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王》連載23年官方賀圖 薩博登場再掀波瀾?

2020
07/22
15:28

動漫星空

國漫號
分享
數據
1416
1
0

動漫星空

國漫號
2020
/
07/22
15:28
1416
1
0

7月22日是日本官方確定的“海賊王之日”,1997年的7月22日,《海賊王》漫畫在周刊少年JUMP上開始連載,至今已經連載了23年。官方在今天公開了賀圖和一些活動企劃圖,在賀圖中還出現了薩博身穿和服的身影,不知道這次薩博登場是不是官方有意為之。

中國動漫產業網

除了《海賊王》連載23周年賀圖,官方還公開了一系列的活動圖,其中還有角色的頭像圖和以及和之國動畫篇的新視覺圖等等,內容非常豐富。

中國動漫產業網

中國動漫產業網
角色頭像圖

中國動漫產業網

中國動漫產業網
和之國篇動畫新視覺圖

中國動漫產業網 圖像 小部件
免責聲明:中國動漫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同類推薦

是重提動漫“中國學派”的時候了

開幕一個月來,在廣東美術館舉辦的“世界動漫的中國學派——中外動漫藝術大展”已迎來觀眾近10萬人次,并舉辦了5場研討會,引起動漫行業的思考和社會民眾的關注。為什么要重提中國學派在上世紀60年代至80年代,中國動漫不僅在國際上得到了廣泛關注,還曾經憑借水墨、剪紙、人偶等動畫形式獲得了“中國學派”的稱號。而今時今日,“中國學派”一說多在回顧動畫歷史時順帶提到,鮮有專門討論者。為何要在中國動漫產業發展超過10年之時,重提中國學派?在該展策展人之一、廣東省動漫藝術家協會主席金城看來,重提中國學派,是中國動漫人夢回黃金年代的小小任性,也是對中國動漫未來發展的展望和雄心。“中國學派是歷史的產物,是計劃經濟的產物。”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副廠長朱毓平說,當時做動畫片是一個“國家任務”,藝術家是把動畫片當藝術品而不是當商品在做,做出來后在電影院放加場,不單獨賣票。“重提中國學派(或者叫‘中國精神’),做世界級的動漫藝術原稿展覽,是在思考動漫作為藝術的原創性和重要性。”中國美協動漫藝委會主任、北京電影學院副院長孫立軍希望展覽像一個發令槍,能重新喚起創作人的獨立思考精神。他認為中國學派最大的特點是假定性,凡是具有中國鮮明特色的無一不是國畫中的“此處無聲勝有聲”,這和西方迪士尼和日本動畫的表演有本質不同。“我們要思考的是,如何讓觀眾認識到中國的‘饅頭’和美國、日本的‘蛋糕’一樣好吃。”就此次參展作品來看,包括連環畫、漫畫手稿,動畫美術原稿、視頻等,數量超過600幅。手稿類展品包括著名畫家豐子愷各時期代表作品,萬籟鳴、賀友直的經典名作以及蔡志忠、王澤、敖幼祥、馬榮成等港臺漫畫家的成名之作。國外作品有《丁丁·藍蓮花》、《藍精靈》、《蝙蝠俠》、《蜘蛛俠》等。動畫美術原稿及分鏡手稿包括水墨動畫《山水情》動畫視頻及31幅水墨手稿,日系經典作品《海賊王》、《哆啦A夢》、《鐵臂阿童木》等的賽璐珞片,以及首次在中國大陸亮相的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動畫分鏡原稿數十幅。“展品非常棒,一改以前我們對動漫的了解以及收藏的方式,原稿的收藏未來應該可以成為中國很重要的一個收藏項目。”廣州美術學院副教授葉正華說,“我們現在習慣將產業與藝術分開來談,講產業的不講藝術。我認為,把中國動漫學派引進來,動漫作品才可以有更豐富的多樣性和新的生命感。”動畫是團隊的產物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原廠長常光希的“啟蒙動畫”創作于1962年,是當時上海電影??茖W校動畫系畢業同學的集體作品,叫《沒頭腦和不高興》。“我非常有幸能夠置身于中國學派那樣的寶貴時期。”他認為,動畫片不是一個人的創作,而是一種集體創作,一個有戰斗力的集體才能將動畫片的威力發揮出來,因此,年輕的創作者要建立一種團隊精神。朱毓平回憶起1979年上映的《哪吒鬧?!?。“攝制組氛圍很好,對每一個鏡頭大家都會一起探討,看樣片都是在放映機上面,整個攝制組一起看。如果哪個動作設計畫得不好,導演就會當場批評,雖然原畫師會因此感到壓力很大,但對每個人都是一個學習機會。”除了同行業間人與人的合作,當下還特別強調行業與行業之間的合作,即常提到的“跨界”。臺灣漫畫家阿推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參與臺灣漫畫的編輯工作,他說,編輯工作讓他學到了很多,比如“串聯”起來做合作,和唱片界熟悉的話,就將漫畫和唱片結合,還可以跟文學界的朋友們一起編故事。“當時很開心,各行各業都提出他們不同的想法,然后大家交流。”對于這個展覽,阿推認為“非常有前瞻性”,“作品和展覽的結構都非常精彩,有概念、有原稿和手稿,讓觀眾可以感受到創作者在創作時的熱血氣氛,甚至感受到一種筆觸感。”阿推說。美術館早應關注動漫“美術館早就應該關注動漫這個領域,策劃好的動漫展覽,吸引年輕的動漫愛好者來美術館學習,培養潛在的、后續的觀眾。這是美術館未來發展的一個重要方向。”廣東省當代美術院副院長、廣東美術館原副館長蔣悅認為,“世界動漫的中國學派——中外動漫藝術大展”是廣東美術館開館以來最有意思的動漫展,從規模、構思到策展思路,都很完整,是有學術價值的展覽。“我希望這個展覽具有標本意義,能讓大家看到中國動漫在世界版圖的學術地位,能夠助力我們在動漫藝術之路的摸索。因此,我們刻意強化了美術在動漫發展中的作用,營造出輕松的氛圍,以期觀者在不經意間發現我們的用心與態度,側重思考、探討動漫作為藝術,而不僅僅是產業,應該以什么形態出現?”金城表示。確實,與其他動漫展相比,該展不僅在舉辦地點上另行一路,也格外突出了藝術原創的特點,通過展示原作精品彰顯中國動漫藝術的學術品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通過不同的互動活動讓觀眾特別是熱愛動漫的青少年了解到動漫作品的創作過程。“這是一種方向性的引導,對于培養未來的動漫人才具有重要的意義。”深圳大學傳播學院廣告系教授田少煦認為。他自問:我國動漫立足于世界動漫藝術之林靠的是什么?是精良的制作還是大筆資金投入?或是其他?“本次大展做出的回答是——靠中國學派的‘中國精神’。”“我們常常大談動漫產業,卻很少理直氣壯地討論動漫藝術。” 田少煦認為,動漫的產業力量必須建立在動漫藝術的堅實基礎之上,“可以說,沒有動漫藝術的根基,沒有動漫藝術家的精心創作,動漫產業只能是空中樓閣。”

開幕一個月來,在廣東美術館舉辦的“世界動漫的中國學派——中外動漫藝術大展”已迎來觀眾近10萬人次,并舉辦了5場研討會,引起動漫行業的思考和社會民眾的關注。為什么要重提中國學派在上世紀60年代至80年代,中國動漫不僅在國際上得到了廣泛關注,還曾經憑借水墨、剪紙、人偶等動畫形式獲得了“中國學派”的稱號。而今時今日,“中國學派”一說多在回顧動畫歷史時順帶提到,鮮有專門討論者。為何要在中國動漫產業發展超過10年之時,重提中國學派?在該展策展人之一、廣東省動漫藝術家協會主席金城看來,重提中國學派,是中國動漫人夢回黃金年代的小小任性,也是對中國動漫未來發展的展望和雄心。“中國學派是歷史的產物,是計劃經濟的產物。”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副廠長朱毓平說,當時做動畫片是一個“國家任務”,藝術家是把動畫片當藝術品而不是當商品在做,做出來后在電影院放加場,不單獨賣票。“重提中國學派(或者叫‘中國精神’),做世界級的動漫藝術原稿展覽,是在思考動漫作為藝術的原創性和重要性。”中國美協動漫藝委會主任、北京電影學院副院長孫立軍希望展覽像一個發令槍,能重新喚起創作人的獨立思考精神。他認為中國學派最大的特點是假定性,凡是具有中國鮮明特色的無一不是國畫中的“此處無聲勝有聲”,這和西方迪士尼和日本動畫的表演有本質不同。“我們要思考的是,如何讓觀眾認識到中國的‘饅頭’和美國、日本的‘蛋糕’一樣好吃。”就此次參展作品來看,包括連環畫、漫畫手稿,動畫美術原稿、視頻等,數量超過600幅。手稿類展品包括著名畫家豐子愷各時期代表作品,萬籟鳴、賀友直的經典名作以及蔡志忠、王澤、敖幼祥、馬榮成等港臺漫畫家的成名之作。國外作品有《丁丁·藍蓮花》、《藍精靈》、《蝙蝠俠》、《蜘蛛俠》等。動畫美術原稿及分鏡手稿包括水墨動畫《山水情》動畫視頻及31幅水墨手稿,日系經典作品《海賊王》、《哆啦A夢》、《鐵臂阿童木》等的賽璐珞片,以及首次在中國大陸亮相的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動畫分鏡原稿數十幅。“展品非常棒,一改以前我們對動漫的了解以及收藏的方式,原稿的收藏未來應該可以成為中國很重要的一個收藏項目。”廣州美術學院副教授葉正華說,“我們現在習慣將產業與藝術分開來談,講產業的不講藝術。我認為,把中國動漫學派引進來,動漫作品才可以有更豐富的多樣性和新的生命感。”動畫是團隊的產物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原廠長常光希的“啟蒙動畫”創作于1962年,是當時上海電影??茖W校動畫系畢業同學的集體作品,叫《沒頭腦和不高興》。“我非常有幸能夠置身于中國學派那樣的寶貴時期。”他認為,動畫片不是一個人的創作,而是一種集體創作,一個有戰斗力的集體才能將動畫片的威力發揮出來,因此,年輕的創作者要建立一種團隊精神。朱毓平回憶起1979年上映的《哪吒鬧?!?。“攝制組氛圍很好,對每一個鏡頭大家都會一起探討,看樣片都是在放映機上面,整個攝制組一起看。如果哪個動作設計畫得不好,導演就會當場批評,雖然原畫師會因此感到壓力很大,但對每個人都是一個學習機會。”除了同行業間人與人的合作,當下還特別強調行業與行業之間的合作,即常提到的“跨界”。臺灣漫畫家阿推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參與臺灣漫畫的編輯工作,他說,編輯工作讓他學到了很多,比如“串聯”起來做合作,和唱片界熟悉的話,就將漫畫和唱片結合,還可以跟文學界的朋友們一起編故事。“當時很開心,各行各業都提出他們不同的想法,然后大家交流。”對于這個展覽,阿推認為“非常有前瞻性”,“作品和展覽的結構都非常精彩,有概念、有原稿和手稿,讓觀眾可以感受到創作者在創作時的熱血氣氛,甚至感受到一種筆觸感。”阿推說。美術館早應關注動漫“美術館早就應該關注動漫這個領域,策劃好的動漫展覽,吸引年輕的動漫愛好者來美術館學習,培養潛在的、后續的觀眾。這是美術館未來發展的一個重要方向。”廣東省當代美術院副院長、廣東美術館原副館長蔣悅認為,“世界動漫的中國學派——中外動漫藝術大展”是廣東美術館開館以來最有意思的動漫展,從規模、構思到策展思路,都很完整,是有學術價值的展覽。“我希望這個展覽具有標本意義,能讓大家看到中國動漫在世界版圖的學術地位,能夠助力我們在動漫藝術之路的摸索。因此,我們刻意強化了美術在動漫發展中的作用,營造出輕松的氛圍,以期觀者在不經意間發現我們的用心與態度,側重思考、探討動漫作為藝術,而不僅僅是產業,應該以什么形態出現?”金城表示。確實,與其他動漫展相比,該展不僅在舉辦地點上另行一路,也格外突出了藝術原創的特點,通過展示原作精品彰顯中國動漫藝術的學術品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通過不同的互動活動讓觀眾特別是熱愛動漫的青少年了解到動漫作品的創作過程。“這是一種方向性的引導,對于培養未來的動漫人才具有重要的意義。”深圳大學傳播學院廣告系教授田少煦認為。他自問:我國動漫立足于世界動漫藝術之林靠的是什么?是精良的制作還是大筆資金投入?或是其他?“本次大展做出的回答是——靠中國學派的‘中國精神’。”“我們常常大談動漫產業,卻很少理直氣壯地討論動漫藝術。” 田少煦認為,動漫的產業力量必須建立在動漫藝術的堅實基礎之上,“可以說,沒有動漫藝術的根基,沒有動漫藝術家的精心創作,動漫產業只能是空中樓閣。”

