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動漫緣何會告別昔日輝煌?

2015
06/03
22:05

中國動漫產業新聞網

國漫號
分享
數據
1013
0
0

中國動漫產業新聞網

國漫號
2015
/
06/03
22:05
1013
0
0

賬面繁榮難掩日本動畫行業的危機,原本讓他們獨樹一幟的創造力,逐漸演變為一場為取悅觀眾而上演的IP空洞化游戲。

隨著5月28日3D動畫電影《哆啦A夢:伴我同行》在中國內地公映,不少70后、80后掀起了一股懷舊潮。正如其他日本動漫作品一樣,《哆啦A夢》陪伴了他們的成長。在片中,這位胖胖的機器貓最終告別了主人回到未來,這也是這部作品被稱為“告別版”的原因。

某種意義上,這也是日本動漫正告別昔日輝煌的一個象征。

看上去,日本已經順利度過了一個動畫產業寒冬。在經歷了2008—2009年的低谷后,日本動畫產業開始了穩步增長,并于2013年達到了動畫市場產值的峰值20.07億美元,這比此前于2006年創下的歷史峰值高出了近1100萬美元。更好的消息來自海外市場,2013年日本動畫內容海外出口額超過1億美元,創下了歷史紀錄。一些樂觀的日本動畫從業者確信:冬天已然結束,另一個春天正在到來。

但事實并非如此。值得注意的是,在2014年9月日本動畫協會統計上一年度動畫市場產值的時候,擴大了統計種類,首次將動畫歌曲演唱會、音樂劇及展示會帶來的收入納入了計算。造成這種變化的原因是,2006年之后,日本動畫行業圍繞IP資源開展的衍生品市場逐漸成為了真正給動畫制作公司帶來收益的產品項。以2013年為例,總產值20.07億美元中,動畫衍生品產值占總額的60%以上。衍生品市場的火熱直接導致在產品種類上的多元化探索,動畫歌曲演唱會和音樂劇已經從各個制作公司的“實驗項目”演變為了必備產品。

但是這種將每個IP資源竭盡所能開發的衍生品模式已經開始遇到挑戰。日本專門研究動畫形象市場價值的公司Character Databank通過調查發現,2013年傳統大火動畫形象的衍生品銷量開始下滑,傳統的購買群體在購買頻率方面開始減少,反而是以前動畫制作公司衍生品的非目標人群增大了消費量。這與美國市場非常相似,迪士尼的常規衍生品銷量已經連續多年下滑。

造成這一現象的重要原因是,在日本動畫市場,成功已久的動畫IP依然占據著屏幕主流,而新的動畫形象尚不足以取代這些IP。以2014年為例,日本票房最高的三部動畫電影是《浪客劍心》、《名偵探柯南》、《哆啦A夢》,這三部都是誕生超過10年的老作品。這些成功已久的動畫IP不僅是觀眾的屏幕???,同時也是衍生品???。除了深度粉絲,普通粉絲并不會像購買快消品一樣購買這些動畫的衍生品。所以,推出新款衍生品并不意味著一定可以增加衍生品的整體銷量。

更大的隱患來自日本動畫行業“以市場反應決定作品生死”的游戲邏輯。在日本,經常會出現這種情況:新推出的動畫原本預計播出12集,卻因為收視率過低而在8集甚至3集的時候就草草收場或宣布暫停項目。與中國不同,日本動畫并非一次性制作完成全部內容后交付渠道方發布,而是采用定期制作、定期連載的方法。這就讓收視率(或銷量)成為制作方最重要的參考系。這樣的游戲規則,已經讓日本這個動畫大國逐漸變為在動畫發布上非常謹慎的國家之一。根據日本動畫協會的統計,2013年日本動畫新作品數量相比2012年有所減少,相比中國動畫市場熱火朝天制作新IP的現狀,日本可謂保守。

而唯市場論也讓日本動畫制作公司逐漸成為“市場追隨者”而不敢輕易發布顛覆性作品。宮崎駿和庵野秀明兩位日本動畫巨匠曾多次公開表示,日本動畫行業一味追求萌、腐、宅的氛圍終有一天會摧毀整個行業。

其實,并非日本的動畫制作公司沒有理想,是現實的壓力讓他們不敢對市場隨便點頭。在日本,大部分動畫制作公司都是15人以下的小團隊,這些公司基本上處于賣一個作品才能有錢做下一個作品的狀態。而針對這些小制作公司的融資、貸款服務并不豐富,除非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制作人掌舵,否則這些小公司基本上不會有富余的經費來讓他們做一款沒有被市場驗證過的類型動畫。這也導致大部分日本動畫制作公司扎堆于幾大成熟類型,而對未驗證過的類型、題材不感興趣。隨之而來最大的風險是:觀眾終有一天會看膩了這些同質化作品,并逃離這個空洞的動畫市場。 

