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新預告 一起開啟新冒險

2020
07/14
14:17

動漫星空

國漫號
分享
數據
1560
2
0

動漫星空

國漫號
2020
/
07/14
14:17
1560
2
0

劇場版動畫《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在今天(7月14日),公開了全新是預告和海報,本作將于8月7日在日本上映,等了這么久,終于可以和大家一起展開新的冒險了。


《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新預告:



《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是哆啦A夢系列的第40部電影,本作與1980年的第1部電影《野比的恐龍》完全不同,從野比與雙胞胎恐龍相遇開始、邁出成長進化的第一步,走向全新的冒險。

中國動漫產業網

視頻畫面:

中國動漫產業網

中國動漫產業網

中國動漫產業網

免責聲明:中國動漫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同類推薦

因受疫情影響 《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宣布在日本撤檔

據日媒報道,劇場版動畫《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宣布在日本撤檔,具體上映日期待定,該片原定于2020年3月6日在日本上映。

據日媒報道,劇場版動畫《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宣布在日本撤檔,具體上映日期待定,該片原定于2020年3月6日在日本上映。

游民星空 203天前
718 5 0

壯大國產動畫電影亟需做足“三門功課”

在國產動畫電影《大圣歸來》票房挺進8億元之際,中宣部文藝局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4日聯合舉辦了該片的研討會。來自政府部門、片方、學界、評論界、媒體的近50位專家學者等,對這部現象級影片展開熱烈討論。(8月4日 新華社) 國產動畫電影《大圣歸來》票房挺進8億元,簡直是大快人心??陀^而言,作為一部扭轉國產動畫品質與觀眾認知的影片,它還是寄托、傳遞了大家對于國產動畫的厚望?!洞笫w來》是中國動畫電影走向未來的號角。誠如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副局長童剛所言,《大圣歸來》從古典名著《西游記》中汲取靈感,大膽創造、合理想象、不惡搞,對經典充滿敬意,體現出中國精神和中國氣派。在驕人的成績面前,我們值得慶賀、值得高興。毛澤東同志曾經說過,驕傲使人落后,虛心使人進步。當下,路漫漫其修遠兮,我們只有看到自身的不足與缺憾,才能走得更穩、走得更遠。 針對影片的不足,與會專家提到該片人物形象設計仍有缺憾,技術細節也有瑕疵,結尾顯得倉促等。由此觀之,國產動畫電影亟需做足以下功課,其一,做足設計功課。無論是從劇情、人物,還是腳本、劇本的設計,都要精雕細琢、精益求精。電影是一門高深的藝術,藝術就來不開精雕細琢、慢火燉之,細細感悟。中國著名教育家葉圣陶先生曾經說過,教育是農業,而不是工業。筆者在這里想套用一下此話,電影是農業,需要慢慢生長,而不是機械化工業大生產。這就要求動畫電影從業者耐住寂寞、耐住清貧、立足當下、靜心創作、不受外界干擾。 其二,做足技術功課。鄧小平同志曾經說過,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我們從中足以看出科學技術的重要作用與意義。而在當下科技事業飛速發展,新技術、新媒體如雨后春筍般應運而生。在大數據、“互聯網+”思維的大背景下,如果我們的技術再不給力,那么還有談獲勝的可能嗎?筆者前期看了3D版的《哆啦A夢》,感覺當下動畫電影的發展的確超過了我們的想象,有很多地方的確是飛速發展。逼真的3D場景、震撼的視聽效果、神奇的電腦動畫等等留給我們太多的感官滿足,更留給我很多思考,我們該如何提高國產動畫電影的技術含量、技術升級、技術創新。當然,這離不開職能部門的重視,逐步增加財政投入,逐步進行政策傾斜、制度“補血”等等。 其三,做足藝術功課。當下,隨著觀眾藝術水平的不斷提升、大眾口味的多元化,對動畫電影的要求也越來越高了,越來越苛刻了。一個根本原因是,不是動畫藝術提升過快,而是公眾的藝術品位提升太快了。由此觀之,動畫電影藝術水準必須先走一步,步步領先、步步保先,唯有如此,才有觀眾愿意去看。退一步而言,如果動畫電影藝術水平連公眾藝術水平都達不到,那么觀眾還會掏錢觀賞嗎?顯然不可能。打個比方,誰會跟比自己差的師傅去學藝?誰還會跟比自己智商都低的人,學當智者呢? 綜合觀之,若要國產動畫電影有更長足、長遠的發展,亟需做足設計功課;做足技術功課;做足藝術功課。唯有拉長自身的短板、修補自身的漏洞、升級自己的技術、開拓自己的思維,才能讓國產動畫電影長久地屹立于世界電影之林,成為世界電影業界的常青樹!