1159 0 0

“葫蘆娃”真人版 毀童年?

王祖藍被調侃是真人版《葫蘆娃》最佳候選演員1986年誕生的《葫蘆兄弟》和《葫蘆小金剛》系列,一直是80后、90后觀眾心目中的經典之作。2008年,《葫蘆兄弟》經過再次剪輯,以電影版的身份登上大銀幕,再次引發觀眾追捧。然而,不久前在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公布的即將啟動的電影合作項目中,真人電影版本的《葫蘆兄弟》赫然在列。這一次,再度成為焦點的“葫蘆娃”遭到了強烈質疑,無數網友大呼“這種改編毀童年”?,F象國產真人動畫電影賣座2012年8月,《喜羊羊與灰太狼》真人動畫電影《我愛灰太狼》在國內公映,盡管與《聽風者》、《消失的子彈》等國產大片同期,但首日還是拿下了1200萬票房,最終總票房超過7000萬,一鳴驚人。2013年1月31日,另一部真人動畫電影《巴啦啦小魔仙》與好萊塢大片《云圖》同日上映,總票房也超過了5000萬。似乎在一夜之間,真人動畫電影就在中國火了起來,真人版《葫蘆兄弟》的到來也就不足為奇。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廠長、《葫蘆兄弟》項目負責人錢建平昨天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隨著數字技術的發展,以后真人跟動畫之間的界限可能越來越模糊:“不少動畫片都有很強大的觀眾基礎,人物角色也很有潛力,數字技術可以打破動畫的界限,幫助它們走向真人。”回應重視網友意見 絕不粗制濫造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 3月6日宣布要翻拍真人版《葫蘆兄弟》后,頓時成為網絡的熱議話題,這大大出乎了錢建平的預料,他沒想到會有這么多人對這個題材感興趣。很多網友擔心真人版拍不好,會“毀童年”。錢建平對此表示:“這說明《葫蘆兄弟》讓他們印象很深,他們非常珍愛這個片子。網上熱議的話題,我已經讓我們的策劃部門盡可能多地收集起來,就當是民意調查了,非常好的事情。”錢建平告訴記者,他們會非常重視網友的意見,絕不會把一個好故事粗制濫造地拍出來。目前,《葫蘆兄弟》仍處于前期籌備階段,開拍時間還未定。不過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已經開始和一些海外特效公司接洽,“故事是中國的,技術可以是國外的。”錢廠長說。他山之石日本電影禁區多 翻拍只碰“正常人”日本作為動漫產業的超級強國,在拍真人動畫電影方面有著無數經驗。日本資深動畫編劇花田十郎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總結說:“越經典的動畫作品改編難度就越大,而如今的日本電影商一般只會選擇以‘正常人’為主角的動畫作品進行改編。”花田十郎告訴記者,盡管無數日本電影商希望能分到動漫產業的一杯羹,但像《葫蘆兄弟》這樣的作品在日本很難被改編為真人版。原因很簡單,一來神話色彩太濃厚,二來主角都不是“正常人”。據介紹,在日本最受歡迎的改編題材是少女漫畫。講述普通男女的戀愛故事不僅有著很高的人氣,在拍攝和選角上都很簡單,因此像《NANA》、《好想告訴你》這樣的故事備受電影商青睞?!痘鹩叭陶摺愤@樣的超人氣作品,盡管主角是人類,但是奇幻色彩過于濃厚,考慮到制作成本和服裝、特效等的可操作性,電影商最終都會主動退卻。日本真人動畫電影在題材上忌諱很多,別說絕對沒人敢打《哆啦A夢》的主意,就連《灌籃高手》、《足球小將》這樣的作品都沒人敢去碰,這倒并不是因為拍攝難度有多大,而是因為原作中的主人公形象過于傳奇和豐滿,很難做出合理的突破。“原作粉絲會用放大鏡看電影,像去年上映的《浪客劍心》,電影對原作人物已經算得上是很高的還原了,仍有不少非議,我很難想象《海賊王》能拍真人版電影,誰能扮演路飛呢?就跟沒有人能還原《圣斗士》里的星矢、一輝一樣。”花田十郎說?;ㄌ锸赏嘎?,由于之前好萊塢拍攝的真人版動畫電影《龍珠》在口碑和票房上“雙輸”,原本打算將《封神演義》、《最游記》等動漫改編為真人電影的東映、東寶公司最終打起了退堂鼓。知難而退,也不失為一種睿智。 美國電影重“內涵” 主角須有豐滿“人性”好萊塢在真人動畫電影選材方面自由、開放得多,不過美國人更在乎原作人物的“內涵”,再偉大的超級英雄或邪惡反派都要在電影中被賦予人的特質。曾參與《變相怪杰》等諸多動漫改編真人電影制作的制片人卡拉·弗萊告訴記者,如何讓動漫作品中夸張的人物形象變得更像人,才是取悅觀眾的真正所在。他坦言,真人電影在表現人物性格時,不可能像動漫作品那樣夸張,因此選擇劇本時,更有深度和層次感的動漫角色才是導演們的最愛,而唐老鴨、米老鼠這些非真人角色,基本不會被列入考慮名單。“就像超人和蝙蝠俠,他們都有著極為人性化的一面,會痛苦和消極,這些性格使人物更加豐滿,也讓角色更加好看。”弗萊說。弗萊回憶,當年在制作《變相怪杰》時,制片人和編劇為了如何讓金·凱瑞飾演的角色不像漫畫中那么夸張而做了多次的調整;而影片中的邪神洛基還是有很多非人類的特質,“如何讓他看起來更像人,其實難度很大。”相比之下,像《葫蘆兄弟》這種兒童動畫作品,人物性格十分簡單、刻板,即便是好萊塢恐怕也很難駕馭。觀點別用成年人的童年回憶做賭注《葫蘆兄弟》要出真人版電影,這個消息引起轟動,一時間,關于一場“是回童年還是毀童年”的爭論,在網絡上迅速展開?!逗J兄弟》真人版?聽起來就那么無厘頭。而且不走兒童片路線反打偶像牌的宣傳噱頭,也讓觀眾摸不著頭腦。究竟這一次的《葫蘆兄弟》是為了懷舊還是去騙錢呢?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部被稱為承載了萬千80、90后童年的作品,在上映前將會一直曝光在爭議之中,賺足噱頭。早年間,曾有電影商找到漫畫大師手冢治蟲,希望將《鐵臂阿童木》改編成真人電影,卻被大師以“我不愿意用成年人的童年回憶做賭注”一口回絕。而在動畫產業高度發達的日美地區,動漫真人電影的改編要求也極度嚴苛,從最開始的題材選擇到最后的劇本撰寫,每一部都是三堂會審慎之又慎,生怕讓觀眾心中原作的光輝形象減免半分。在中國,剛有幾部真人動畫電影賣出了幾千萬,《葫蘆兄弟》又被忙不迭地拉了出來,怎么看也不像是電影人的誠心之作——請允許筆者的陰暗,因為跟風正是中國影視圈的最大特點。其實普通觀眾所期待的,就是真人版的《葫蘆兄弟》能夠在劇本和制作上多花些心思,讓注定會被打上“雷人”標簽的作品顯得不那么不靠譜,讓我們童年的美好回憶,還能多保留一會兒。鏈接網友搞笑“提名”演員陣容 謝娜、范冰冰演蛇精呼聲高王祖藍被調侃是真人版《葫蘆娃》的最佳候選演員,開拍真人版本的消息在網絡上炸開了鍋,各路網友也開始為《葫蘆兄弟》的真人版演員陣容“出謀劃策”。包括劉德華、趙本山、范偉、潘長江、何炅、郭敬明在內的老中青各路明星都獲得了葫蘆娃扮演者的“提名”,擅長搞怪和模仿的香港男星王祖藍更被認為是“上上之選”。作為原作中的大反派,蛇精的演員也頗受關注。不少網友呼吁,電影《青蛇》中聯袂出演的王祖賢和張曼玉,可以在《葫蘆兄弟》中扮演蛇精姐妹。而在《百變大咖秀》中曾打扮成蛇精模樣的謝娜和有著一張標準“錐子臉”的范冰冰也成為“熱門人選”。