免責聲明:中國動漫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同類推薦

國產動畫電影市場火爆 內容全年齡化號召力強

過去的幾個月里,中國動畫電影市場可謂風生水起。先是去年7月上映的《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勇奪中國動畫電影票房榜首,不僅擊敗了占據榜首長達4年之久的《功夫熊貓2》,而且是9.56億對6.17億、超出50%的“完勝”。然而,中國動畫人“主場奪冠”的幸福還沒有持續多久,這一紀錄又被今年春節檔上映的《功夫熊貓3》刷新?!豆Ψ蛐茇?》尚未下線,迪士尼的口碑大作《瘋狂動物城》又掀起了一波觀影狂潮,以超過13億的成績登上中國動畫電影票房頂峰。在動畫電影這一細分市場,短期內現象級影片頻現,令市場振奮,令影迷開心,但也令一些不怎么關注動畫電影的觀眾摸不到頭腦:動畫片不是給小孩看的嗎?怎么一下就這么火了?沒錯,雖然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在動畫制作上有著相當嚴肅而優良的傳統——從當年“美術片”的稱呼上就能看出老一輩動畫人的嚴謹態度和藝術追求——但從“動畫片是給小孩看的”這一觀念的生成直至根深蒂固,至今也有二三十年的光景了。但如果親身去影院觀看過最近幾部現象級動畫電影,一定會注意到成年人正逐漸成為觀影的主體,這光景已與“喜羊羊”“熊出沒”等動畫電影上映時滿座小朋友帶家長“一拖二”的情況大不相同,一部部優秀的動畫作品,正不斷將成年人帶入動畫電影的世界。的確,動畫作為一種藝術表現手段,并不必然與“低齡化”掛鉤,雖然其在表現兒童幻想題材上有先天優勢,但這并不應成為動畫藝術反遭局限的“原罪”。在美國,迪士尼、皮克斯、夢工廠等動畫大廠主攻方向始終是面向由少至老“全年齡”段的“合家歡”動畫電影;在日本,更是常有僅面對成人觀眾、艱深晦澀的藝術動畫??梢哉f,沒有哪個動畫強國是靠“低齡化”作品立身的,成年觀眾對動畫電影的接受和消費是衡量一個國家動畫產業發展水平的重要指標。成年觀眾消費能力更強,口碑宣傳能力更強,這使得真正能為成年人所接納的“全年齡”動畫電影與“低齡化”動畫電影相比,在票房潛力上存在決定性的差距?;仡?015年動畫電影排行榜,明顯呈現出“一超多強”的趨勢,“一超”即《西游記之大圣歸來》10億級,“多強”則是進口動畫電影《哆啦A夢:伴我同行》《超能特工隊》《小黃人大眼萌》,依托于強勢IP和精良制作,同樣吸引了不少成年人票房,達到5億元左右的成績。而再往下,除了國產動畫電影《熊出沒之雪嶺雄風》一部拿到近3億票房之外,余下的都在1億元檔。整個榜單再加上今年初的兩部10億級動畫電影,構成斷層鮮明的幾大梯隊,從10億級“跳空”至5億再到1億,差距之大令人咋舌,而排在前面遙遙領先的10億級、5億級電影,全部都是影迷公認的、面向“全年齡”觀眾的動畫電影,“全年齡”化帶來的強大票房號召力可見一斑。“全年齡”化初現三種“招式”如何成功打造一部合格的“全年齡”動畫電影?我們從現有的三部10億級作品中可以看到一些端倪?!段饔斡浿笫w來》用“西游記”的情懷吸引了許多70后80后90后的成年觀眾,當然制作團隊以誠意打造出足以承擔這份沉甸甸“情懷”的優秀作品,同樣功不可沒;《功夫熊貓3》則有強大的IP背書,加上成熟而強勢的市場宣傳,接棒票房冠軍實屬業界意料之中。而《瘋狂動物城》則是在一無情懷保底、二無IP借力的情況下,靠迪士尼在“全年齡”動畫領域“百年老店”的技術與經驗積累,完成了從首映2000萬元票房到單日1.8億元票房的口碑“逆襲”。在這部作品中,小朋友可以看到可愛的動物、精美的場景、簡單易懂又不乏曲折的故事。而成年觀眾則可以在各自愛好的領域各得其樂:有人津津樂道于狐貍和兔子的愛情,有人忙于考證各種動物的原型和習性,有人欣喜地在片中發現對影史經典的致敬,有人按照“動物城”嚴謹的設定“腦洞大開”二次創作,更有人從影片中看出對美國種族問題和社會現狀的隱喻……“全年齡”動畫重要的一點,就是能讓不同年齡和知識層面的觀眾,都能從影像文本的不同層面獲得樂趣,而且每一種樂趣都經得起推敲,獨立、自洽而互不沖突。從這三部影片,可以初步總結出“全年齡”動畫電影的三種不同“招式”:其一,是在題材上打“情懷”牌將成人觀眾吸引過來,再用過硬的制作留下口碑;其二,是借助強勢IP,將動畫電影“話題化”“大片化”,從而吸引成人觀眾以“看大片”的心態走進影院;其三,則是在影片本身創作時,充分兼顧不同年齡層次觀眾的需求。三種“招式”可單獨用,也可以合用,像“大圣”雖然得益于民眾的“孫悟空情結”,但其令人眼前一亮的制作水準和“尋找自我”的好萊塢式母題無疑都是對成年觀眾的“加分項”;又如《功夫熊貓3》雖然占盡IP先機,但其頂級的特效、流暢的打斗依舊是“老少通吃”的關鍵。相比較而言,“情懷”因素與強勢IP有些“可遇不可求”,修煉好影片的“內功”,讓男女老少真正能夠各得其樂,才是動畫電影面向“全年齡”觀眾的正道。征服更多更挑剔的觀眾想要做大做強,必須面向“全年齡”觀眾,但并不等于只要面向“全年齡”觀眾就一定能獲得成功。較之兒童觀眾,成年觀眾更敏銳也更挑剔,一些在兒童動畫中“無傷大雅”的問題,到了成人觀眾那里可能就會成為對影片“一票否決”的硬傷。同時,如何讓兒童的觀影邏輯和成人的興趣所在于同一部影片中并行不悖,讓兒童能看懂、成人不無聊,讓不同認知能力和知識結構的人都能找到樂趣,是最核心的問題。比如2015年上映,被譽為皮克斯“最好的一部作品”的《頭腦特工隊》,在北美票房口碑雙得意、國內叫好聲一片的大背景下,最終國內票房卻以不足億元的成績慘淡收場,其基于心理學的精妙設定,反而成為許多國內觀眾觀影的高門檻。較之“功夫熊貓”系列或《瘋狂動物城》,缺乏更加直觀的大場面視覺沖擊和更加輕松易懂的觀影樂趣,過于依賴成人化、學術化的影片內核,使其在“全年齡”動畫市場尚未成熟的中國,患上了“水土不服”。而今年年初上映、試圖借“大圣歸來”東風打造又一“國產奇跡”的《小門神》,雖然整體水準不低,但在故事框架的關鍵性節點中嵌入了太多諸如“下崗”之類的現實元素,使得兒童觀眾無法順暢理解哪怕最淺層的故事敘事,成人觀眾又覺得故事深度不夠“解渴”,甚至有不少網友直言其“邏輯混亂”“故事有硬傷”“不夠兒童也不夠成人”,最終票房也折戟沉沙。由此可見,做“全年齡”動畫電影,個中的“度”尤其重要。從市場認可度最高的兒童動畫電影出發,像《頭腦特工隊》這樣“走得太遠”的不行,像《小門神》這樣“走得偏了”的也不行。“全年齡”動畫并不是一味“深挖”或者給兒童動畫“加作料”那么簡單,在當前的中國電影市場中尤其如此。2015年,國內動畫電影總票房達到約45億元,較之2014年的30億元上升約50%。單從這個數據來看,動畫電影市場在中國電影總體發展的背景下并不突出,但對比2014年動畫電影票房前三名《馴龍高手2》4億元、《神偷奶爸2》《冰雪奇緣》3億元的成績,近年來“全年齡”動畫電影的票房“上限”則是被極大地提高了,《西游記之大圣歸來》票房堪比2014年動畫電影前三名之總和,這個數字甚至幾可躋身2014年電影總票房前三名,吸金能力比肩真人超級大片。再看2016年開年以來,《功夫熊貓3》《瘋狂動物城》兩部作品已經席卷票房20億元,達到2015年全年動畫電影票房的近一半。優秀作品的號召力更強,也意味著劣質作品的生存空間會更小。強者愈強,弱者愈弱,生存還是死亡,這是擺在中國動畫人面前的“哈姆雷特之問”。作為近年國產兒童動畫電影的代表, “熊出沒”系列票房連續兩年穩定在3億元以內,而“喜羊羊”系列則未能進入動畫電影“億元俱樂部”,顯示出發展后勁不足;而“全年齡”動畫電影憑借強大的市場號召力,已經隱隱然成為影視界新的“風口”和破解動畫電影市場“哈姆雷特之問”的關鍵。市場已經準備就緒,中國動畫人應整裝待發,必要的裝備無外乎勇氣、耐心、謙虛、創造力,以及面對更廣大觀眾的誠意——這一點最重要。

