一時間消化掉。比如,今年三月騰訊互娛曾推出過五個主投主控的電影項目,其中《QQ飛車》、《洛克王國》是騰訊旗下游戲改編的動畫電影,《尸兄》是騰訊旗下漫畫改編的大電影,《擇天記》則是小說改編電視劇。從IP的質量上看,騰訊雖然持有大量IP但是轉換率不高,這些IP究竟能不能孵化成有商業價值的東西,其實是有很大的問號的。在業內人士看來,IP的變現能力,第一要是粉絲量大,后面有很詳細的商業規劃,如果沒有第三方的支持,就靠幾張簡筆畫,很難變現。10月25日,光線傳媒總裁王長田主持彩條屋影業成立發布會,在發布會上宣布了共投資了13家動漫公司,將來要推出22部影片,試圖沖擊國產動畫半壁票房。未來要在動畫電影、真人奇幻電影、網劇、游戲等全面發展。光線成立的彩條屋動漫,從一開始就沒想過從零起步,而是投資有能力的公司,使他們有進一步孵化IP的能力,并對旗下公司進行資源整合,形成一個有在ACGN(動畫漫畫游戲小說)上都有所建樹的完整的產業鏈。光線在最后一刻退出《大圣歸來》投資之后后悔了,現在大量投資動畫電影,但是投資的比例都很小,比如1%或者是5%,萬一其中一部要是火了,還有接下來IP開發的的產品中追加投資的機會。“在這三家公司里面,光線具有很強的商業運作能力和炒作能力,這是其他公司都不具備的。此外,作為一家電影發行公司,做轉化品就抓住最快的變現模式,相對來講,它的風控能力比其他動漫企業做得要好,在三家公司中風險最小。從另一方面看,光線作為電影起家的公司,發力點仍舊是集中在影視之上,很少培養自己的漫畫原創產品,如果布局不進一步打開的話,很可能出現后期乏力的現象。在這三家公司中,奧飛動漫是距離動漫生產環節最遠的公司。而且,和實力強勁的騰訊、光線比,奧飛并不是一個內容制造商,也不是渠道商,而是以玩具生產起家,前身是廣東奧迪玩具實業有限公司。2004年成立奧飛動漫(002292),后來收購《喜羊羊與灰太狼》這一超級大IP的動畫公司資訊港,使奧飛動漫一站成名。今年2月,奧飛又入股了劇角映畫,布局動漫電影領域。戰線拉的越長,也越暴露了奧飛的弱勢,那就是缺乏優質原創IP。奧飛還做了兩件事。一是收購了手握大量知名IP的妖氣。有妖氣作為大型原創漫畫平臺,擁有4萬部以上的漫畫資源;二是參股了萬象娛通,這家公司是目前國內擁有多屏幕聯動播放終端的動畫片版權管理商,累積兒童動漫用戶總數1.2億人次。兩次資本運作,奧飛基本上完成了在IP內容端的布局。雖然現在大部分營收仍舊建立在玩具之上,但是比重相對以前已經大大縮減。But,有妖氣只是一個原創漫畫平臺,漫畫大部分都是低質量的,并不是商業化價值高或者有詳細的規劃,像日本那樣的產業化,也不是標準化的再生產,而且這么久以來,有妖氣的主要變現產品就是《十萬個冷笑話》和《雛蜂》。

目前國內最大的二次元視頻平臺B站,可能不久就要進入騰訊的陣營之下。這一消息尚未宣布,坊間傳言已沸沸揚揚,這亦成為2015年,大量資本布局動漫行業的一個縮影。騰訊動漫、光線傳媒、奧飛動漫三家上市公司的布局最頻繁,也最明顯。這三家公司各有各的優勢。騰訊有網絡平臺,光線有發行,奧飛動漫有衍生品。目前它們也在根據自己的優勢在資本層面延伸布局。雖然騰訊、光線、奧飛已形成“三巨頭”之勢,但國內動漫尚未進入“三國爭霸”時代。一方面,巨頭之間尚未形成真正的競爭;另一方面,新的巨頭仍在不斷誕生當中,例如,阿里旗下的優酷土豆投資A站,阿里影業投入大量資源推廣《小門神》等動漫作品,并且布局衍生品領域,同樣野心不小。近日,騰訊入股B站(嗶哩嗶哩彈幕網)的消息傳出。更多的人把目光集中在阿里全資收購優酷土豆間接入股AcFun之后,亞文化社區再次形成了阿里、騰訊對決的局面上。雖然A站、B站未來發展還并不明確,但目前而言,B站在流量上是A站的兩倍以上,入股B站顯然更為劃算。其本身就是國內人數最大的動漫平臺入口,通過收購B站將進一步增加騰訊在入口控制方面的優勢。“我不知道什么內容好,但是我先把入口站住,反正你要看得見內容總需要入口的對吧,我有數據我知道用戶構成,我知道什么火,火了以后我馬上入股也好買了也好,在大家都不知道哪個會火,哪個是好IP的時候,只能看哪個受關注度高,騰訊有入口就天然的能看到哪個關注度高。”