王祖藍被調侃是真人版《葫蘆娃》最佳候選演員1986年誕生的《葫蘆兄弟》和《葫蘆小金剛》系列,一直是80后、90后觀眾心目中的經典之作。2008年,《葫蘆兄弟》經過再次剪輯,以電影版的身份登上大銀幕,再次引發觀眾追捧。然而,不久前在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公布的即將啟動的電影合作項目中,真人電影版本的《葫蘆兄弟》赫然在列。這一次,再度成為焦點的“葫蘆娃”遭到了強烈質疑,無數網友大呼“這種改編毀童年”?,F象國產真人動畫電影賣座2012年8月,《喜羊羊與灰太狼》真人動畫電影《我愛灰太狼》在國內公映,盡管與《聽風者》、《消失的子彈》等國產大片同期,但首日還是拿下了1200萬票房,最終總票房超過7000萬,一鳴驚人。2013年1月31日,另一部真人動畫電影《巴啦啦小魔仙》與好萊塢大片《云圖》同日上映,總票房也超過了5000萬。似乎在一夜之間,真人動畫電影就在中國火了起來,真人版《葫蘆兄弟》的到來也就不足為奇。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廠長、《葫蘆兄弟》項目負責人錢建平昨天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隨著數字技術的發展,以后真人跟動畫之間的界限可能越來越模糊:“不少動畫片都有很強大的觀眾基礎,人物角色也很有潛力,數字技術可以打破動畫的界限,幫助它們走向真人。”回應重視網友意見 絕不粗制濫造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 3月6日宣布要翻拍真人版《葫蘆兄弟》后,頓時成為網絡的熱議話題,這大大出乎了錢建平的預料,他沒想到會有這么多人對這個題材感興趣。很多網友擔心真人版拍不好,會“毀童年”。錢建平對此表示:“這說明《葫蘆兄弟》讓他們印象很深,他們非常珍愛這個片子。網上熱議的話題,我已經讓我們的策劃部門盡可能多地收集起來,就當是民意調查了,非常好的事情。”錢建平告訴記者,他們會非常重視網友的意見,絕不會把一個好故事粗制濫造地拍出來。目前,《葫蘆兄弟》仍處于前期籌備階段,開拍時間還未定。不過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已經開始和一些海外特效公司接洽,“故事是中國的,技術可以是國外的。”錢廠長說。他山之石日本電影禁區多 翻拍只碰“正常人”日本作為動漫產業的超級強國,在拍真人動畫電影方面有著無數經驗。日本資深動畫編劇花田十郎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總結說:“越經典的動畫作品改編難度就越大,而如今的日本電影商一般只會選擇以‘正常人’為主角的動畫作品進行改編。”花田十郎告訴記者,盡管無數日本電影商希望能分到動漫產業的一杯羹,但像《葫蘆兄弟》這樣的作品在日本很難被改編為真人版。原因很簡單,一來神話色彩太濃厚,二來主角都不是“正常人”。據介紹,在日本最受歡迎的改編題材是少女漫畫。講述普通男女的戀愛故事不僅有著很高的人氣,在拍攝和選角上都很簡單,因此像《NANA》、《好想告訴你》這樣的故事備受電影商青睞?!痘鹩叭陶摺愤@樣的超人氣作品,盡管主角是人類,但是奇幻色彩過于濃厚,考慮到制作成本和服裝、特效等的可操作性,電影商最終都會主動退卻。日本真人動畫電影在題材上忌諱很多,別說絕對沒人敢打《哆啦A夢》的主意,就連《灌籃高手》、《足球小將》這樣的作品都沒人敢去碰,這倒并不是因為拍攝難度有多大,而是因為原作中的主人公形象過于傳奇和豐滿,很難做出合理的突破。“原作粉絲會用放大鏡看電影,像去年上映的《浪客劍心》,電影對原作人物已經算得上是很高的還原了,仍有不少非議,我很難想象《海賊王》能拍真人版電影,誰能扮演路飛呢?就跟沒有人能還原《圣斗士》里的星矢、一輝一樣。”花田十郎說?;ㄌ锸赏嘎?,由于之前好萊塢拍攝的真人版動畫電影《龍珠》在口碑和票房上“雙輸”,原本打算將《封神演義》、《最游記》等動漫改編為真人電影的東映、東寶公司最終打起了退堂鼓。知難而退,也不失為一種睿智。 美國電影重“內涵” 主角須有豐滿“人性”好萊塢在真人動畫電影選材方面自由、開放得多,不過美國人更在乎原作人物的“內涵”,再偉大的超級英雄或邪惡反派都要在電影中被賦予人的特質。曾參與《變相怪杰》等諸多動漫改編真人電影制作的制片人卡拉·弗萊告訴記者,如何讓動漫作品中夸張的人物形象變得更像人,才是取悅觀眾的真正所在。他坦言,真人電影在表現人物性格時,不可能像動漫作品那樣夸張,因此選擇劇本時,更有深度和層次感的動漫角色才是導演們的最愛,而唐老鴨、米老鼠這些非真人角色,基本不會被列入考慮名單。“就像超人和蝙蝠俠,他們都有著極為人性化的一面,會痛苦和消極,這些性格使人物更加豐滿,也讓角色更加好看。”弗萊說。弗萊回憶,當年在制作《變相怪杰》時,制片人和編劇為了如何讓金·凱瑞飾演的角色不像漫畫中那么夸張而做了多次的調整;而影片中的邪神洛基還是有很多非人類的特質,“如何讓他看起來更像人,其實難度很大。”相比之下,像《葫蘆兄弟》這種兒童動畫作品,人物性格十分簡單、刻板,即便是好萊塢恐怕也很難駕馭。觀點別用成年人的童年回憶做賭注《葫蘆兄弟》要出真人版電影,這個消息引起轟動,一時間,關于一場“是回童年還是毀童年”的爭論,在網絡上迅速展開?!逗J兄弟》真人版?聽起來就那么無厘頭。而且不走兒童片路線反打偶像牌的宣傳噱頭,也讓觀眾摸不著頭腦。究竟這一次的《葫蘆兄弟》是為了懷舊還是去騙錢呢?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部被稱為承載了萬千80、90后童年的作品,在上映前將會一直曝光在爭議之中,賺足噱頭。早年間,曾有電影商找到漫畫大師手冢治蟲,希望將《鐵臂阿童木》改編成真人電影,卻被大師以“我不愿意用成年人的童年回憶做賭注”一口回絕。而在動畫產業高度發達的日美地區,動漫真人電影的改編要求也極度嚴苛,從最開始的題材選擇到最后的劇本撰寫,每一部都是三堂會審慎之又慎,生怕讓觀眾心中原作的光輝形象減免半分。在中國,剛有幾部真人動畫電影賣出了幾千萬,《葫蘆兄弟》又被忙不迭地拉了出來,怎么看也不像是電影人的誠心之作——請允許筆者的陰暗,因為跟風正是中國影視圈的最大特點。其實普通觀眾所期待的,就是真人版的《葫蘆兄弟》能夠在劇本和制作上多花些心思,讓注定會被打上“雷人”標簽的作品顯得不那么不靠譜,讓我們童年的美好回憶,還能多保留一會兒。鏈接網友搞笑“提名”演員陣容 謝娜、范冰冰演蛇精呼聲高王祖藍被調侃是真人版《葫蘆娃》的最佳候選演員,開拍真人版本的消息在網絡上炸開了鍋,各路網友也開始為《葫蘆兄弟》的真人版演員陣容“出謀劃策”。包括劉德華、趙本山、范偉、潘長江、何炅、郭敬明在內的老中青各路明星都獲得了葫蘆娃扮演者的“提名”,擅長搞怪和模仿的香港男星王祖藍更被認為是“上上之選”。作為原作中的大反派,蛇精的演員也頗受關注。不少網友呼吁,電影《青蛇》中聯袂出演的王祖賢和張曼玉,可以在《葫蘆兄弟》中扮演蛇精姐妹。而在《百變大咖秀》中曾打扮成蛇精模樣的謝娜和有著一張標準“錐子臉”的范冰冰也成為“熱門人選”。