過去的幾個月里,中國動畫電影市場可謂風生水起。先是去年7月上映的《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勇奪中國動畫電影票房榜首,不僅擊敗了占據榜首長達4年之久的《功夫熊貓2》,而且是9.56億對6.17億、超出50%的“完勝”。然而,中國動畫人“主場奪冠”的幸福還沒有持續多久,這一紀錄又被今年春節檔上映的《功夫熊貓3》刷新?!豆Ψ蛐茇?》尚未下線,迪士尼的口碑大作《瘋狂動物城》又掀起了一波觀影狂潮,以超過13億的成績登上中國動畫電影票房頂峰。在動畫電影這一細分市場,短期內現象級影片頻現,令市場振奮,令影迷開心,但也令一些不怎么關注動畫電影的觀眾摸不到頭腦:動畫片不是給小孩看的嗎?怎么一下就這么火了?沒錯,雖然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在動畫制作上有著相當嚴肅而優良的傳統——從當年“美術片”的稱呼上就能看出老一輩動畫人的嚴謹態度和藝術追求——但從“動畫片是給小孩看的”這一觀念的生成直至根深蒂固,至今也有二三十年的光景了。但如果親身去影院觀看過最近幾部現象級動畫電影,一定會注意到成年人正逐漸成為觀影的主體,這光景已與“喜羊羊”“熊出沒”等動畫電影上映時滿座小朋友帶家長“一拖二”的情況大不相同,一部部優秀的動畫作品,正不斷將成年人帶入動畫電影的世界。的確,動畫作為一種藝術表現手段,并不必然與“低齡化”掛鉤,雖然其在表現兒童幻想題材上有先天優勢,但這并不應成為動畫藝術反遭局限的“原罪”。在美國,迪士尼、皮克斯、夢工廠等動畫大廠主攻方向始終是面向由少至老“全年齡”段的“合家歡”動畫電影;在日本,更是常有僅面對成人觀眾、艱深晦澀的藝術動畫??梢哉f,沒有哪個動畫強國是靠“低齡化”作品立身的,成年觀眾對動畫電影的接受和消費是衡量一個國家動畫產業發展水平的重要指標。成年觀眾消費能力更強,口碑宣傳能力更強,這使得真正能為成年人所接納的“全年齡”動畫電影與“低齡化”動畫電影相比,在票房潛力上存在決定性的差距?;仡?015年動畫電影排行榜,明顯呈現出“一超多強”的趨勢,“一超”即《西游記之大圣歸來》10億級,“多強”則是進口動畫電影《哆啦A夢:伴我同行》《超能特工隊》《小黃人大眼萌》,依托于強勢IP和精良制作,同樣吸引了不少成年人票房,達到5億元左右的成績。而再往下,除了國產動畫電影《熊出沒之雪嶺雄風》一部拿到近3億票房之外,余下的都在1億元檔。整個榜單再加上今年初的兩部10億級動畫電影,構成斷層鮮明的幾大梯隊,從10億級“跳空”至5億再到1億,差距之大令人咋舌,而排在前面遙遙領先的10億級、5億級電影,全部都是影迷公認的、面向“全年齡”觀眾的動畫電影,“全年齡”化帶來的強大票房號召力可見一斑。“全年齡”化初現三種“招式”如何成功打造一部合格的“全年齡”動畫電影?我們從現有的三部10億級作品中可以看到一些端倪?!段饔斡浿笫w來》用“西游記”的情懷吸引了許多70后80后90后的成年觀眾,當然制作團隊以誠意打造出足以承擔這份沉甸甸“情懷”的優秀作品,同樣功不可沒;《功夫熊貓3》則有強大的IP背書,加上成熟而強勢的市場宣傳,接棒票房冠軍實屬業界意料之中。而《瘋狂動物城》則是在一無情懷保底、二無IP借力的情況下,靠迪士尼在“全年齡”動畫領域“百年老店”的技術與經驗積累,完成了從首映2000萬元票房到單日1.8億元票房的口碑“逆襲”。在這部作品中,小朋友可以看到可愛的動物、精美的場景、簡單易懂又不乏曲折的故事。而成年觀眾則可以在各自愛好的領域各得其樂:有人津津樂道于狐貍和兔子的愛情,有人忙于考證各種動物的原型和習性,有人欣喜地在片中發現對影史經典的致敬,有人按照“動物城”嚴謹的設定“腦洞大開”二次創作,更有人從影片中看出對美國種族問題和社會現狀的隱喻……“全年齡”動畫重要的一點,就是能讓不同年齡和知識層面的觀眾,都能從影像文本的不同層面獲得樂趣,而且每一種樂趣都經得起推敲,獨立、自洽而互不沖突。從這三部影片,可以初步總結出“全年齡”動畫電影的三種不同“招式”:其一,是在題材上打“情懷”牌將成人觀眾吸引過來,再用過硬的制作留下口碑;其二,是借助強勢IP,將動畫電影“話題化”“大片化”,從而吸引成人觀眾以“看大片”的心態走進影院;其三,則是在影片本身創作時,充分兼顧不同年齡層次觀眾的需求。三種“招式”可單獨用,也可以合用,像“大圣”雖然得益于民眾的“孫悟空情結”,但其令人眼前一亮的制作水準和“尋找自我”的好萊塢式母題無疑都是對成年觀眾的“加分項”;又如《功夫熊貓3》雖然占盡IP先機,但其頂級的特效、流暢的打斗依舊是“老少通吃”的關鍵。相比較而言,“情懷”因素與強勢IP有些“可遇不可求”,修煉好影片的“內功”,讓男女老少真正能夠各得其樂,才是動畫電影面向“全年齡”觀眾的正道。征服更多更挑剔的觀眾想要做大做強,必須面向“全年齡”觀眾,但并不等于只要面向“全年齡”觀眾就一定能獲得成功。較之兒童觀眾,成年觀眾更敏銳也更挑剔,一些在兒童動畫中“無傷大雅”的問題,到了成人觀眾那里可能就會成為對影片“一票否決”的硬傷。同時,如何讓兒童的觀影邏輯和成人的興趣所在于同一部影片中并行不悖,讓兒童能看懂、成人不無聊,讓不同認知能力和知識結構的人都能找到樂趣,是最核心的問題。比如2015年上映,被譽為皮克斯“最好的一部作品”的《頭腦特工隊》,在北美票房口碑雙得意、國內叫好聲一片的大背景下,最終國內票房卻以不足億元的成績慘淡收場,其基于心理學的精妙設定,反而成為許多國內觀眾觀影的高門檻。較之“功夫熊貓”系列或《瘋狂動物城》,缺乏更加直觀的大場面視覺沖擊和更加輕松易懂的觀影樂趣,過于依賴成人化、學術化的影片內核,使其在“全年齡”動畫市場尚未成熟的中國,患上了“水土不服”。而今年年初上映、試圖借“大圣歸來”東風打造又一“國產奇跡”的《小門神》,雖然整體水準不低,但在故事框架的關鍵性節點中嵌入了太多諸如“下崗”之類的現實元素,使得兒童觀眾無法順暢理解哪怕最淺層的故事敘事,成人觀眾又覺得故事深度不夠“解渴”,甚至有不少網友直言其“邏輯混亂”“故事有硬傷”“不夠兒童也不夠成人”,最終票房也折戟沉沙。由此可見,做“全年齡”動畫電影,個中的“度”尤其重要。從市場認可度最高的兒童動畫電影出發,像《頭腦特工隊》這樣“走得太遠”的不行,像《小門神》這樣“走得偏了”的也不行。“全年齡”動畫并不是一味“深挖”或者給兒童動畫“加作料”那么簡單,在當前的中國電影市場中尤其如此。2015年,國內動畫電影總票房達到約45億元,較之2014年的30億元上升約50%。單從這個數據來看,動畫電影市場在中國電影總體發展的背景下并不突出,但對比2014年動畫電影票房前三名《馴龍高手2》4億元、《神偷奶爸2》《冰雪奇緣》3億元的成績,近年來“全年齡”動畫電影的票房“上限”則是被極大地提高了,《西游記之大圣歸來》票房堪比2014年動畫電影前三名之總和,這個數字甚至幾可躋身2014年電影總票房前三名,吸金能力比肩真人超級大片。再看2016年開年以來,《功夫熊貓3》《瘋狂動物城》兩部作品已經席卷票房20億元,達到2015年全年動畫電影票房的近一半。優秀作品的號召力更強,也意味著劣質作品的生存空間會更小。強者愈強,弱者愈弱,生存還是死亡,這是擺在中國動畫人面前的“哈姆雷特之問”。作為近年國產兒童動畫電影的代表, “熊出沒”系列票房連續兩年穩定在3億元以內,而“喜羊羊”系列則未能進入動畫電影“億元俱樂部”,顯示出發展后勁不足;而“全年齡”動畫電影憑借強大的市場號召力,已經隱隱然成為影視界新的“風口”和破解動畫電影市場“哈姆雷特之問”的關鍵。市場已經準備就緒,中國動畫人應整裝待發,必要的裝備無外乎勇氣、耐心、謙虛、創造力,以及面對更廣大觀眾的誠意——這一點最重要。

人民日報 1626天前
730 0 0

[哆啦A夢:伴我同行]連莊日本票房榜單第一

哆啦A夢:伴我同行據日本通網站援引新浪日娛消息,上周末,僅有一部新片上榜——“海女”能年玲奈主演少女動畫改編電影《熱血之路》,影片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績,榜單第一名仍由《哆啦A夢:伴我同行》霸占,讓我們先來看看排行榜前三名的成績?!抖呃睞夢:伴我同行》在公映的第二個周末動員觀眾50萬2607人次,僅較首映周微跌9.4%,票房收入7億161萬9400日元,影片兩周累計動員觀眾244萬6377人次,累計票房收入32億7059萬3000日元,氣勢如虹。去年3月公映的常規劇場版《哆啦A夢:大雄的秘密道具博物館》(最終票房39.8億日元)剛剛創下該系列劇場版最高票房記錄,《哆啦A夢:伴我同行》即將超越這一數字,成為《哆啦A夢》最賣座劇場版。新上榜排行第二位的《熱血之路》,根據1986年連載、暢銷700萬冊的同名人氣少女漫畫改編,故事講述心靈受到創傷的少女,與孤獨的不良少年相遇并墜入愛河,心懷傷心過去的兩個人上演一段淡淡的純愛物語。去年因主演NHK晨間劇《海女》走紅的能年玲奈,以及“三代目J Soul Brothers”成員登坂廣臣,出演故事的兩位主角。來自純愛電影《我們的存在》的導演三木孝浩與編劇吉田智子,為《熱血之路》保駕護航,電影主題曲選用了尾崎豐的名曲《OH MY LITTLE GIRL》?!稛嵫贰吩?02塊銀幕中大等規模公映,首映周末動員觀眾28萬4367人次,票房收入3億8924萬2000日元,創下松竹今年發行新片最高開畫記錄,是松竹兩個月前發行的另一部影片《超高速!參勤交代》(截至8月21日累計票房14.3億日元)同期成績的179%,預計《熱血之路》最終票房邁過20億日元的問題不大,但能否走到30億日元得打個問號。本片是能年玲奈自《海女》以來首部主演電影,因此影片宣傳可謂鋪天蓋地。同樣的原因還導致本片在東京以外的二三線城市有著相當高的關注度,票房占比達79%,可以說是全國總動員。日本雅虎電影頻道給出評分3.25分(滿分5分),影片有著“粉絲電影”的特征,評價呈現兩極分化趨勢,既有被感動得一塌糊涂的觀眾,又有完全不明白為什么能哭出來的觀眾,不過觀眾們對片尾主題曲《OH MY LITTLE GIRL》的贊許聲是一致的。落至第三位的《浪客劍心:京都大火篇》在公映第三個周末動員觀眾26萬3972人次,票房收入3億6118萬6200日元,影片累計動員觀眾247萬4400人次,累計票房收入31億9317萬9200日元,預計影片可以輕松突破40億日元,走到50億日元尚有難度。最后來看看其他老片表現?!蹲冃谓饎?》公映十天,累計票房收入18億3270萬日元,這一成績為《變形金剛3》(最終票房42.5億日元)同期成績的115%,強過首映周的表現,預計有刷新前作記錄的可能性?!队洃浿械默斈荨饭澄逯?,累計票房收入26億4102萬5500日元?!陡缢估饭乘闹?,累計票房收入26億2107萬1300日元?!秾櫸镄【`XY劇場版:破壞之繭》累計票房收入23億500萬日元,跌出排行榜前十名的《只要你說你愛我》累計票房突破10億日元。與去年暑期檔出現的100億日元票房級別影片《起風了》、《怪物大學》相比,今年的暑期檔雖缺少同等級別的巨鱷,卻產生了多部票房在20-30億日元級別的影片。本周末值得關注的新片有,三池崇史導演新片《食女》,美國動作片《不懼風暴》,本土漫畫電影《新劇場版 頭文字D》等等。熱血之路原標題:日本票房:《哆啦A夢》連莊 “海女"能年玲奈新片第二來源:日本通