草點娛樂CEO程震向娛樂資本論表示。其具有入口優勢之外,從占有的動漫IP數量來看,騰訊動漫擁有當之無愧的優勢。通過整合一批有實力的漫畫家,推出了包括《尸兄》、《中國驚奇先生》、《王牌御史》在內的2萬多部作品。此外,還與日本集英社以及天聞角川合作,購入大量日本動漫正版版權和日本輕小說,包括被稱為三大漫的《海賊王》、《境·界》(《死神》)和《火影忍者》。三家公司中,騰訊動漫被認為是最有可能打通動漫全產業鏈的一家。光線和奧飛收購一家網站做入口可能不容易,但是騰訊互娛下面除了騰訊動漫之外還有騰訊影業,這就意味著騰訊內部的IP資源可以第一時間消化掉。比如,今年三月騰訊互娛曾推出過五個主投主控的電影項目,其中《QQ飛車》、《洛克王國》是騰訊旗下游戲改編的動畫電影,《尸兄》是騰訊旗下漫畫改編的大電影,《擇天記》則是小說改編電視劇。從IP的質量上看,騰訊雖然持有大量IP但是轉換率不高,這些IP究竟能不能孵化成有商業價值的東西,其實是有很大的問號的。在業內人士看來,IP的變現能力,第一要是粉絲量大,后面有很詳細的商業規劃,如果沒有第三方的支持,就靠幾張簡筆畫,很難變現。10月25日,光線傳媒總裁王長田主持彩條屋影業成立發布會,在發布會上宣布了共投資了13家動漫公司,將來要推出22部影片,試圖沖擊國產動畫半壁票房。未來要在動畫電影、真人奇幻電影、網劇、游戲等全面發展。光線成立的彩條屋動漫,從一開始就沒想過從零起步,而是投資有能力的公司,使他們有進一步孵化IP的能力,并對旗下公司進行資源整合,形成一個有在ACGN(動畫漫畫游戲小說)上都有所建樹的完整的產業鏈。光線在最后一刻退出《大圣歸來》投資之后后悔了,現在大量投資動畫電影,但是投資的比例都很小,比如1%或者是5%,萬一其中一部要是火了,還有接下來IP開發的的產品中追加投資的機會。“在這三家公司里面,光線具有很強的商業運作能力和炒作能力,這是其他公司都不具備的。此外,作為一家電影發行公司,做轉化品就抓住最快的變現模式,相對來講,它的風控能力比其他動漫企業做得要好,在三家公司中風險最小。從另一方面看,光線作為電影起家的公司,發力點仍舊是集中在影視之上,很少培養自己的漫畫原創產品,如果布局不進一步打開的話,很可能出現后期乏力的現象。在這三家公司中,奧飛動漫是距離動漫生產環節最遠的公司。而且,和實力強勁的騰訊、光線比,奧飛并不是一個內容制造商,也不是渠道商,而是以玩具生產起家,前身是廣東奧迪玩具實業有限公司。2004年成立奧飛動漫(002292),后來收購《喜羊羊與灰太狼》這一超級大IP的動畫公司資訊港,使奧飛動漫一站成名。今年2月,奧飛又入股了劇角映畫,布局動漫電影領域。戰線拉的越長,也越暴露了奧飛的弱勢,那就是缺乏優質原創IP。奧飛還做了兩件事。一是收購了手握大量知名IP的妖氣。有妖氣作為大型原創漫畫平臺,擁有4萬部以上的漫畫資源;二是參股了萬象娛通,這家公司是目前國內擁有多屏幕聯動播放終端的動畫片版權管理商,累積兒童動漫用戶總數1.2億人次。兩次資本運作,奧飛基本上完成了在IP內容端的布局。雖然現在大部分營收仍舊建立在玩具之上,但是比重相對以前已經大大縮減。But,有妖氣只是一個原創漫畫平臺,漫畫大部分都是低質量的,并不是商業化價值高或者有詳細的規劃,像日本那樣的產業化,也不是標準化的再生產,而且這么久以來,有妖氣的主要變現產品就是《十萬個冷笑話》和《雛蜂》。

1013 0 0
合作伙伴
江苏快3走势图基本图0 排列五最简单选号方法 四川快乐12投注技巧 福彩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今天广西快乐双彩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 四川快乐12今天开奖结 幸运28论坛 山东11选5过年停吗 时时彩免费分析软件 十一运夺金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