法制晚報 2742天前
1681 0 0

歐美漫畫業面臨重大轉折-漫畫行業的新時代變革

FTChinese總部位于阿伯丁的DC Thomson幾周前宣布,英國連載時間最長的漫畫《The Dandy》將于今年12月發行75周年紀念刊,那將是這份漫畫最后一次發行印刷版。消息讓喜愛《The Dandy》的人感到難過——這份漫畫曾為許多人的童年帶去許多無拘無束的快活時光。西蒙•赫弗(Simon Heffer)在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上撰文寫道:“75年前,Desperate Dan第一次出現在《The Dandy》漫畫上,吃了第一個牛角餡餅(cow pie,該漫畫人物最喜愛的食物——譯者注)。如今,現代世界令人不快地摻和了進來。”與此同時,#SaveTheDandy(拯救《The Dandy》漫畫)開始成為Twitter上的熱門話題。20世紀50年代,《The Dandy》的發行量達到每周200萬份的巔峰,現在則降至每周不到7500份——而與其同時期的美國漫畫英雄如今仍主宰著全球電影票房。大西洋兩岸的兒童漫畫都面臨壓力。美國的《阿奇漫畫》(Archie)和《MAD》等雜志看上去無關門之虞,但已經失去了過去對9-13歲兒童讀者 的那種吸引力,因為數字錄像機、Netfix視頻點播、YouTube,以及“憤怒的小鳥”(Angry Birds)等移動應用搶走了兒童的注意力。隨著辦報紙變成一件無趣的事情,報紙能夠為滑稽連環漫畫提供的版面也更少了。有些報業公司,比如Scripps旗下的United Media,將Dilbert和Marmaduke等通過稿件辛迪加在多家報紙同時發表的連環漫畫的大部分創作外包出去,從而降低了成本。然而,從《The Dandy》的衰落中,我們可以得到幾條更具有普適性的教訓,關于跟上兒童變幻無常的口味是多么困難、一些新的數字化選擇對消費者行為的改變是多么迅速,以及在不同平臺上管理品牌是多么有必要。倫敦卡通博物館(Cartoon Museum)館長安妮塔•奧布賴恩(Anita O’Brien)表示,在漫畫與電視和電腦游戲爭奪兒童注意力之際,《The Dandy》未能創造出可供孩子們在不同媒體上追蹤欣賞的角色。該博物館將在今年10月份舉辦一場Dandy漫畫展。去年,芝麻工作室(Sesame Workshop)對幼兒數字化產品使用習慣的一項調查顯示,現在的幼兒能夠接觸到從電子游戲到平板電腦的17種媒體平臺,而20世紀30年代的幼兒能接 觸到的只有印刷品、廣播和電影這3種。這項調查援引了凱瑟家庭基金會(Kaiser Family Foundation)2010年的一項研究。該研究發現,8至18歲的孩子接觸媒體的時間已從1999年的每日7.5小時增至每日近11個小時。5至9 歲的孩子中,約有90%每天仍會花1小時左右的時間讀書,而一些來自較低收入家庭的孩子閱讀圖書和雜志的時間甚至有所增加。孩子們接觸媒體的方式仍然以看電視為主,但電視業突然之間也開始被一個類似的問題所困擾,即:如何留住這些小觀眾。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托德•云格爾(Todd Juenger)上月指出,關于Netfix等視頻點播服務是否侵蝕了電視業,爭論最激烈的領域莫過于兒童節目。激化兒童節目領域爭論的原因在于一個令人迷惑的現象:維亞康姆(Viacom)旗下的尼克兒童頻道(Nickelodeon,市場領軍者)在美國的 收視率同比下降了20%至30%。維亞康姆辯稱,問題出在尼爾森(Nielsen)的收視率計算體系上,而野村證券(Nomura)的邁克爾•內桑德 (Michael Nathanson)等分析師則補充了其他一系列原因——從Netflix推出新的兒童節目到去年冬天天氣暖和。尼克兒童節目的競爭對手——迪士尼的《Doc McStuffins》和《米老鼠》(Mickey Mouse)動畫、以及卡通電視網(Cartoon Network)的《探險活寶》(Adventure Time)和《Gumball》等節目則沒有出現這樣的收視率下滑,這顯示出一個更嚴重的問題:尼克兒童頻道的《海綿寶寶》(SpongeBob Square Pants)和《Desperate Dan》一樣,已經過氣了。一名兒童頻道高管表示:“Dan是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逐漸過氣的,而SpongeBob的經歷則表明,風靡一時的標志性角色在當今時代可能迅速失去光芒。經營面向兒童的媒體是一項終極挑戰,因為觀眾總在長大,想要保持市場領先地位是很困難的。”維亞康姆首席執行官菲利普•多曼(Philippe Dauman)本月承認,有必要更新尼克兒童頻道的節目單,并宣布將推出14部新的劇集、電影和試播片。他表示:“更新節目內容能夠吸引更多新觀眾,這是一條屢試不爽的規律,對小觀眾而言效果尤其明顯。”長期以來,兒童一直是一個難以討好的媒體受眾群,但沒有確鑿的證據表明他們已經完全拋棄傳統媒體。雖然有些連環漫畫生存困難,但兒童雜志市場上其他一些連環漫畫的發行量卻在增長。從《海綿寶寶》和《粉紅豬小妹》(Pepppa Pig)等電視節目品牌中脫胎出來的特許衍生品正迅速增加。美國廣播公司(ABC)幾周前報道,今年上半年,英國一份根據網絡游戲《摩西怪物》(Moshi Monsters)改編的雜志每月銷量超過22萬份,比去年12月份的數字增長了38%,而學齡前兒童雜志業今年上半年的發行量同比增長了12%,去年上半年的數字為近100萬份。出版公司Redan Publishing的運營總監蘇珊•奧克曼(Suzanne Hochman)說:“公司正在蓬勃發展。”該公司出版面向3-8歲兒童的教育雜志,比如《托馬斯和朋友們》(Thomas & Friends),以及美國的《史酷比》(Scooby-Doo)。她說:“不管未來我們變得多依賴電子技術,畢竟每個人仍要學會讀和寫。”一些讀者的口味從《The Dandy》轉向超級英雄、僵尸和冒險漫畫之類的漫畫作品,在報刊亭銷售情況普遍每況愈下的情況下,甚至在探索發行電子版可能性的同時,迎合這些新口味的漫畫作品異軍突起。全球最大的漫畫經銷商鉆石漫畫(Diamond Comics)估計,今年美國漫畫業營收將同比上漲21%(去年的數字超過6億美元),其中圖像小說(graphic novel)將同比增長14%。奧布萊恩表示,就連英國的漫畫市場也出現了復蘇跡象??沁B環漫畫和益智游戲的32開周刊《Phoenix》自去年創刊至今,已擁有近9000名讀者。該刊通過Waitrose超市、獨立書店和在線訂閱發售。兩年前,11歲男生朱姆•羅克曼(Zoom Rockman)創立了《The Zoom》,通過漫畫書店和倫敦北部一家報刊經銷商銷售。正在改變成人圖書市場面貌的自助出版趨勢也為漫畫家在國內外提供了新機遇。昨日DC Thompson暗示,該公司計劃讓Desperate Dan和《The Dandy》漫畫中的其他角色在網絡上重生。奧布萊恩表示:“那個漫畫并沒有看上去那樣老套。”《The Dandy》遠非第一份??倪B環漫畫。奧布萊恩指出,淘氣包丹尼斯(Dennis the Menace)和史努比(Snoopy)等漫畫角色已變成動畫片和其他媒體中的角色,但這種情況很少見,大多數漫畫角色未能走出紙張、在其他媒體上煥發生機。時代華納(Time Warner)旗下的DC娛樂(DC Entertainment)出版了《蝙蝠俠》(Batman)、《沙人》(Sandman)、《超人》(Superman)和《MAD》的漫畫書。如今,該公司稱自己的使命是整合母公司的各項業務,“將其漫畫故事和漫畫角色推向所有媒體”——從消費品到互動游戲。華納兄弟(Warner Bros)制作的《蝙蝠俠》系列電影的最新一集《黑暗騎士崛起》(Dark Knight Rises) ,目前已在全球創下8.4億美元票房。而由斯坦•李(Stan Lee)的《驚奇》漫畫(Marvel)改變的電影《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以近15億美元的全球票房成為今年的票房冠軍。迪士尼(Disney)在2009年收購了《驚奇》漫畫,以提振其對男孩的吸引力。Desperate Dan吃牛角餡餅的情節不一定能保證電影票大賣特賣,但這部作品未能跳出漫畫書,走向電視熒幕、游戲和各種應用,導致出版印刷業走向滅亡的邊緣,這為急于避免相似命運的傳統媒體業老板們上了一課。漫畫和其他媒體一樣,都在進化。奧布萊恩表示:“再也不存在一個孤立的漫畫世界了。在這種趨勢下,漫畫市場開始不再局限于小孩子。青少年和成人漫畫市場都在增長。以前可能不看漫畫的人,現在都開始更嚴肅地看待漫畫了。”好吧,作為一家傳統媒體,FT 表達的觀點仍然是偏向保守,換言之,它并沒有那么“直白”地闡明“轉折”到底是個怎樣的“轉折”,但如果將一些數字單獨羅列,透過這些巨大的落差,背后究竟存在怎樣“不堪入目”或者說“血淋淋”的事實,也就不言而喻了——從頂峰時期的每周200萬份到現在的每周不到7500份,連鼎盛時期的1%銷量都達不到,可以想象其悲壯和近乎“茍延殘喘”的生存現狀。作者由此衍生出來的一個論點是:傳統紙質漫畫的衰落,究竟是因為數字媒體的興起,還是其內容本身失去了吸引力?通過一些數據的對比不難發現,就整個市場局勢來看,漫畫行業本身是健康的,而出問題的則各有各的原因,有的漫畫角色和套路內容“過時”了,有的則是沒有及時抓住走出紙張,轉戰新媒體的契機,還有的則是因為讀者對該種故事內容的厭倦。 倘若反過來看日本漫畫行業,又何嘗不同樣具有類似的縮影呢?當然,日本動漫行業的工作者們的作品顯然比《The Dandy》要靈活的多,他們懂得根據市場的需求推出符合時宜的作品,例如大獲成功的《K-ON!》等。但日本顯然已缺乏再醞釀一部《龍珠》、《高達》系列或者《海賊王》這樣的世界級作品的能力了,本土市場的萎縮以及細分化讓競爭變的更加白熱化,而在這樣略有些“狹隘”的市場里,還充斥著大量“被慣壞”了的讀者——少子化是發達國家的整體趨勢,但這也意味著,新的漫畫作品無法總是用類似的套路去“忽悠”幾乎相同的一批讀者。然而在拓展海外市場的路途上,他們面對的是強大的美式漫畫,即便在不少人眼里,各種“俠”的套路幾乎沒什么差別,不過事實是,各種“俠”和《變形金剛》每年都肆虐著全球的各種相關產業,而與之相對的日本動漫卻聲量寥寥。 “更嚴肅地看待漫畫”是一個頗為“有趣”的觀點,而這或正是所謂的“轉折”之所在,那么對日本漫畫產業,究竟有沒有借鑒意義呢?只恐怕,對遵循傳統的日本公司來說,要撼動既有產業格局的難度要大過任何外界所施加的壓力。而對歐美漫畫業,若不能從既有的格局中跳脫出來,在更廣闊的平臺上建立作品的整體影響,進而打造出更寬泛和符合時宜的盈利方式,而仍舊只是專注于鉆研內容的細微調整,恐怕是難以在新的時代里翻身了。