哆啦A夢:伴我同行據日本通網站援引新浪日娛消息,上周末,僅有一部新片上榜——“海女”能年玲奈主演少女動畫改編電影《熱血之路》,影片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績,榜單第一名仍由《哆啦A夢:伴我同行》霸占,讓我們先來看看排行榜前三名的成績?!抖呃睞夢:伴我同行》在公映的第二個周末動員觀眾50萬2607人次,僅較首映周微跌9.4%,票房收入7億161萬9400日元,影片兩周累計動員觀眾244萬6377人次,累計票房收入32億7059萬3000日元,氣勢如虹。去年3月公映的常規劇場版《哆啦A夢:大雄的秘密道具博物館》(最終票房39.8億日元)剛剛創下該系列劇場版最高票房記錄,《哆啦A夢:伴我同行》即將超越這一數字,成為《哆啦A夢》最賣座劇場版。新上榜排行第二位的《熱血之路》,根據1986年連載、暢銷700萬冊的同名人氣少女漫畫改編,故事講述心靈受到創傷的少女,與孤獨的不良少年相遇并墜入愛河,心懷傷心過去的兩個人上演一段淡淡的純愛物語。去年因主演NHK晨間劇《海女》走紅的能年玲奈,以及“三代目J Soul Brothers”成員登坂廣臣,出演故事的兩位主角。來自純愛電影《我們的存在》的導演三木孝浩與編劇吉田智子,為《熱血之路》保駕護航,電影主題曲選用了尾崎豐的名曲《OH MY LITTLE GIRL》?!稛嵫贰吩?02塊銀幕中大等規模公映,首映周末動員觀眾28萬4367人次,票房收入3億8924萬2000日元,創下松竹今年發行新片最高開畫記錄,是松竹兩個月前發行的另一部影片《超高速!參勤交代》(截至8月21日累計票房14.3億日元)同期成績的179%,預計《熱血之路》最終票房邁過20億日元的問題不大,但能否走到30億日元得打個問號。本片是能年玲奈自《海女》以來首部主演電影,因此影片宣傳可謂鋪天蓋地。同樣的原因還導致本片在東京以外的二三線城市有著相當高的關注度,票房占比達79%,可以說是全國總動員。日本雅虎電影頻道給出評分3.25分(滿分5分),影片有著“粉絲電影”的特征,評價呈現兩極分化趨勢,既有被感動得一塌糊涂的觀眾,又有完全不明白為什么能哭出來的觀眾,不過觀眾們對片尾主題曲《OH MY LITTLE GIRL》的贊許聲是一致的。落至第三位的《浪客劍心:京都大火篇》在公映第三個周末動員觀眾26萬3972人次,票房收入3億6118萬6200日元,影片累計動員觀眾247萬4400人次,累計票房收入31億9317萬9200日元,預計影片可以輕松突破40億日元,走到50億日元尚有難度。最后來看看其他老片表現?!蹲冃谓饎?》公映十天,累計票房收入18億3270萬日元,這一成績為《變形金剛3》(最終票房42.5億日元)同期成績的115%,強過首映周的表現,預計有刷新前作記錄的可能性?!队洃浿械默斈荨饭澄逯?,累計票房收入26億4102萬5500日元?!陡缢估饭乘闹?,累計票房收入26億2107萬1300日元?!秾櫸镄【`XY劇場版:破壞之繭》累計票房收入23億500萬日元,跌出排行榜前十名的《只要你說你愛我》累計票房突破10億日元。與去年暑期檔出現的100億日元票房級別影片《起風了》、《怪物大學》相比,今年的暑期檔雖缺少同等級別的巨鱷,卻產生了多部票房在20-30億日元級別的影片。本周末值得關注的新片有,三池崇史導演新片《食女》,美國動作片《不懼風暴》,本土漫畫電影《新劇場版 頭文字D》等等。熱血之路原標題:日本票房:《哆啦A夢》連莊 “海女"能年玲奈新片第二來源:日本通

1053 0 0

[哆啦a夢:伴我同行]5月28日正式全國公映

日前3d動畫大電影《哆啦a夢:伴我同行》在京舉辦首映禮。導演八木龍一、山崎貴、機器貓中文配音“金龜子”劉純燕、成年靜香中文配音周冬雨、主題曲演唱者金貴晟悉數到場。影片將于5月28日正式全國公映。全民重溫機器貓從70后到80、90后,幾乎沒有人的童年不曾有過機器貓的陪伴。發布會現場,金貴晟表示此次演唱電影的主題曲“要用很純潔很干凈的心去唱,回到小的時候那樣去唱。”導演山崎貴也表示機器貓的故事是原作者“以小孩子的心去寫作內容,是實現小孩子心中的夢想,給他們成長帶來很大的影響”,的確單是看到任意門、竹蜻蜓、時光機、記憶面包這些熟悉的法寶,童年那種激動和興奮瞬間就被喚醒。此次周冬雨首次獻聲動漫人物,她也表達了自己對靜香的喜愛:“每個小孩小時候都想成為靜香,很淑女,扎倆小辮子,喜歡洗澡,我也是。”而被問到是否希望機器貓離開,周冬雨態度堅決“把后面的開關關掉,還要把口袋偷走”。金龜子回歸經典配音作為對經典的紀念,《哆啦a夢:伴我同行》是機器貓系列首次推出3d+cg形式的影片。3d立體化的呈現機器貓更適合大銀幕,更顯得生動活潑。大雄、靜香、胖虎、小夫等人物也都更生動和立體,逼真的神態、動作瞬間拉進了動畫角色與觀眾的距離。此次首映禮邀請“金龜子”劉純燕作為主持人,她的出現令現場一下沸騰起來,逗趣的聲音一下子把大家帶回童年。作為央視版機器貓的經典配音,此次回歸,可謂眾望所歸。發布會現場,“金龜子”現場邀請大家來“哆啦a夢”家里作客,“時隔這么久再次‘成為’哆啦a夢,一很激動,也很感動。想對觀眾說,你們的藍胖子回來啦,也希望大家能到‘我’家里逛一逛!”另外,周冬雨為成年靜香的配音、金貴晟的主題曲等,也都為電影增色不少。

日前3d動畫大電影《哆啦a夢:伴我同行》在京舉辦首映禮。導演八木龍一、山崎貴、機器貓中文配音“金龜子”劉純燕、成年靜香中文配音周冬雨、主題曲演唱者金貴晟悉數到場。影片將于5月28日正式全國公映。全民重溫機器貓從70后到80、90后,幾乎沒有人的童年不曾有過機器貓的陪伴。發布會現場,金貴晟表示此次演唱電影的主題曲“要用很純潔很干凈的心去唱,回到小的時候那樣去唱。”導演山崎貴也表示機器貓的故事是原作者“以小孩子的心去寫作內容,是實現小孩子心中的夢想,給他們成長帶來很大的影響”,的確單是看到任意門、竹蜻蜓、時光機、記憶面包這些熟悉的法寶,童年那種激動和興奮瞬間就被喚醒。此次周冬雨首次獻聲動漫人物,她也表達了自己對靜香的喜愛:“每個小孩小時候都想成為靜香,很淑女,扎倆小辮子,喜歡洗澡,我也是。”而被問到是否希望機器貓離開,周冬雨態度堅決“把后面的開關關掉,還要把口袋偷走”。金龜子回歸經典配音作為對經典的紀念,《哆啦a夢:伴我同行》是機器貓系列首次推出3d+cg形式的影片。3d立體化的呈現機器貓更適合大銀幕,更顯得生動活潑。大雄、靜香、胖虎、小夫等人物也都更生動和立體,逼真的神態、動作瞬間拉進了動畫角色與觀眾的距離。此次首映禮邀請“金龜子”劉純燕作為主持人,她的出現令現場一下沸騰起來,逗趣的聲音一下子把大家帶回童年。作為央視版機器貓的經典配音,此次回歸,可謂眾望所歸。發布會現場,“金龜子”現場邀請大家來“哆啦a夢”家里作客,“時隔這么久再次‘成為’哆啦a夢,一很激動,也很感動。想對觀眾說,你們的藍胖子回來啦,也希望大家能到‘我’家里逛一逛!”另外,周冬雨為成年靜香的配音、金貴晟的主題曲等,也都為電影增色不少。