FTChinese總部位于阿伯丁的DC Thomson幾周前宣布,英國連載時間最長的漫畫《The Dandy》將于今年12月發行75周年紀念刊,那將是這份漫畫最后一次發行印刷版。消息讓喜愛《The Dandy》的人感到難過——這份漫畫曾為許多人的童年帶去許多無拘無束的快活時光。西蒙•赫弗(Simon Heffer)在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上撰文寫道:“75年前,Desperate Dan第一次出現在《The Dandy》漫畫上,吃了第一個牛角餡餅(cow pie,該漫畫人物最喜愛的食物——譯者注)。如今,現代世界令人不快地摻和了進來。”與此同時,#SaveTheDandy(拯救《The Dandy》漫畫)開始成為Twitter上的熱門話題。20世紀50年代,《The Dandy》的發行量達到每周200萬份的巔峰,現在則降至每周不到7500份——而與其同時期的美國漫畫英雄如今仍主宰著全球電影票房。大西洋兩岸的兒童漫畫都面臨壓力。美國的《阿奇漫畫》(Archie)和《MAD》等雜志看上去無關門之虞,但已經失去了過去對9-13歲兒童讀者 的那種吸引力,因為數字錄像機、Netfix視頻點播、YouTube,以及“憤怒的小鳥”(Angry Birds)等移動應用搶走了兒童的注意力。隨著辦報紙變成一件無趣的事情,報紙能夠為滑稽連環漫畫提供的版面也更少了。有些報業公司,比如Scripps旗下的United Media,將Dilbert和Marmaduke等通過稿件辛迪加在多家報紙同時發表的連環漫畫的大部分創作外包出去,從而降低了成本。然而,從《The Dandy》的衰落中,我們可以得到幾條更具有普適性的教訓,關于跟上兒童變幻無常的口味是多么困難、一些新的數字化選擇對消費者行為的改變是多么迅速,以及在不同平臺上管理品牌是多么有必要。倫敦卡通博物館(Cartoon Museum)館長安妮塔•奧布賴恩(Anita O’Brien)表示,在漫畫與電視和電腦游戲爭奪兒童注意力之際,《The Dandy》未能創造出可供孩子們在不同媒體上追蹤欣賞的角色。該博物館將在今年10月份舉辦一場Dandy漫畫展。去年,芝麻工作室(Sesame Workshop)對幼兒數字化產品使用習慣的一項調查顯示,現在的幼兒能夠接觸到從電子游戲到平板電腦的17種媒體平臺,而20世紀30年代的幼兒能接 觸到的只有印刷品、廣播和電影這3種。這項調查援引了凱瑟家庭基金會(Kaiser Family Foundation)2010年的一項研究。該研究發現,8至18歲的孩子接觸媒體的時間已從1999年的每日7.5小時增至每日近11個小時。5至9 歲的孩子中,約有90%每天仍會花1小時左右的時間讀書,而一些來自較低收入家庭的孩子閱讀圖書和雜志的時間甚至有所增加。孩子們接觸媒體的方式仍然以看電視為主,但電視業突然之間也開始被一個類似的問題所困擾,即:如何留住這些小觀眾。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托德•云格爾(Todd Juenger)上月指出,關于Netfix等視頻點播服務是否侵蝕了電視業,爭論最激烈的領域莫過于兒童節目。激化兒童節目領域爭論的原因在于一個令人迷惑的現象:維亞康姆(Viacom)旗下的尼克兒童頻道(Nickelodeon,市場領軍者)在美國的 收視率同比下降了20%至30%。維亞康姆辯稱,問題出在尼爾森(Nielsen)的收視率計算體系上,而野村證券(Nomura)的邁克爾•內桑德 (Michael Nathanson)等分析師則補充了其他一系列原因——從Netflix推出新的兒童節目到去年冬天天氣暖和。尼克兒童節目的競爭對手——迪士尼的《Doc McStuffins》和《米老鼠》(Mickey Mouse)動畫、以及卡通電視網(Cartoon Network)的《探險活寶》(Adventure Time)和《Gumball》等節目則沒有出現這樣的收視率下滑,這顯示出一個更嚴重的問題:尼克兒童頻道的《海綿寶寶》(SpongeBob Square Pants)和《Desperate Dan》一樣,已經過氣了。一名兒童頻道高管表示:“Dan是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逐漸過氣的,而SpongeBob的經歷則表明,風靡一時的標志性角色在當今時代可能迅速失去光芒。經營面向兒童的媒體是一項終極挑戰,因為觀眾總在長大,想要保持市場領先地位是很困難的。”維亞康姆首席執行官菲利普•多曼(Philippe Dauman)本月承認,有必要更新尼克兒童頻道的節目單,并宣布將推出14部新的劇集、電影和試播片。他表示:“更新節目內容能夠吸引更多新觀眾,這是一條屢試不爽的規律,對小觀眾而言效果尤其明顯。”長期以來,兒童一直是一個難以討好的媒體受眾群,但沒有確鑿的證據表明他們已經完全拋棄傳統媒體。雖然有些連環漫畫生存困難,但兒童雜志市場上其他一些連環漫畫的發行量卻在增長。從《海綿寶寶》和《粉紅豬小妹》(Pepppa Pig)等電視節目品牌中脫胎出來的特許衍生品正迅速增加。美國廣播公司(ABC)幾周前報道,今年上半年,英國一份根據網絡游戲《摩西怪物》(Moshi Monsters)改編的雜志每月銷量超過22萬份,比去年12月份的數字增長了38%,而學齡前兒童雜志業今年上半年的發行量同比增長了12%,去年上半年的數字為近100萬份。出版公司Redan Publishing的運營總監蘇珊•奧克曼(Suzanne Hochman)說:“公司正在蓬勃發展。”該公司出版面向3-8歲兒童的教育雜志,比如《托馬斯和朋友們》(Thomas & Friends),以及美國的《史酷比》(Scooby-Doo)。她說:“不管未來我們變得多依賴電子技術,畢竟每個人仍要學會讀和寫。”一些讀者的口味從《The Dandy》轉向超級英雄、僵尸和冒險漫畫之類的漫畫作品,在報刊亭銷售情況普遍每況愈下的情況下,甚至在探索發行電子版可能性的同時,迎合這些新口味的漫畫作品異軍突起。全球最大的漫畫經銷商鉆石漫畫(Diamond Comics)估計,今年美國漫畫業營收將同比上漲21%(去年的數字超過6億美元),其中圖像小說(graphic novel)將同比增長14%。奧布萊恩表示,就連英國的漫畫市場也出現了復蘇跡象??沁B環漫畫和益智游戲的32開周刊《Phoenix》自去年創刊至今,已擁有近9000名讀者。該刊通過Waitrose超市、獨立書店和在線訂閱發售。兩年前,11歲男生朱姆•羅克曼(Zoom Rockman)創立了《The Zoom》,通過漫畫書店和倫敦北部一家報刊經銷商銷售。正在改變成人圖書市場面貌的自助出版趨勢也為漫畫家在國內外提供了新機遇。昨日DC Thompson暗示,該公司計劃讓Desperate Dan和《The Dandy》漫畫中的其他角色在網絡上重生。奧布萊恩表示:“那個漫畫并沒有看上去那樣老套。”《The Dandy》遠非第一份??倪B環漫畫。奧布萊恩指出,淘氣包丹尼斯(Dennis the Menace)和史努比(Snoopy)等漫畫角色已變成動畫片和其他媒體中的角色,但這種情況很少見,大多數漫畫角色未能走出紙張、在其他媒體上煥發生機。時代華納(Time Warner)旗下的DC娛樂(DC Entertainment)出版了《蝙蝠俠》(Batman)、《沙人》(Sandman)、《超人》(Superman)和《MAD》的漫畫書。如今,該公司稱自己的使命是整合母公司的各項業務,“將其漫畫故事和漫畫角色推向所有媒體”——從消費品到互動游戲。華納兄弟(Warner Bros)制作的《蝙蝠俠》系列電影的最新一集《黑暗騎士崛起》(Dark Knight Rises) ,目前已在全球創下8.4億美元票房。而由斯坦•李(Stan Lee)的《驚奇》漫畫(Marvel)改變的電影《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以近15億美元的全球票房成為今年的票房冠軍。迪士尼(Disney)在2009年收購了《驚奇》漫畫,以提振其對男孩的吸引力。Desperate Dan吃牛角餡餅的情節不一定能保證電影票大賣特賣,但這部作品未能跳出漫畫書,走向電視熒幕、游戲和各種應用,導致出版印刷業走向滅亡的邊緣,這為急于避免相似命運的傳統媒體業老板們上了一課。漫畫和其他媒體一樣,都在進化。奧布萊恩表示:“再也不存在一個孤立的漫畫世界了。在這種趨勢下,漫畫市場開始不再局限于小孩子。青少年和成人漫畫市場都在增長。以前可能不看漫畫的人,現在都開始更嚴肅地看待漫畫了。”好吧,作為一家傳統媒體,FT 表達的觀點仍然是偏向保守,換言之,它并沒有那么“直白”地闡明“轉折”到底是個怎樣的“轉折”,但如果將一些數字單獨羅列,透過這些巨大的落差,背后究竟存在怎樣“不堪入目”或者說“血淋淋”的事實,也就不言而喻了——從頂峰時期的每周200萬份到現在的每周不到7500份,連鼎盛時期的1%銷量都達不到,可以想象其悲壯和近乎“茍延殘喘”的生存現狀。作者由此衍生出來的一個論點是:傳統紙質漫畫的衰落,究竟是因為數字媒體的興起,還是其內容本身失去了吸引力?通過一些數據的對比不難發現,就整個市場局勢來看,漫畫行業本身是健康的,而出問題的則各有各的原因,有的漫畫角色和套路內容“過時”了,有的則是沒有及時抓住走出紙張,轉戰新媒體的契機,還有的則是因為讀者對該種故事內容的厭倦。 倘若反過來看日本漫畫行業,又何嘗不同樣具有類似的縮影呢?當然,日本動漫行業的工作者們的作品顯然比《The Dandy》要靈活的多,他們懂得根據市場的需求推出符合時宜的作品,例如大獲成功的《K-ON!》等。但日本顯然已缺乏再醞釀一部《龍珠》、《高達》系列或者《海賊王》這樣的世界級作品的能力了,本土市場的萎縮以及細分化讓競爭變的更加白熱化,而在這樣略有些“狹隘”的市場里,還充斥著大量“被慣壞”了的讀者——少子化是發達國家的整體趨勢,但這也意味著,新的漫畫作品無法總是用類似的套路去“忽悠”幾乎相同的一批讀者。然而在拓展海外市場的路途上,他們面對的是強大的美式漫畫,即便在不少人眼里,各種“俠”的套路幾乎沒什么差別,不過事實是,各種“俠”和《變形金剛》每年都肆虐著全球的各種相關產業,而與之相對的日本動漫卻聲量寥寥。 “更嚴肅地看待漫畫”是一個頗為“有趣”的觀點,而這或正是所謂的“轉折”之所在,那么對日本漫畫產業,究竟有沒有借鑒意義呢?只恐怕,對遵循傳統的日本公司來說,要撼動既有產業格局的難度要大過任何外界所施加的壓力。而對歐美漫畫業,若不能從既有的格局中跳脫出來,在更廣闊的平臺上建立作品的整體影響,進而打造出更寬泛和符合時宜的盈利方式,而仍舊只是專注于鉆研內容的細微調整,恐怕是難以在新的時代里翻身了。

9309 0 0

2015酷狗動漫音樂節將于元旦在杭州正式開啟

2015酷狗動漫音樂節將于元旦在杭州白馬湖動漫廣場正式開啟,白天酷炫動漫展不容錯過,晚場豪華演唱會一起High爆全場。眾多動漫音樂界大咖藝人齊聚動漫之都,勢要在新年伊始為樂迷漫迷帶來一場頂級“樂+漫Show”。隨著越來越多的嘉賓陣容和亮點曝光,酷狗動漫音樂節售票越發火熱。到底有哪些精彩的游園活動將帶來極致的動漫體驗,一起來看下官方最新曝光的玩樂攻略吧!游戲電競對戰:全球頂尖電競大神的巔峰對決此次曝光的參展游戲涵蓋當下多款熱門游戲,《仙劍奇俠傳》、《軒轅劍》、《劍網3》、《倩女幽魂ol》、《天龍八部》 等各大游戲官方團隊將空降現場,為酷狗動漫音樂節“站臺”助陣。來自世界各地的電競大神的表演賽、云集幾十場頂級天團show的主舞臺表演、神秘游戲全新版本的第一體驗……任何一項拿出來,都是可以成為動漫和游戲愛好者為之尖叫的“HIGH”點。實體黑天咖啡屋:二次元場景真實降臨酷狗動漫音樂節除了展示游戲特色外,也將通過科技手段將二次元場景、道具或人物還原至現實,從而讓現場樂迷和動漫愛好者參與各類新奇互動。網絡短劇《黑天咖啡屋》是集合青春、偶像、懸疑、探險、考古等時下流行元素的精品劇,現場將真實打造劇中場景,想象真實二次元場景降臨,將為樂迷和動漫愛好者帶來超凡體驗! 中華文化體驗館:集聚難得一見的古風文化酷狗動漫音樂節也將搭建中華文化體驗館,涵蓋古典樂器、戲曲學習、少兒娛樂、茶餐生活等,讓喜歡嘗鮮的樂迷和動漫愛好者領略到來自古典的魅力,而主辦方也精心準備了互動游戲,當天穿漢服同袍可以領取動漫周邊獎品。整點通緝令:海賊迷的High爆時刻此次盛會也將上演精彩的獨家紀念活動,酷狗動漫音樂節將以最火爆人氣動漫《海賊王》為基礎,打造融合原版故事、勁爽玩法等多樣元素的現場游戲,超高水準再鑄大海賊時代。逢整點發布通緝目標,賞金獵人就是你,加入尋寶游戲就可以得到豐厚大獎??犰排恼毡尘鞍澹捍蛟炜駳g的“天空之城”酷狗動漫音樂節也將帶來一場二次元畫展,作為一種新穎的互動性展覽,不僅可以看,還可以玩。在展廳內,觀眾可以通過巧妙的站位,進入營造的立體動漫空間,出現真人和畫面融為一體的奇特效果。游戲新品和新版本發布、流行動漫的現場體驗、專業的Cosplay表演、超值的周邊禮品售賣……以上種種精彩亮點只是酷狗動漫音樂節的冰山一角,更多的精彩只能到現場去見證,相信這些精心打造的體驗將讓樂迷和動漫愛好者度過難忘的狂歡盛宴!原標題:酷狗動漫音樂節首爆游園攻略 玩樂指數再升級來源:酷狗娛樂

2015酷狗動漫音樂節將于元旦在杭州白馬湖動漫廣場正式開啟,白天酷炫動漫展不容錯過,晚場豪華演唱會一起High爆全場。眾多動漫音樂界大咖藝人齊聚動漫之都,勢要在新年伊始為樂迷漫迷帶來一場頂級“樂+漫Show”。隨著越來越多的嘉賓陣容和亮點曝光,酷狗動漫音樂節售票越發火熱。到底有哪些精彩的游園活動將帶來極致的動漫體驗,一起來看下官方最新曝光的玩樂攻略吧!游戲電競對戰:全球頂尖電競大神的巔峰對決此次曝光的參展游戲涵蓋當下多款熱門游戲,《仙劍奇俠傳》、《軒轅劍》、《劍網3》、《倩女幽魂ol》、《天龍八部》 等各大游戲官方團隊將空降現場,為酷狗動漫音樂節“站臺”助陣。來自世界各地的電競大神的表演賽、云集幾十場頂級天團show的主舞臺表演、神秘游戲全新版本的第一體驗……任何一項拿出來,都是可以成為動漫和游戲愛好者為之尖叫的“HIGH”點。實體黑天咖啡屋:二次元場景真實降臨酷狗動漫音樂節除了展示游戲特色外,也將通過科技手段將二次元場景、道具或人物還原至現實,從而讓現場樂迷和動漫愛好者參與各類新奇互動。網絡短劇《黑天咖啡屋》是集合青春、偶像、懸疑、探險、考古等時下流行元素的精品劇,現場將真實打造劇中場景,想象真實二次元場景降臨,將為樂迷和動漫愛好者帶來超凡體驗! 中華文化體驗館:集聚難得一見的古風文化酷狗動漫音樂節也將搭建中華文化體驗館,涵蓋古典樂器、戲曲學習、少兒娛樂、茶餐生活等,讓喜歡嘗鮮的樂迷和動漫愛好者領略到來自古典的魅力,而主辦方也精心準備了互動游戲,當天穿漢服同袍可以領取動漫周邊獎品。整點通緝令:海賊迷的High爆時刻此次盛會也將上演精彩的獨家紀念活動,酷狗動漫音樂節將以最火爆人氣動漫《海賊王》為基礎,打造融合原版故事、勁爽玩法等多樣元素的現場游戲,超高水準再鑄大海賊時代。逢整點發布通緝目標,賞金獵人就是你,加入尋寶游戲就可以得到豐厚大獎??犰排恼毡尘鞍澹捍蛟炜駳g的“天空之城”酷狗動漫音樂節也將帶來一場二次元畫展,作為一種新穎的互動性展覽,不僅可以看,還可以玩。在展廳內,觀眾可以通過巧妙的站位,進入營造的立體動漫空間,出現真人和畫面融為一體的奇特效果。游戲新品和新版本發布、流行動漫的現場體驗、專業的Cosplay表演、超值的周邊禮品售賣……以上種種精彩亮點只是酷狗動漫音樂節的冰山一角,更多的精彩只能到現場去見證,相信這些精心打造的體驗將讓樂迷和動漫愛好者度過難忘的狂歡盛宴!原標題:酷狗動漫音樂節首爆游園攻略 玩樂指數再升級來源:酷狗娛樂

1076 0 0

第十五屆動漫大道國際文化創意大展內容異彩紛呈

于2015年5月1日開幕的第十五屆動漫大道國際文化創意大展暨首屆延邊動漫節活動內容異彩紛呈,展品種類花樣繁多。展區內除了漫迷們耳熟能詳的《火影忍者》《海賊王》、BJD娃娃、英雄聯盟系列等作品外,來自美國的“Life of the eye”工作室以眼睛為主題的藝術作品,絕對讓參觀者不虛此行。這是出自年輕設計師Robert Homa之手的藝術作品。來自德克薩斯州休斯頓的Robert Homa,是一位天才型設計師。源于一次“與蛇凝視”的傳奇經歷,使得Robert Homa開始對大自然中各種“生物眼珠”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并開始進行各種探索和研究。2010年,Robert Homa從美國康寧公司出來后,創辦了自己的工作室——“生命之眼”(Life of the eye),并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設計“生物眼珠”當中。本屆“2015首屆延邊動漫節”展出的“泰坦眼系列首飾”,是Robert Homa來中國參展的首秀之作。它的設計靈感來自于《戰神:弒神自封(God of War Ascension)》中獨眼泰坦巨人波呂斐摩斯。Robert Homa一直認為,“獨眼生物”是世界上稀有的神獸,它們往往擁有巨大的體態和神奇的能量。“為那只了不起的‘獨眼獸’設計出一系列作品,我很有成就感;同時讓它們在中國的‘2015延邊動漫節’上展出,我感到非常開心。”Robert Homa這樣評價道。第十五屆動漫大道國際文化創意大展將給延邊人們帶來一個不同尋常的假期,同時延邊人民將用朝鮮族自治州特有的熱情來歡迎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們。

于2015年5月1日開幕的第十五屆動漫大道國際文化創意大展暨首屆延邊動漫節活動內容異彩紛呈,展品種類花樣繁多。展區內除了漫迷們耳熟能詳的《火影忍者》《海賊王》、BJD娃娃、英雄聯盟系列等作品外,來自美國的“Life of the eye”工作室以眼睛為主題的藝術作品,絕對讓參觀者不虛此行。這是出自年輕設計師Robert Homa之手的藝術作品。來自德克薩斯州休斯頓的Robert Homa,是一位天才型設計師。源于一次“與蛇凝視”的傳奇經歷,使得Robert Homa開始對大自然中各種“生物眼珠”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并開始進行各種探索和研究。2010年,Robert Homa從美國康寧公司出來后,創辦了自己的工作室——“生命之眼”(Life of the eye),并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設計“生物眼珠”當中。本屆“2015首屆延邊動漫節”展出的“泰坦眼系列首飾”,是Robert Homa來中國參展的首秀之作。它的設計靈感來自于《戰神:弒神自封(God of War Ascension)》中獨眼泰坦巨人波呂斐摩斯。Robert Homa一直認為,“獨眼生物”是世界上稀有的神獸,它們往往擁有巨大的體態和神奇的能量。“為那只了不起的‘獨眼獸’設計出一系列作品,我很有成就感;同時讓它們在中國的‘2015延邊動漫節’上展出,我感到非常開心。”Robert Homa這樣評價道。第十五屆動漫大道國際文化創意大展將給延邊人們帶來一個不同尋常的假期,同時延邊人民將用朝鮮族自治州特有的熱情來歡迎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們。