902 0 0

經典國產動畫片喚起純真爛漫的童年

《小蝌蚪找媽媽》《三個和尚》《阿凡提的故事》《葫蘆兄弟》賬面繁榮難掩日本動畫行業的危機,原本讓他們獨樹一幟的創造力,逐漸演變為一場為取悅觀眾而上演的IP空洞化游戲。隨著5月28日3D動畫電影《哆啦A夢:伴我同行》在中國內地公映,不少70后、80后掀起了一股懷舊潮。正如其他日本動漫作品一樣,《哆啦A夢》陪伴了他們的成長。在片中,這位胖胖的機器貓最終告別了主人回到未來,這也是這部作品被稱為“告別版”的原因。某種意義上,這也是日本動漫正告別昔日輝煌的一個象征??瓷先?,日本已經順利度過了一個動畫產業寒冬。在經歷了2008—2009年的低谷后,日本動畫產業開始了穩步增長,并于2013年達到了動畫市場產值的峰值20.07億美元,這比此前于2006年創下的歷史峰值高出了近1100萬美元。更好的消息來自海外市場,2013年日本動畫內容海外出口額超過1億美元,創下了歷史紀錄。一些樂觀的日本動畫從業者確信:冬天已然結束,另一個春天正在到來。但事實并非如此。值得注意的是,在2014年9月日本動畫協會統計上一年度動畫市場產值的時候,擴大了統計種類,首次將動畫歌曲演唱會、音樂劇及展示會帶來的收入納入了計算。造成這種變化的原因是,2006年之后,日本動畫行業圍繞IP資源開展的衍生品市場逐漸成為了真正給動畫制作公司帶來收益的產品項。以2013年為例,總產值20.07億美元中,動畫衍生品產值占總額的60%以上。衍生品市場的火熱直接導致在產品種類上的多元化探索,動畫歌曲演唱會和音樂劇已經從各個制作公司的“實驗項目”演變為了必備產品。但是這種將每個IP資源竭盡所能開發的衍生品模式已經開始遇到挑戰。日本專門研究動畫形象市場價值的公司Character Databank通過調查發現,2013年傳統大火動畫形象的衍生品銷量開始下滑,傳統的購買群體在購買頻率方面開始減少,反而是以前動畫制作公司衍生品的非目標人群增大了消費量。這與美國市場非常相似,迪士尼的常規衍生品銷量已經連續多年下滑。造成這一現象的重要原因是,在日本動畫市場,成功已久的動畫IP依然占據著屏幕主流,而新的動畫形象尚不足以取代這些IP。以2014年為例,日本票房最高的三部動畫電影是《浪客劍心》、《名偵探柯南》、《哆啦A夢》,這三部都是誕生超過10年的老作品。這些成功已久的動畫IP不僅是觀眾的屏幕???,同時也是衍生品???。除了深度粉絲,普通粉絲并不會像購買快消品一樣購買這些動畫的衍生品。所以,推出新款衍生品并不意味著一定可以增加衍生品的整體銷量。更大的隱患來自日本動畫行業“以市場反應決定作品生死”的游戲邏輯。在日本,經常會出現這種情況:新推出的動畫原本預計播出12集,卻因為收視率過低而在8集甚至3集的時候就草草收場或宣布暫停項目。與中國不同,日本動畫并非一次性制作完成全部內容后交付渠道方發布,而是采用定期制作、定期連載的方法。這就讓收視率(或銷量)成為制作方最重要的參考系。這樣的游戲規則,已經讓日本這個動畫大國逐漸變為在動畫發布上非常謹慎的國家之一。根據日本動畫協會的統計,2013年日本動畫新作品數量相比2012年有所減少,相比中國動畫市場熱火朝天制作新IP的現狀,日本可謂保守。而唯市場論也讓日本動畫制作公司逐漸成為“市場追隨者”而不敢輕易發布顛覆性作品。宮崎駿和庵野秀明兩位日本動畫巨匠曾多次公開表示,日本動畫行業一味追求萌、腐、宅的氛圍終有一天會摧毀整個行業。其實,并非日本的動畫制作公司沒有理想,是現實的壓力讓他們不敢對市場隨便點頭。在日本,大部分動畫制作公司都是15人以下的小團隊,這些公司基本上處于賣一個作品才能有錢做下一個作品的狀態。而針對這些小制作公司的融資、貸款服務并不豐富,除非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制作人掌舵,否則這些小公司基本上不會有富余的經費來讓他們做一款沒有被市場驗證過的類型動畫。這也導致大部分日本動畫制作公司扎堆于幾大成熟類型,而對未驗證過的類型、題材不感興趣。隨之而來最大的風險是:觀眾終有一天會看膩了這些同質化作品,并逃離這個空洞的動畫市場。

《小蝌蚪找媽媽》《三個和尚》《阿凡提的故事》《葫蘆兄弟》賬面繁榮難掩日本動畫行業的危機,原本讓他們獨樹一幟的創造力,逐漸演變為一場為取悅觀眾而上演的IP空洞化游戲。隨著5月28日3D動畫電影《哆啦A夢:伴我同行》在中國內地公映,不少70后、80后掀起了一股懷舊潮。正如其他日本動漫作品一樣,《哆啦A夢》陪伴了他們的成長。在片中,這位胖胖的機器貓最終告別了主人回到未來,這也是這部作品被稱為“告別版”的原因。某種意義上,這也是日本動漫正告別昔日輝煌的一個象征??瓷先?,日本已經順利度過了一個動畫產業寒冬。在經歷了2008—2009年的低谷后,日本動畫產業開始了穩步增長,并于2013年達到了動畫市場產值的峰值20.07億美元,這比此前于2006年創下的歷史峰值高出了近1100萬美元。更好的消息來自海外市場,2013年日本動畫內容海外出口額超過1億美元,創下了歷史紀錄。一些樂觀的日本動畫從業者確信:冬天已然結束,另一個春天正在到來。但事實并非如此。值得注意的是,在2014年9月日本動畫協會統計上一年度動畫市場產值的時候,擴大了統計種類,首次將動畫歌曲演唱會、音樂劇及展示會帶來的收入納入了計算。造成這種變化的原因是,2006年之后,日本動畫行業圍繞IP資源開展的衍生品市場逐漸成為了真正給動畫制作公司帶來收益的產品項。以2013年為例,總產值20.07億美元中,動畫衍生品產值占總額的60%以上。衍生品市場的火熱直接導致在產品種類上的多元化探索,動畫歌曲演唱會和音樂劇已經從各個制作公司的“實驗項目”演變為了必備產品。但是這種將每個IP資源竭盡所能開發的衍生品模式已經開始遇到挑戰。日本專門研究動畫形象市場價值的公司Character Databank通過調查發現,2013年傳統大火動畫形象的衍生品銷量開始下滑,傳統的購買群體在購買頻率方面開始減少,反而是以前動畫制作公司衍生品的非目標人群增大了消費量。這與美國市場非常相似,迪士尼的常規衍生品銷量已經連續多年下滑。造成這一現象的重要原因是,在日本動畫市場,成功已久的動畫IP依然占據著屏幕主流,而新的動畫形象尚不足以取代這些IP。以2014年為例,日本票房最高的三部動畫電影是《浪客劍心》、《名偵探柯南》、《哆啦A夢》,這三部都是誕生超過10年的老作品。這些成功已久的動畫IP不僅是觀眾的屏幕???,同時也是衍生品???。除了深度粉絲,普通粉絲并不會像購買快消品一樣購買這些動畫的衍生品。所以,推出新款衍生品并不意味著一定可以增加衍生品的整體銷量。更大的隱患來自日本動畫行業“以市場反應決定作品生死”的游戲邏輯。在日本,經常會出現這種情況:新推出的動畫原本預計播出12集,卻因為收視率過低而在8集甚至3集的時候就草草收場或宣布暫停項目。與中國不同,日本動畫并非一次性制作完成全部內容后交付渠道方發布,而是采用定期制作、定期連載的方法。這就讓收視率(或銷量)成為制作方最重要的參考系。這樣的游戲規則,已經讓日本這個動畫大國逐漸變為在動畫發布上非常謹慎的國家之一。根據日本動畫協會的統計,2013年日本動畫新作品數量相比2012年有所減少,相比中國動畫市場熱火朝天制作新IP的現狀,日本可謂保守。而唯市場論也讓日本動畫制作公司逐漸成為“市場追隨者”而不敢輕易發布顛覆性作品。宮崎駿和庵野秀明兩位日本動畫巨匠曾多次公開表示,日本動畫行業一味追求萌、腐、宅的氛圍終有一天會摧毀整個行業。其實,并非日本的動畫制作公司沒有理想,是現實的壓力讓他們不敢對市場隨便點頭。在日本,大部分動畫制作公司都是15人以下的小團隊,這些公司基本上處于賣一個作品才能有錢做下一個作品的狀態。而針對這些小制作公司的融資、貸款服務并不豐富,除非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制作人掌舵,否則這些小公司基本上不會有富余的經費來讓他們做一款沒有被市場驗證過的類型動畫。這也導致大部分日本動畫制作公司扎堆于幾大成熟類型,而對未驗證過的類型、題材不感興趣。隨之而來最大的風險是:觀眾終有一天會看膩了這些同質化作品,并逃離這個空洞的動畫市場。