1034 0 0

國產動畫電影要能表達中國人的美與情感

一部《大圣歸來》,讓我們看到國產動畫電影沉寂已久的光芒。截至8月26日,《大圣歸來》累計票房達到了9.4億。這一個月以來,執行制作人金大勇被問到最多的一個問題是,“《大圣歸來》成功的經驗是什么?”是取材于中國傳統題材?是角色設計?是《小蝌蚪找媽媽》、《牧笛》的水墨風格?是《大鬧天宮》那樣壁畫重彩的背景?是《三個和尚》那樣的以虛代實的時空塑造語言?是配音方面的京劇鑼鼓、民族音樂?金大勇告訴信息時報記者,他們的體會是,除了中國元素之外,一部純正中國風的作品,需要體現中國人感知世界與表達情感的方式。“如果說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在70年代至80年代初期所生產的、代表了一個時代中國最高動畫電影成就的作品是中國動畫電影1.0時代的話,那么《大圣歸來》讓我們看到了中國動畫電影的2.0。”8月20日,在第七屆中國國際漫博會主體活動2015中國動畫電影高峰會上,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院長李劍平認為,《大圣歸來》的成功在某種意義上說是具有必然性的——從20世紀六七十年代動漫“中國學派”的輝煌到2004年以來國家大力支持動漫產業的新十年,行業的創作積累與觀眾的市場期待都為一部成功的國產動畫電影的到來做出了鋪墊,而《大圣歸來》的成功,證明了中國傳統題材完全可能創作出新意,具有時代審美價值。中國傳統文化源遠流長、題材廣泛、內涵豐富,在文化產業IP為王的今天,動漫行業當然不會忘記深挖傳統文化,從劇本題材、角色造型、風格定位等各種角度汲取靈感與素材,拓寬中國動畫的發展道路,也以新方式傳遞經典處世智慧與價值觀。僅在本屆漫博會2015動漫游戲精品IP項目預售路演中,就有《海龍號——海上絲綢之路歷險記》、《蘭陵王入陣曲》、昆曲元素3D系列電視動畫片《粉墨寶貝》等眾多與傳統題材有關的IP項目亮相。在今天,當我們再度提起“中國動畫的中國特質”時,我們所談到的是什么?1.“中國元素”不是靠堆砌符號就能做到的我們都知道,“中國學派”的概念,是20世紀50年代被從文學領域引入到動畫藝術中來的。前不久在廣東美術館剛剛閉幕的“世界動漫的中國學派”大展中,策展方追溯現代動畫發展的歷史,發現早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萬氏兄弟就受歐美電影的啟發,開始了對動畫的艱難探索。在中國動畫的起步階段,誕生了兩部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作品,一是1941年的《鐵扇公主》,不但是我國最早的動畫長片,也是全世界第四部問世的動畫長片。它的故事與今天的《大圣歸來》同樣取材于傳統經典小說《西游記》。而在學界,人們廣泛承認的“中國學派”開山之作,是1956年的《驕傲的將軍》。它的動畫造型借鑒了京劇臉譜,背景設計運用了古代壁畫的工筆技巧,具有濃厚的民族特色。那次展覽的文案企劃、藝術陳曉勤介紹:“從20世紀60年代到80年代末,中國動畫工作者在此基礎上不斷探索動畫的不同表現形式,如借鑒工筆重彩、水墨繪畫、民間繪畫、皮影、剪紙、木偶等,同時不斷拓展動畫的表現內容,如大量選取中國神話、民間故事、傳說、戲曲、寓言故事等,充分發揮動畫藝術的特點,拍攝出許多至今在中國甚至世界動畫電影史上堪稱經典的優秀作品,中國動畫因此得到了世界的認同,被譽為‘中國學派’。”在近日播出的《財經郎眼》欄目討論了中國動漫的產業化發展,節目中,業界嘉賓列數了《大圣歸來》中的中國元素,包括了視覺元素剪紙、皮影,聽覺元素箏曲、昆曲唱腔等。這樣的視覺引用還包括在片頭時用二維的方式制作了一小段片段向《大鬧天宮》、《金猴降妖》等經典的電影致敬。而在接受信息時報記者專訪時,《大圣歸來》的執行制作人金大勇認為,在對“中國元素”的選擇上,導演考慮的更多的不是“這個符號很中國”。“我覺得那些元素,都是表面的,”金大勇認為,僅僅堆砌符號,可能最后呈現的就是西方對東方的一種獵奇式的固化印象,“你看到的是中國題材,不是我們一定要加了哪些東西才是中國。其實不是這樣。我們用中國元素,也是實實在在的用,只有它確實符合我們當前情境的需要,我們才去用它,如果不符合,你硬要插一點東西進去表示我很中國,那就不對了。你像很多人提到電影里面那段皮影戲,那是因為需要出現一個戲臺,需要一個方式來表現齊天大圣的故事家喻戶曉,江流兒他從小就喜歡看大圣的故事,熟知大圣的傳說,而且非常崇拜大圣,只要哪里有大圣的故事演出,他就一定要看。是為了表現這個。一部好的電影里面,任何元素都應該是服從整體的需要,出現在恰當的位置。”對此,《海龍號——海上絲綢之路歷險記》的總策劃、廣州動漫行業協會副會長李勇也有類似的看法?!逗}執枴肥且徊恳院I辖z綢之路為背景,講述中國與五大洲的交流,演繹以“和”文化為核心的中國商道與人道的數碼三維動畫電影,定位為15~25歲觀眾喜愛的奇幻冒險類影片。這一作品已經策劃多年,曾入選2014年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動漫扶持計劃、參展第十一屆深圳文博會,動漫系列圖書也將由廣州出版社編輯出版。上周,李勇在漫博會2015動漫游戲精品IP項目預售路演中展示了電影的基本構架與制作進度,獲得了與會專家與投資方的好評。李勇認為,歐美和日韓在影視動畫上面都形成了他們獨特的風格,而我們在這方面目前還做得很不夠,一味的跟風而沒有形成自己鮮明的“中國風”,“我們的水墨動畫是那么的優美和獨具特色,早已得到國際上高度的認可,可是近年來無論是在國內市場還是國際市場上幾乎已銷聲匿跡??上О?”為了在動畫電影(動畫片)中很好地表達“中國性”,需要做到將內容和形式完美的結合。在美術資源方面:“有關海上絲綢之路的文獻、圖錄、文物等能找到的我們都有參考,并正在建立專家團隊。”在這個全球航行的世界性圖景中,“美術效果上我們會在中國風格和特色的前提下融入國際化的元素,其實迪士尼的很多東西是借鑒我們中國的,由于我們在國際上展現的少,就被認為是他們的了,唯美的東西是全世界都喜歡的,當然我們現在展現的還是初步的設定,在全面啟動時會更做出我們特色的。我們不會把‘中國性’僅僅作為符號出現,我們的目標是要把中國文化的內容和形式完美地結合和展現,并且還要吸收世界各國先進的技術、藝術及表達方式來為我們的‘中國性’服務。”李勇說?!逗}執枴?.“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自然,這里面是中國人的表演方式”這一個月以來,金大勇被問到最多的一個問題是,“《大圣歸來》成功的經驗的什么?”“對這個問題我跟田導(田曉鵬)也聊了好幾回,”金大勇停頓了一會兒,事實上,在之前的采訪中他一直表示,需要感謝的是與中國動漫一同成長起來的觀眾,是網友們的厚愛,是互聯網、自媒體的時代,是《西游記》這個膾炙人口深入人心的題材……而他們自己,只是“想好好做一件東西,做一件自己喜歡的作品,其他的并沒想那么多”。“后來覺得,說要堅持,要走心,要不忘初心耐得住寂寞,要嚴格再嚴格地要求品質,那些都是最基本的,多說也沒意思。除此之外再能說一說的有兩點,一個是動畫角色的表現,另一個是鏡頭的運用,有個人的一些理解和觀念。”“從動畫的角度來講,你說風格漂亮啊,過渡平和啊,節奏感非常好啊,這也都是大概能這么分析,”這個曾經做過廣告人,對影像制作經驗豐富、擅于用視覺驚艷抓住觀眾眼球的男人最終放棄了給我講述那些漫長的建模和渲染過程,總結了一句——其實自然才是最重要的。“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自然,你看著不別扭。你不覺得大圣很英俊、江流兒很萌,他們也沒有特別漂亮或怎么樣,但你就覺得特別自然,就過去了,你甚至沒去想過他動作是怎么走的,就過去了,這反而是控制得比較好的時候。為什么呢?這里面是中國人的表演方式。”享譽華人世界的《老夫子》漫畫作者王澤用一個藝術家的敏感來講述他對《大圣歸來》的感受:“這部片子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非常的有吸引力。他們很用心、很執著、很有熱情地去創造他們的作品。美國人制造的片子,他們的主角、他們的配角,他們所有的演員和他們的卡通都是美國人他們自己的生活表現和他們自己感情的發揮。日本人也是通過他們的作品來表達他們日本人自己的情感。我覺得中國人就應該表達自己的美和情感。我一看到開頭那一幕,一只猴子孤單單坐在高高的一塊石頭上,我心里就覺得,他一定有故事,他那么孤獨,全世界都是敵人,他要得憂郁癥了,我一定要去給這部電影的導演制片一個擁抱。”中國美協動漫藝委會副主任、廣東省動漫藝術家協會主席金城對此也有同樣的感受:“我們看《功夫熊貓》、《花木蘭》,它們也用的是中國元素,但是你看了就覺得,它不是一只中國熊貓,就算是華人也是出生在美國的。它會很自然地聳聳肩、一攤手,這樣的動作不是中國人的情感表達。”“所以你看,我們在做片子的時候,這些角色的設定其實是符合中國人狀態,你不會覺得哪兒能說得出好,但整個就自然。你首先別把它當動畫看,更千萬別覺得我是給小孩子看的,我什么都要解釋得清清楚楚觀眾才能看得懂,千萬不要。你就要想,你要拍的是一部電影,一部你自己心里能滿意的電影。”金大勇說到興奮時,親自上手比劃著電影中一些含蓄的細節,“比如說大圣在窗臺上跟江流兒聊天,江流兒問你怎么不回家?你一個跟頭就十萬八千里。他說當然了!這時候提到輝煌史他心里興奮了一下,一舉手,啪,手到眼前看到了禁錮,低頭,肩膀落下,手下來了。這符合一個中國人的心理。中國人看到了自然會明白他的情緒變化。因為他就是差不多符合我們這個年齡的中國人的心態,之前也有各種各樣經歷,處于這個年齡他開始低迷,懷疑自己。你說我們學好萊塢,故事爆點啊什么的,他有一個成熟的套路,但是作品真正表現出來之后,還是這些細節的東西讓人接受。”作為另一個案例,《海龍號》的人物塑造中,不僅出現了漢族的主角,還有波斯公主和一些消失在海上絲綢之路上的古代民族出現。李勇表示:“從人物的設定開始我們就為演繹‘和’文化這個核心的內容埋下了伏筆,人物主配角的設定就是一個多民族的融合。表達方式上我們會堅持鮮明的中國特色和中國風格。中國式的海洋精神是源于中國深厚的文化底蘊的?!逗Y\王》、《加勒比海盜》都是國外成功的影視動畫作品,國內目前成功的海洋題材的影視動畫作品還沒有出現,但我相信在不遠的將來一定會出現的!要說中國式的海洋精神、中國的商道和人道,其根源一定都是源于中國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蘊和文化內涵;船長是中國文化的傳承者和代言人,劇情不但要遵循影視的創作規律,傳播一個民族的文化和傳統,還要適合現代人的欣賞水平,更要借鑒和吸收國際先進的表達方式,才能取得成功。但是不要一說到中國的傳統文化就認為是呆板的,我們的文學名著《山海經》、《封神榜》、《西游記》、《聊齋》哪一個不是精彩紛呈?”3.“它最大的意義就是‘探索’——中國故事怎么講?”《大圣歸來》導演田曉鵬曾經總結:“這部作品的所有亮點和不足都忠實地映射了當下的中國動漫產業水準,而它最大的意義就是‘探索’——中國故事怎么講?東方動漫如何建立自己的思想和藝術體系?這都是我們要進一步探討的事。”將中國歷史、神話、傳說作為一個巨大的IP,是近年來常用的思路,但也有人認為,它同時是一個巨大的陷阱——例如故事,觀眾熟知人物性格與劇情走向,改編容易在“招致非議”與“沒有新意”之間搖擺。那么,在利用傳統文化IP時,最重要的部分是什么?其實,這不僅是動畫行業,也是文化藝術領域近年來頻繁遇到的問題。李勇認為并不矛盾:“只是怎么用現代的營銷管理運營手段和影視動漫的表現形式把我們的內容和形式完美的結合,創造出一個個巨大的IP來。關鍵在于內容與形式的‘有機’的結合,也就是要有創意、有創新的來表達經典的內容,再加上現代的營銷管理運營方式。國際上成功的案例比比皆是,我們不是做不到,而是時間問題,《大圣歸來》就是國內很好的案例啊。利用傳統文化的IP,最重要的部分我認為是在創新中傳承和不斷升華我們的傳統文化,并與世界各國的文化相融合,共同創造人類的精神財富和物質財富。”對于這個“時間問題”,金城將它表述為“要尊重藝術的客觀規律”。“我們必須首先把動畫、動漫看做一門藝術,然后再來談產業開發。過去我們在做動畫的時候,過于快餐化,現在看這是一條死路。在美國,一部動畫電影從立項到完成,怎么也要四五年,《大圣歸來》從劇本策劃到最后完成花了八年時間,而中國許多動畫通常就是一兩年就做出來了,定位就是投入幾百萬,做出來掙上幾千萬,結果規模越做越小,產品粗糙,市場狹窄,只能走低齡路線。然而好的藝術作品是屬于全年齡的,《丁丁歷險記》,至今男女老少都喜歡讀,它的魅力是屬于全世界的。”但是,金城也提到了問題的另一方面:“這樣老少皆宜、合家歡的全年齡動畫電影,國家廣電總局給予了充分的認可,并且號召大家要發展成人動畫電影,問題來了,中國動漫行業尤其是動畫企業,我們是依托在現有的動畫播出體制下成長的,所有的電視節目大多數在現有的少兒頻道基礎上進行商業傳播的,接下來我們的路要怎么走,實際上是一個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可能要面對的一個問題。”