1209 0 0

中國動畫電影市場風生水起 “全年齡”化初現三種“招式”

●動畫片一定是“兒童節目”嗎?●動畫電影不斷刷新票房透露了怎樣的市場趨勢?●“熊出沒”“喜羊羊”系列為何票房后勁不足?●如何打造一部合格的“全年齡”動畫電影?10億元票房的“兒童節目”?過去的幾個月里,中國動畫電影市場可謂風生水起。先是去年7月上映的《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勇奪中國動畫電影票房榜首,不僅擊敗了占據榜首長達4年之久的《功夫熊貓2》,而且是9.56億對6.17億、超出50%的“完勝”。然而,中國動畫人“主場奪冠”的幸福還沒有持續多久,這一紀錄又被今年春節檔上映的《功夫熊貓3》刷新?!豆Ψ蛐茇?》尚未下線,迪士尼的口碑大作《瘋狂動物城》又掀起了一波觀影狂潮,以超過13億的成績登上中國動畫電影票房頂峰。在動畫電影這一細分市場,短期內現象級影片頻現,令市場振奮,令影迷開心,但也令一些不怎么關注動畫電影的觀眾摸不到頭腦:動畫片不是給小孩看的嗎?怎么一下就這么火了?沒錯,雖然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在動畫制作上有著相當嚴肅而優良的傳統——從當年“美術片”的稱呼上就能看出老一輩動畫人的嚴謹態度和藝術追求——但從“動畫片是給小孩看的”這一觀念的生成直至根深蒂固,至今也有二三十年的光景了。但如果親身去影院觀看過最近幾部現象級動畫電影,一定會注意到成年人正逐漸成為觀影的主體,這光景已與“喜羊羊”“熊出沒”等動畫電影上映時滿座小朋友帶家長“一拖二”的情況大不相同,一部部優秀的動畫作品,正不斷將成年人帶入動畫電影的世界。的確,動畫作為一種藝術表現手段,并不必然與“低齡化”掛鉤,雖然其在表現兒童幻想題材上有先天優勢,但這并不應成為動畫藝術反遭局限的“原罪”。在美國,迪士尼、皮克斯、夢工廠等動畫大廠主攻方向始終是面向由少至老“全年齡”段的“合家歡”動畫電影;在日本,更是常有僅面對成人觀眾、艱深晦澀的藝術動畫??梢哉f,沒有哪個動畫強國是靠“低齡化”作品立身的,成年觀眾對動畫電影的接受和消費是衡量一個國家動畫產業發展水平的重要指標。成年觀眾消費能力更強,口碑宣傳能力更強,這使得真正能為成年人所接納的“全年齡”動畫電影與“低齡化”動畫電影相比,在票房潛力上存在決定性的差距?;仡?015年動畫電影排行榜,明顯呈現出“一超多強”的趨勢,“一超”即《西游記之大圣歸來》10億級,“多強”則是進口動畫電影《哆啦A夢:伴我同行》《超能特工隊》《小黃人大眼萌》,依托于強勢IP和精良制作,同樣吸引了不少成年人票房,達到5億元左右的成績。而再往下,除了國產動畫電影《熊出沒之雪嶺雄風》一部拿到近3億票房之外,余下的都在1億元檔。整個榜單再加上今年初的兩部10億級動畫電影,構成斷層鮮明的幾大梯隊,從10億級“跳空”至5億再到1億,差距之大令人咋舌,而排在前面遙遙領先的10億級、5億級電影,全部都是影迷公認的、面向“全年齡”觀眾的動畫電影,“全年齡”化帶來的強大票房號召力可見一斑。 “全年齡”化初現三種“招式”如何成功打造一部合格的“全年齡”動畫電影?我們從現有的三部10億級作品中可以看到一些端倪?!段饔斡浿笫w來》用“西游記”的情懷吸引了許多70后80后90后的成年觀眾,當然制作團隊以誠意打造出足以承擔這份沉甸甸“情懷”的優秀作品,同樣功不可沒;《功夫熊貓3》則有強大的IP背書,加上成熟而強勢的市場宣傳,接棒票房冠軍實屬業界意料之中。而《瘋狂動物城》則是在一無情懷保底、二無IP借力的情況下,靠迪士尼在“全年齡”動畫領域“百年老店”的技術與經驗積累,完成了從首映2000萬元票房到單日1.8億元票房的口碑“逆襲”。在這部作品中,小朋友可以看到可愛的動物、精美的場景、簡單易懂又不乏曲折的故事。而成年觀眾則可以在各自愛好的領域各得其樂:有人津津樂道于狐貍和兔子的愛情,有人忙于考證各種動物的原型和習性,有人欣喜地在片中發現對影史經典的致敬,有人按照“動物城”嚴謹的設定“腦洞大開”二次創作,更有人從影片中看出對美國種族問題和社會現狀的隱喻……“全年齡”動畫重要的一點,就是能讓不同年齡和知識層面的觀眾,都能從影像文本的不同層面獲得樂趣,而且每一種樂趣都經得起推敲,獨立、自洽而互不沖突。從這三部影片,可以初步總結出“全年齡”動畫電影的三種不同“招式”:其一,是在題材上打“情懷”牌將成人觀眾吸引過來,再用過硬的制作留下口碑;其二,是借助強勢IP,將動畫電影“話題化”“大片化”,從而吸引成人觀眾以“看大片”的心態走進影院;其三,則是在影片本身創作時,充分兼顧不同年齡層次觀眾的需求。三種“招式”可單獨用,也可以合用,像“大圣”雖然得益于民眾的“孫悟空情結”,但其令人眼前一亮的制作水準和“尋找自我”的好萊塢式母題無疑都是對成年觀眾的“加分項”;又如《功夫熊貓3》雖然占盡IP先機,但其頂級的特效、流暢的打斗依舊是“老少通吃”的關鍵。相比較而言,“情懷”因素與強勢IP有些“可遇不可求”,修煉好影片的“內功”,讓男女老少真正能夠各得其樂,才是動畫電影面向“全年齡”觀眾的正道。征服更多更挑剔的觀眾想要做大做強,必須面向“全年齡”觀眾,但并不等于只要面向“全年齡”觀眾就一定能獲得成功。較之兒童觀眾,成年觀眾更敏銳也更挑剔,一些在兒童動畫中“無傷大雅”的問題,到了成人觀眾那里可能就會成為對影片“一票否決”的硬傷。同時,如何讓兒童的觀影邏輯和成人的興趣所在于同一部影片中并行不悖,讓兒童能看懂、成人不無聊,讓不同認知能力和知識結構的人都能找到樂趣,是最核心的問題。比如2015年上映,被譽為皮克斯“最好的一部作品”的《頭腦特工隊》,在北美票房口碑雙得意、國內叫好聲一片的大背景下,最終國內票房卻以不足億元的成績慘淡收場,其基于心理學的精妙設定,反而成為許多國內觀眾觀影的高門檻。較之“功夫熊貓”系列或《瘋狂動物城》,缺乏更加直觀的大場面視覺沖擊和更加輕松易懂的觀影樂趣,過于依賴成人化、學術化的影片內核,使其在“全年齡”動畫市場尚未成熟的中國,患上了“水土不服”。而今年年初上映、試圖借“大圣歸來”東風打造又一“國產奇跡”的《小門神》,雖然整體水準不低,但在故事框架的關鍵性節點中嵌入了太多諸如“下崗”之類的現實元素,使得兒童觀眾無法順暢理解哪怕最淺層的故事敘事,成人觀眾又覺得故事深度不夠“解渴”,甚至有不少網友直言其“邏輯混亂”“故事有硬傷”“不夠兒童也不夠成人”,最終票房也折戟沉沙。由此可見,做“全年齡”動畫電影,個中的“度”尤其重要。從市場認可度最高的兒童動畫電影出發,像《頭腦特工隊》這樣“走得太遠”的不行,像《小門神》這樣“走得偏了”的也不行。“全年齡”動畫并不是一味“深挖”或者給兒童動畫“加作料”那么簡單,在當前的中國電影市場中尤其如此。2015年,國內動畫電影總票房達到約45億元,較之2014年的30億元上升約50%。單從這個數據來看,動畫電影市場在中國電影總體發展的背景下并不突出,但對比2014年動畫電影票房前三名《馴龍高手2》4億元、《神偷奶爸2》《冰雪奇緣》3億元的成績,近年來“全年齡”動畫電影的票房“上限”則是被極大地提高了,《西游記之大圣歸來》票房堪比2014年動畫電影前三名之總和,這個數字甚至幾可躋身2014年電影總票房前三名,吸金能力比肩真人超級大片。再看2016年開年以來,《功夫熊貓3》《瘋狂動物城》兩部作品已經席卷票房20億元,達到2015年全年動畫電影票房的近一半。優秀作品的號召力更強,也意味著劣質作品的生存空間會更小。強者愈強,弱者愈弱,生存還是死亡,這是擺在中國動畫人面前的“哈姆雷特之問”。作為近年國產兒童動畫電影的代表, “熊出沒”系列票房連續兩年穩定在3億元以內,而“喜羊羊”系列則未能進入動畫電影“億元俱樂部”,顯示出發展后勁不足;而“全年齡”動畫電影憑借強大的市場號召力,已經隱隱然成為影視界新的“風口”和破解動畫電影市場“哈姆雷特之問”的關鍵。市場已經準備就緒,中國動畫人應整裝待發,必要的裝備無外乎勇氣、耐心、謙虛、創造力,以及面對更廣大觀眾的誠意——這一點最重要。

●動畫片一定是“兒童節目”嗎?●動畫電影不斷刷新票房透露了怎樣的市場趨勢?●“熊出沒”“喜羊羊”系列為何票房后勁不足?●如何打造一部合格的“全年齡”動畫電影?10億元票房的“兒童節目”?過去的幾個月里,中國動畫電影市場可謂風生水起。先是去年7月上映的《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勇奪中國動畫電影票房榜首,不僅擊敗了占據榜首長達4年之久的《功夫熊貓2》,而且是9.56億對6.17億、超出50%的“完勝”。然而,中國動畫人“主場奪冠”的幸福還沒有持續多久,這一紀錄又被今年春節檔上映的《功夫熊貓3》刷新?!豆Ψ蛐茇?》尚未下線,迪士尼的口碑大作《瘋狂動物城》又掀起了一波觀影狂潮,以超過13億的成績登上中國動畫電影票房頂峰。在動畫電影這一細分市場,短期內現象級影片頻現,令市場振奮,令影迷開心,但也令一些不怎么關注動畫電影的觀眾摸不到頭腦:動畫片不是給小孩看的嗎?怎么一下就這么火了?沒錯,雖然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在動畫制作上有著相當嚴肅而優良的傳統——從當年“美術片”的稱呼上就能看出老一輩動畫人的嚴謹態度和藝術追求——但從“動畫片是給小孩看的”這一觀念的生成直至根深蒂固,至今也有二三十年的光景了。但如果親身去影院觀看過最近幾部現象級動畫電影,一定會注意到成年人正逐漸成為觀影的主體,這光景已與“喜羊羊”“熊出沒”等動畫電影上映時滿座小朋友帶家長“一拖二”的情況大不相同,一部部優秀的動畫作品,正不斷將成年人帶入動畫電影的世界。的確,動畫作為一種藝術表現手段,并不必然與“低齡化”掛鉤,雖然其在表現兒童幻想題材上有先天優勢,但這并不應成為動畫藝術反遭局限的“原罪”。在美國,迪士尼、皮克斯、夢工廠等動畫大廠主攻方向始終是面向由少至老“全年齡”段的“合家歡”動畫電影;在日本,更是常有僅面對成人觀眾、艱深晦澀的藝術動畫??梢哉f,沒有哪個動畫強國是靠“低齡化”作品立身的,成年觀眾對動畫電影的接受和消費是衡量一個國家動畫產業發展水平的重要指標。成年觀眾消費能力更強,口碑宣傳能力更強,這使得真正能為成年人所接納的“全年齡”動畫電影與“低齡化”動畫電影相比,在票房潛力上存在決定性的差距?;仡?015年動畫電影排行榜,明顯呈現出“一超多強”的趨勢,“一超”即《西游記之大圣歸來》10億級,“多強”則是進口動畫電影《哆啦A夢:伴我同行》《超能特工隊》《小黃人大眼萌》,依托于強勢IP和精良制作,同樣吸引了不少成年人票房,達到5億元左右的成績。而再往下,除了國產動畫電影《熊出沒之雪嶺雄風》一部拿到近3億票房之外,余下的都在1億元檔。整個榜單再加上今年初的兩部10億級動畫電影,構成斷層鮮明的幾大梯隊,從10億級“跳空”至5億再到1億,差距之大令人咋舌,而排在前面遙遙領先的10億級、5億級電影,全部都是影迷公認的、面向“全年齡”觀眾的動畫電影,“全年齡”化帶來的強大票房號召力可見一斑。 “全年齡”化初現三種“招式”如何成功打造一部合格的“全年齡”動畫電影?我們從現有的三部10億級作品中可以看到一些端倪?!段饔斡浿笫w來》用“西游記”的情懷吸引了許多70后80后90后的成年觀眾,當然制作團隊以誠意打造出足以承擔這份沉甸甸“情懷”的優秀作品,同樣功不可沒;《功夫熊貓3》則有強大的IP背書,加上成熟而強勢的市場宣傳,接棒票房冠軍實屬業界意料之中。而《瘋狂動物城》則是在一無情懷保底、二無IP借力的情況下,靠迪士尼在“全年齡”動畫領域“百年老店”的技術與經驗積累,完成了從首映2000萬元票房到單日1.8億元票房的口碑“逆襲”。在這部作品中,小朋友可以看到可愛的動物、精美的場景、簡單易懂又不乏曲折的故事。而成年觀眾則可以在各自愛好的領域各得其樂:有人津津樂道于狐貍和兔子的愛情,有人忙于考證各種動物的原型和習性,有人欣喜地在片中發現對影史經典的致敬,有人按照“動物城”嚴謹的設定“腦洞大開”二次創作,更有人從影片中看出對美國種族問題和社會現狀的隱喻……“全年齡”動畫重要的一點,就是能讓不同年齡和知識層面的觀眾,都能從影像文本的不同層面獲得樂趣,而且每一種樂趣都經得起推敲,獨立、自洽而互不沖突。從這三部影片,可以初步總結出“全年齡”動畫電影的三種不同“招式”:其一,是在題材上打“情懷”牌將成人觀眾吸引過來,再用過硬的制作留下口碑;其二,是借助強勢IP,將動畫電影“話題化”“大片化”,從而吸引成人觀眾以“看大片”的心態走進影院;其三,則是在影片本身創作時,充分兼顧不同年齡層次觀眾的需求。三種“招式”可單獨用,也可以合用,像“大圣”雖然得益于民眾的“孫悟空情結”,但其令人眼前一亮的制作水準和“尋找自我”的好萊塢式母題無疑都是對成年觀眾的“加分項”;又如《功夫熊貓3》雖然占盡IP先機,但其頂級的特效、流暢的打斗依舊是“老少通吃”的關鍵。相比較而言,“情懷”因素與強勢IP有些“可遇不可求”,修煉好影片的“內功”,讓男女老少真正能夠各得其樂,才是動畫電影面向“全年齡”觀眾的正道。征服更多更挑剔的觀眾想要做大做強,必須面向“全年齡”觀眾,但并不等于只要面向“全年齡”觀眾就一定能獲得成功。較之兒童觀眾,成年觀眾更敏銳也更挑剔,一些在兒童動畫中“無傷大雅”的問題,到了成人觀眾那里可能就會成為對影片“一票否決”的硬傷。同時,如何讓兒童的觀影邏輯和成人的興趣所在于同一部影片中并行不悖,讓兒童能看懂、成人不無聊,讓不同認知能力和知識結構的人都能找到樂趣,是最核心的問題。比如2015年上映,被譽為皮克斯“最好的一部作品”的《頭腦特工隊》,在北美票房口碑雙得意、國內叫好聲一片的大背景下,最終國內票房卻以不足億元的成績慘淡收場,其基于心理學的精妙設定,反而成為許多國內觀眾觀影的高門檻。較之“功夫熊貓”系列或《瘋狂動物城》,缺乏更加直觀的大場面視覺沖擊和更加輕松易懂的觀影樂趣,過于依賴成人化、學術化的影片內核,使其在“全年齡”動畫市場尚未成熟的中國,患上了“水土不服”。而今年年初上映、試圖借“大圣歸來”東風打造又一“國產奇跡”的《小門神》,雖然整體水準不低,但在故事框架的關鍵性節點中嵌入了太多諸如“下崗”之類的現實元素,使得兒童觀眾無法順暢理解哪怕最淺層的故事敘事,成人觀眾又覺得故事深度不夠“解渴”,甚至有不少網友直言其“邏輯混亂”“故事有硬傷”“不夠兒童也不夠成人”,最終票房也折戟沉沙。由此可見,做“全年齡”動畫電影,個中的“度”尤其重要。從市場認可度最高的兒童動畫電影出發,像《頭腦特工隊》這樣“走得太遠”的不行,像《小門神》這樣“走得偏了”的也不行。“全年齡”動畫并不是一味“深挖”或者給兒童動畫“加作料”那么簡單,在當前的中國電影市場中尤其如此。2015年,國內動畫電影總票房達到約45億元,較之2014年的30億元上升約50%。單從這個數據來看,動畫電影市場在中國電影總體發展的背景下并不突出,但對比2014年動畫電影票房前三名《馴龍高手2》4億元、《神偷奶爸2》《冰雪奇緣》3億元的成績,近年來“全年齡”動畫電影的票房“上限”則是被極大地提高了,《西游記之大圣歸來》票房堪比2014年動畫電影前三名之總和,這個數字甚至幾可躋身2014年電影總票房前三名,吸金能力比肩真人超級大片。再看2016年開年以來,《功夫熊貓3》《瘋狂動物城》兩部作品已經席卷票房20億元,達到2015年全年動畫電影票房的近一半。優秀作品的號召力更強,也意味著劣質作品的生存空間會更小。強者愈強,弱者愈弱,生存還是死亡,這是擺在中國動畫人面前的“哈姆雷特之問”。作為近年國產兒童動畫電影的代表, “熊出沒”系列票房連續兩年穩定在3億元以內,而“喜羊羊”系列則未能進入動畫電影“億元俱樂部”,顯示出發展后勁不足;而“全年齡”動畫電影憑借強大的市場號召力,已經隱隱然成為影視界新的“風口”和破解動畫電影市場“哈姆雷特之問”的關鍵。市場已經準備就緒,中國動畫人應整裝待發,必要的裝備無外乎勇氣、耐心、謙虛、創造力,以及面對更廣大觀眾的誠意——這一點最重要。