一部《大圣歸來》,讓我們看到國產動畫電影沉寂已久的光芒。截至8月26日,《大圣歸來》累計票房達到了9.4億。這一個月以來,執行制作人金大勇被問到最多的一個問題是,“《大圣歸來》成功的經驗是什么?”是取材于中國傳統題材?是角色設計?是《小蝌蚪找媽媽》、《牧笛》的水墨風格?是《大鬧天宮》那樣壁畫重彩的背景?是《三個和尚》那樣的以虛代實的時空塑造語言?是配音方面的京劇鑼鼓、民族音樂?金大勇告訴信息時報記者,他們的體會是,除了中國元素之外,一部純正中國風的作品,需要體現中國人感知世界與表達情感的方式。“如果說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在70年代至80年代初期所生產的、代表了一個時代中國最高動畫電影成就的作品是中國動畫電影1.0時代的話,那么《大圣歸來》讓我們看到了中國動畫電影的2.0。”8月20日,在第七屆中國國際漫博會主體活動2015中國動畫電影高峰會上,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院長李劍平認為,《大圣歸來》的成功在某種意義上說是具有必然性的——從20世紀六七十年代動漫“中國學派”的輝煌到2004年以來國家大力支持動漫產業的新十年,行業的創作積累與觀眾的市場期待都為一部成功的國產動畫電影的到來做出了鋪墊,而《大圣歸來》的成功,證明了中國傳統題材完全可能創作出新意,具有時代審美價值。中國傳統文化源遠流長、題材廣泛、內涵豐富,在文化產業IP為王的今天,動漫行業當然不會忘記深挖傳統文化,從劇本題材、角色造型、風格定位等各種角度汲取靈感與素材,拓寬中國動畫的發展道路,也以新方式傳遞經典處世智慧與價值觀。僅在本屆漫博會2015動漫游戲精品IP項目預售路演中,就有《海龍號——海上絲綢之路歷險記》、《蘭陵王入陣曲》、昆曲元素3D系列電視動畫片《粉墨寶貝》等眾多與傳統題材有關的IP項目亮相。在今天,當我們再度提起“中國動畫的中國特質”時,我們所談到的是什么?1.“中國元素”不是靠堆砌符號就能做到的我們都知道,“中國學派”的概念,是20世紀50年代被從文學領域引入到動畫藝術中來的。前不久在廣東美術館剛剛閉幕的“世界動漫的中國學派”大展中,策展方追溯現代動畫發展的歷史,發現早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萬氏兄弟就受歐美電影的啟發,開始了對動畫的艱難探索。在中國動畫的起步階段,誕生了兩部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作品,一是1941年的《鐵扇公主》,不但是我國最早的動畫長片,也是全世界第四部問世的動畫長片。它的故事與今天的《大圣歸來》同樣取材于傳統經典小說《西游記》。而在學界,人們廣泛承認的“中國學派”開山之作,是1956年的《驕傲的將軍》。它的動畫造型借鑒了京劇臉譜,背景設計運用了古代壁畫的工筆技巧,具有濃厚的民族特色。那次展覽的文案企劃、藝術陳曉勤介紹:“從20世紀60年代到80年代末,中國動畫工作者在此基礎上不斷探索動畫的不同表現形式,如借鑒工筆重彩、水墨繪畫、民間繪畫、皮影、剪紙、木偶等,同時不斷拓展動畫的表現內容,如大量選取中國神話、民間故事、傳說、戲曲、寓言故事等,充分發揮動畫藝術的特點,拍攝出許多至今在中國甚至世界動畫電影史上堪稱經典的優秀作品,中國動畫因此得到了世界的認同,被譽為‘中國學派’。”在近日播出的《財經郎眼》欄目討論了中國動漫的產業化發展,節目中,業界嘉賓列數了《大圣歸來》中的中國元素,包括了視覺元素剪紙、皮影,聽覺元素箏曲、昆曲唱腔等。這樣的視覺引用還包括在片頭時用二維的方式制作了一小段片段向《大鬧天宮》、《金猴降妖》等經典的電影致敬。而在接受信息時報記者專訪時,《大圣歸來》的執行制作人金大勇認為,在對“中國元素”的選擇上,導演考慮的更多的不是“這個符號很中國”。“我覺得那些元素,都是表面的,”金大勇認為,僅僅堆砌符號,可能最后呈現的就是西方對東方的一種獵奇式的固化印象,“你看到的是中國題材,不是我們一定要加了哪些東西才是中國。其實不是這樣。我們用中國元素,也是實實在在的用,只有它確實符合我們當前情境的需要,我們才去用它,如果不符合,你硬要插一點東西進去表示我很中國,那就不對了。你像很多人提到電影里面那段皮影戲,那是因為需要出現一個戲臺,需要一個方式來表現齊天大圣的故事家喻戶曉,江流兒他從小就喜歡看大圣的故事,熟知大圣的傳說,而且非常崇拜大圣,只要哪里有大圣的故事演出,他就一定要看。是為了表現這個。一部好的電影里面,任何元素都應該是服從整體的需要,出現在恰當的位置。”對此,《海龍號——海上絲綢之路歷險記》的總策劃、廣州動漫行業協會副會長李勇也有類似的看法?!逗}執枴肥且徊恳院I辖z綢之路為背景,講述中國與五大洲的交流,演繹以“和”文化為核心的中國商道與人道的數碼三維動畫電影,定位為15~25歲觀眾喜愛的奇幻冒險類影片。這一作品已經策劃多年,曾入選2014年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動漫扶持計劃、參展第十一屆深圳文博會,動漫系列圖書也將由廣州出版社編輯出版。上周,李勇在漫博會2015動漫游戲精品IP項目預售路演中展示了電影的基本構架與制作進度,獲得了與會專家與投資方的好評。李勇認為,歐美和日韓在影視動畫上面都形成了他們獨特的風格,而我們在這方面目前還做得很不夠,一味的跟風而沒有形成自己鮮明的“中國風”,“我們的水墨動畫是那么的優美和獨具特色,早已得到國際上高度的認可,可是近年來無論是在國內市場還是國際市場上幾乎已銷聲匿跡??上О?”為了在動畫電影(動畫片)中很好地表達“中國性”,需要做到將內容和形式完美的結合。在美術資源方面:“有關海上絲綢之路的文獻、圖錄、文物等能找到的我們都有參考,并正在建立專家團隊。”在這個全球航行的世界性圖景中,“美術效果上我們會在中國風格和特色的前提下融入國際化的元素,其實迪士尼的很多東西是借鑒我們中國的,由于我們在國際上展現的少,就被認為是他們的了,唯美的東西是全世界都喜歡的,當然我們現在展現的還是初步的設定,在全面啟動時會更做出我們特色的。我們不會把‘中國性’僅僅作為符號出現,我們的目標是要把中國文化的內容和形式完美地結合和展現,并且還要吸收世界各國先進的技術、藝術及表達方式來為我們的‘中國性’服務。”李勇說?!逗}執枴?.“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自然,這里面是中國人的表演方式”這一個月以來,金大勇被問到最多的一個問題是,“《大圣歸來》成功的經驗的什么?”“對這個問題我跟田導(田曉鵬)也聊了好幾回,”金大勇停頓了一會兒,事實上,在之前的采訪中他一直表示,需要感謝的是與中國動漫一同成長起來的觀眾,是網友們的厚愛,是互聯網、自媒體的時代,是《西游記》這個膾炙人口深入人心的題材……而他們自己,只是“想好好做一件東西,做一件自己喜歡的作品,其他的并沒想那么多”。“后來覺得,說要堅持,要走心,要不忘初心耐得住寂寞,要嚴格再嚴格地要求品質,那些都是最基本的,多說也沒意思。除此之外再能說一說的有兩點,一個是動畫角色的表現,另一個是鏡頭的運用,有個人的一些理解和觀念。”“從動畫的角度來講,你說風格漂亮啊,過渡平和啊,節奏感非常好啊,這也都是大概能這么分析,”這個曾經做過廣告人,對影像制作經驗豐富、擅于用視覺驚艷抓住觀眾眼球的男人最終放棄了給我講述那些漫長的建模和渲染過程,總結了一句——其實自然才是最重要的。“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自然,你看著不別扭。你不覺得大圣很英俊、江流兒很萌,他們也沒有特別漂亮或怎么樣,但你就覺得特別自然,就過去了,你甚至沒去想過他動作是怎么走的,就過去了,這反而是控制得比較好的時候。為什么呢?這里面是中國人的表演方式。”享譽華人世界的《老夫子》漫畫作者王澤用一個藝術家的敏感來講述他對《大圣歸來》的感受:“這部片子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非常的有吸引力。他們很用心、很執著、很有熱情地去創造他們的作品。美國人制造的片子,他們的主角、他們的配角,他們所有的演員和他們的卡通都是美國人他們自己的生活表現和他們自己感情的發揮。日本人也是通過他們的作品來表達他們日本人自己的情感。我覺得中國人就應該表達自己的美和情感。我一看到開頭那一幕,一只猴子孤單單坐在高高的一塊石頭上,我心里就覺得,他一定有故事,他那么孤獨,全世界都是敵人,他要得憂郁癥了,我一定要去給這部電影的導演制片一個擁抱。”中國美協動漫藝委會副主任、廣東省動漫藝術家協會主席金城對此也有同樣的感受:“我們看《功夫熊貓》、《花木蘭》,它們也用的是中國元素,但是你看了就覺得,它不是一只中國熊貓,就算是華人也是出生在美國的。它會很自然地聳聳肩、一攤手,這樣的動作不是中國人的情感表達。”“所以你看,我們在做片子的時候,這些角色的設定其實是符合中國人狀態,你不會覺得哪兒能說得出好,但整個就自然。你首先別把它當動畫看,更千萬別覺得我是給小孩子看的,我什么都要解釋得清清楚楚觀眾才能看得懂,千萬不要。你就要想,你要拍的是一部電影,一部你自己心里能滿意的電影。”金大勇說到興奮時,親自上手比劃著電影中一些含蓄的細節,“比如說大圣在窗臺上跟江流兒聊天,江流兒問你怎么不回家?你一個跟頭就十萬八千里。他說當然了!這時候提到輝煌史他心里興奮了一下,一舉手,啪,手到眼前看到了禁錮,低頭,肩膀落下,手下來了。這符合一個中國人的心理。中國人看到了自然會明白他的情緒變化。因為他就是差不多符合我們這個年齡的中國人的心態,之前也有各種各樣經歷,處于這個年齡他開始低迷,懷疑自己。你說我們學好萊塢,故事爆點啊什么的,他有一個成熟的套路,但是作品真正表現出來之后,還是這些細節的東西讓人接受。”作為另一個案例,《海龍號》的人物塑造中,不僅出現了漢族的主角,還有波斯公主和一些消失在海上絲綢之路上的古代民族出現。李勇表示:“從人物的設定開始我們就為演繹‘和’文化這個核心的內容埋下了伏筆,人物主配角的設定就是一個多民族的融合。表達方式上我們會堅持鮮明的中國特色和中國風格。中國式的海洋精神是源于中國深厚的文化底蘊的?!逗Y\王》、《加勒比海盜》都是國外成功的影視動畫作品,國內目前成功的海洋題材的影視動畫作品還沒有出現,但我相信在不遠的將來一定會出現的!要說中國式的海洋精神、中國的商道和人道,其根源一定都是源于中國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蘊和文化內涵;船長是中國文化的傳承者和代言人,劇情不但要遵循影視的創作規律,傳播一個民族的文化和傳統,還要適合現代人的欣賞水平,更要借鑒和吸收國際先進的表達方式,才能取得成功。但是不要一說到中國的傳統文化就認為是呆板的,我們的文學名著《山海經》、《封神榜》、《西游記》、《聊齋》哪一個不是精彩紛呈?”3.“它最大的意義就是‘探索’——中國故事怎么講?”《大圣歸來》導演田曉鵬曾經總結:“這部作品的所有亮點和不足都忠實地映射了當下的中國動漫產業水準,而它最大的意義就是‘探索’——中國故事怎么講?東方動漫如何建立自己的思想和藝術體系?這都是我們要進一步探討的事。”將中國歷史、神話、傳說作為一個巨大的IP,是近年來常用的思路,但也有人認為,它同時是一個巨大的陷阱——例如故事,觀眾熟知人物性格與劇情走向,改編容易在“招致非議”與“沒有新意”之間搖擺。那么,在利用傳統文化IP時,最重要的部分是什么?其實,這不僅是動畫行業,也是文化藝術領域近年來頻繁遇到的問題。李勇認為并不矛盾:“只是怎么用現代的營銷管理運營手段和影視動漫的表現形式把我們的內容和形式完美的結合,創造出一個個巨大的IP來。關鍵在于內容與形式的‘有機’的結合,也就是要有創意、有創新的來表達經典的內容,再加上現代的營銷管理運營方式。國際上成功的案例比比皆是,我們不是做不到,而是時間問題,《大圣歸來》就是國內很好的案例啊。利用傳統文化的IP,最重要的部分我認為是在創新中傳承和不斷升華我們的傳統文化,并與世界各國的文化相融合,共同創造人類的精神財富和物質財富。”對于這個“時間問題”,金城將它表述為“要尊重藝術的客觀規律”。“我們必須首先把動畫、動漫看做一門藝術,然后再來談產業開發。過去我們在做動畫的時候,過于快餐化,現在看這是一條死路。在美國,一部動畫電影從立項到完成,怎么也要四五年,《大圣歸來》從劇本策劃到最后完成花了八年時間,而中國許多動畫通常就是一兩年就做出來了,定位就是投入幾百萬,做出來掙上幾千萬,結果規模越做越小,產品粗糙,市場狹窄,只能走低齡路線。然而好的藝術作品是屬于全年齡的,《丁丁歷險記》,至今男女老少都喜歡讀,它的魅力是屬于全世界的。”但是,金城也提到了問題的另一方面:“這樣老少皆宜、合家歡的全年齡動畫電影,國家廣電總局給予了充分的認可,并且號召大家要發展成人動畫電影,問題來了,中國動漫行業尤其是動畫企業,我們是依托在現有的動畫播出體制下成長的,所有的電視節目大多數在現有的少兒頻道基礎上進行商業傳播的,接下來我們的路要怎么走,實際上是一個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可能要面對的一個問題。”

信息時報 1848天前
1413 0 0
合作伙伴
江苏快3走势图基本图0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近500期 天津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深圳股票配资公司 湖北11选五任五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中奖记录 模拟炒股游戏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中奖条件 鑫发配资 福建体彩31选7大星走势图表 彩票预测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