925 0 0

[西游記之大圣歸來]下線 上映62天票房達9.56億

《大圣歸來》吸金氣勢恢宏今年暑期檔,《西游記之大圣歸來》(以下簡稱《大圣歸來》)頻頻刷新內地的動畫電影票房紀錄,使得人們對于國產動畫片的印象得以改觀。9月9日,該片正式下檔,上映62天勁收9.56億票房?;仡?2天吸金路 先抑后揚打破動畫片票房紀錄《大圣歸來》的票房走勢對于國產片而言絕對是一部勵志教科書。7月10日開畫首日的票房為1780萬,排片量還不到10%,看似慘淡的局面沒有持續多久就迎來了爆發,7月13日周一,排片量翻倍、接近20%,單日票房達到3900萬,將同期的兩部青春片《小時代4:靈魂盡頭》和《梔子花開》打敗,成功登上單日票房冠軍寶座。兩天后,《大圣歸來》的單日票房達到頂峰,約為6530萬,也將內地動畫片單日票房紀錄帶上了一個新高度。7月16日,《大圣歸來》上映7天,票房破3億,成為內地最賣座的動畫片。這一天,《捉妖記》上映,第二天,《煎餅俠》開畫,在這樣兩部吸金實力強勁的電影面前,《大圣歸來》依舊堅挺,周末的單日票房還能超過6000萬,并逐漸開始形成三巨頭統治影市的局面。隨后,《大圣歸來》的票房陸續超過《超能陸戰隊》、《哆啦A夢:伴我同行》等進口片動畫片,終于在7月25日下午超過了6.17億的《功夫熊貓2》,成為內地影史上票房最高的動畫電影。而7月末開畫的幾部新片也都沒能對《大圣歸來》形成威脅,《王朝的女人·楊貴妃》等片首周末過后就退出了票房榜前三名,暑期檔三巨頭威力依舊,《大圣歸來》也重回單日票房榜第三名。該片上映至第六周時,依舊能夠在周票房榜上位居第四,甚至超過了《煎餅俠》,可見后勁十足?!洞笫w來》也創造了一個新名字叫“自來水”“自來水”推動票房上漲 9.56億收官居華語片第七獲得如此高的票房自然與良好的口碑離不開,“自來水”一詞大規模出現在電影類新聞中就是因為該片。上映前,已經有不少業內人士對于影片的質量予以認可,開畫三天后,由于負面評價少之又少,排片也不高,無數影迷便開始自發在社交平臺上為該片吶喊助威,超高的上座率也迫使影院經理們看清了形勢、開始增加場次,這才使得票房數字一路猛增。一般情況下,電影上映日期都是一個月,《大圣歸來》本應在8月9日下檔,但是票房與口碑雙豐收后,該片的密鑰到期之日便延后了一個月。9月9日,電影正式收官,最終票房為9.56億,位居華語片影史第七名。

《大圣歸來》吸金氣勢恢宏今年暑期檔,《西游記之大圣歸來》(以下簡稱《大圣歸來》)頻頻刷新內地的動畫電影票房紀錄,使得人們對于國產動畫片的印象得以改觀。9月9日,該片正式下檔,上映62天勁收9.56億票房?;仡?2天吸金路 先抑后揚打破動畫片票房紀錄《大圣歸來》的票房走勢對于國產片而言絕對是一部勵志教科書。7月10日開畫首日的票房為1780萬,排片量還不到10%,看似慘淡的局面沒有持續多久就迎來了爆發,7月13日周一,排片量翻倍、接近20%,單日票房達到3900萬,將同期的兩部青春片《小時代4:靈魂盡頭》和《梔子花開》打敗,成功登上單日票房冠軍寶座。兩天后,《大圣歸來》的單日票房達到頂峰,約為6530萬,也將內地動畫片單日票房紀錄帶上了一個新高度。7月16日,《大圣歸來》上映7天,票房破3億,成為內地最賣座的動畫片。這一天,《捉妖記》上映,第二天,《煎餅俠》開畫,在這樣兩部吸金實力強勁的電影面前,《大圣歸來》依舊堅挺,周末的單日票房還能超過6000萬,并逐漸開始形成三巨頭統治影市的局面。隨后,《大圣歸來》的票房陸續超過《超能陸戰隊》、《哆啦A夢:伴我同行》等進口片動畫片,終于在7月25日下午超過了6.17億的《功夫熊貓2》,成為內地影史上票房最高的動畫電影。而7月末開畫的幾部新片也都沒能對《大圣歸來》形成威脅,《王朝的女人·楊貴妃》等片首周末過后就退出了票房榜前三名,暑期檔三巨頭威力依舊,《大圣歸來》也重回單日票房榜第三名。該片上映至第六周時,依舊能夠在周票房榜上位居第四,甚至超過了《煎餅俠》,可見后勁十足?!洞笫w來》也創造了一個新名字叫“自來水”“自來水”推動票房上漲 9.56億收官居華語片第七獲得如此高的票房自然與良好的口碑離不開,“自來水”一詞大規模出現在電影類新聞中就是因為該片。上映前,已經有不少業內人士對于影片的質量予以認可,開畫三天后,由于負面評價少之又少,排片也不高,無數影迷便開始自發在社交平臺上為該片吶喊助威,超高的上座率也迫使影院經理們看清了形勢、開始增加場次,這才使得票房數字一路猛增。一般情況下,電影上映日期都是一個月,《大圣歸來》本應在8月9日下檔,但是票房與口碑雙豐收后,該片的密鑰到期之日便延后了一個月。9月9日,電影正式收官,最終票房為9.56億,位居華語片影史第七名。

976 0 0
合作伙伴
江苏快3走势图基本图0 甘肃快3购彩小贴士 福建快三跨度走势图 河南22选5开奖数据 河南快3开奖结果直播 澳洲幸运5开奖体育彩在哪里 易资配 吉林11选5走势图表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号 江苏快3在线观看 场外配资的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