在國產動畫電影《大圣歸來》票房挺進8億元之際,中宣部文藝局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4日聯合舉辦了該片的研討會。來自政府部門、片方、學界、評論界、媒體的近50位專家學者等,對這部現象級影片展開熱烈討論。(8月4日 新華社) 國產動畫電影《大圣歸來》票房挺進8億元,簡直是大快人心??陀^而言,作為一部扭轉國產動畫品質與觀眾認知的影片,它還是寄托、傳遞了大家對于國產動畫的厚望?!洞笫w來》是中國動畫電影走向未來的號角。誠如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副局長童剛所言,《大圣歸來》從古典名著《西游記》中汲取靈感,大膽創造、合理想象、不惡搞,對經典充滿敬意,體現出中國精神和中國氣派。在驕人的成績面前,我們值得慶賀、值得高興。毛澤東同志曾經說過,驕傲使人落后,虛心使人進步。當下,路漫漫其修遠兮,我們只有看到自身的不足與缺憾,才能走得更穩、走得更遠。 針對影片的不足,與會專家提到該片人物形象設計仍有缺憾,技術細節也有瑕疵,結尾顯得倉促等。由此觀之,國產動畫電影亟需做足以下功課,其一,做足設計功課。無論是從劇情、人物,還是腳本、劇本的設計,都要精雕細琢、精益求精。電影是一門高深的藝術,藝術就來不開精雕細琢、慢火燉之,細細感悟。中國著名教育家葉圣陶先生曾經說過,教育是農業,而不是工業。筆者在這里想套用一下此話,電影是農業,需要慢慢生長,而不是機械化工業大生產。這就要求動畫電影從業者耐住寂寞、耐住清貧、立足當下、靜心創作、不受外界干擾。 其二,做足技術功課。鄧小平同志曾經說過,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我們從中足以看出科學技術的重要作用與意義。而在當下科技事業飛速發展,新技術、新媒體如雨后春筍般應運而生。在大數據、“互聯網+”思維的大背景下,如果我們的技術再不給力,那么還有談獲勝的可能嗎?筆者前期看了3D版的《哆啦A夢》,感覺當下動畫電影的發展的確超過了我們的想象,有很多地方的確是飛速發展。逼真的3D場景、震撼的視聽效果、神奇的電腦動畫等等留給我們太多的感官滿足,更留給我很多思考,我們該如何提高國產動畫電影的技術含量、技術升級、技術創新。當然,這離不開職能部門的重視,逐步增加財政投入,逐步進行政策傾斜、制度“補血”等等。 其三,做足藝術功課。當下,隨著觀眾藝術水平的不斷提升、大眾口味的多元化,對動畫電影的要求也越來越高了,越來越苛刻了。一個根本原因是,不是動畫藝術提升過快,而是公眾的藝術品位提升太快了。由此觀之,動畫電影藝術水準必須先走一步,步步領先、步步保先,唯有如此,才有觀眾愿意去看。退一步而言,如果動畫電影藝術水平連公眾藝術水平都達不到,那么觀眾還會掏錢觀賞嗎?顯然不可能。打個比方,誰會跟比自己差的師傅去學藝?誰還會跟比自己智商都低的人,學當智者呢? 綜合觀之,若要國產動畫電影有更長足、長遠的發展,亟需做足設計功課;做足技術功課;做足藝術功課。唯有拉長自身的短板、修補自身的漏洞、升級自己的技術、開拓自己的思維,才能讓國產動畫電影長久地屹立于世界電影之林,成為世界電影業界的常青樹!

1001 0 0

二次元成為中國創業風口 日本動畫缺遭遇滑鐵盧

《火影忍者》首日票房慘淡雖然二次元成為了中國創業的風口,但日本動畫在內地的票房表現正在遭遇滑鐵盧。今年2月期間總共有兩部日本動畫的劇場版上映。一部是“民工三漫”之一的《火影忍者》,號稱可能是最后一部劇場版的《火影忍者·博人傳》;另外一部是80和部分90后的童年回憶,30年后以全CG技術制作的《圣斗士星矢:圣域傳說》。前者已于18日在國內上映。后者則將在26日登陸院線。值得一提的是《火影忍者》的票房表現?!痘鹩叭陶?middot;博人傳》2月18日上映首日票房成績為1600萬,而春節前上映的《熊出沒之熊心歸來》上映首日票房是5600萬,《功夫熊貓》的首日票房則達到了1億。 考慮到《火影忍者》在日本本土及海外的強大影響力,這個成績與其量級實在不成正比。2014年《火影忍者》連載完結。當時官方披露數據顯示漫畫在中國賣出了1000萬冊(考慮到盜版的猖獗,《火影忍者》的實際讀者應該會高于這一數字),在土豆網上播出的《火影忍者》也以1000萬的播出指數傲視群雄。這一數據原本可以轉換成不錯的票房。但現在對于《圣斗士星矢》票房的樂觀估計或許也將成為問題。因為在動畫公司實習的朋友已經提前向我聲明不會去看使用CG技術的《圣斗士星矢》和《火影忍者·博人傳》。“因為沒有情懷。”他還補充,“我覺得能夠去影院的,都是很喜歡火影這個文化的吧。”情懷大于內容但遠道而來的日本動畫最開始可沒有想到這些。從去年開始,陸續增多的日本動畫的引進和排片計劃開始提上日程?!妒ザ肥啃鞘福菏ビ騻髡f》的發行方之一是夢想成為平臺的阿里影業。而提供給他們信心的則是去年《哆啦A夢:伴我同行》上映后所掀起的情懷狂潮。作為紀念原著作者藤·F·不二雄、同時也作為系列完結作的《哆啦A夢:伴我同行》,獲得的票房成績和口碑都很不錯。在日本電影缺席內地票房市場三年以后,豆瓣評分將這部動畫評為2014年豆瓣評分最高的動畫片,而內地觀眾則用超過日本本土的5億票房成績表達自己對這部動畫的喜愛。但人們或許忘記了《哆啦A夢》系列前作《大雄的恐龍》在內地的票房成績。盡管首周票房達500萬“超出預期”,但其最終票房成績僅為2171萬。事實上《哆啦A夢:伴我同行》的成功或許與情感營銷不無關系。當時所有的媒體幾乎都在渲染“童年記憶”與“別了,哆啦A夢”這些關鍵詞。微博推出相應表情,百度錢包、淘寶、朋友圈們的借勢營銷則為票房添上一把新火。但這種做法也有著致命缺陷。正如人們習慣性地質疑錘子手機與豆瓣的變現方式,情懷的氣泡一旦戳破則是影片本身質量的全面暴露。一個很簡單的例子是不太了解影片背景的觀眾可能會在豆瓣電影上留下如是評論:“情懷大于本身內容。”于是剝開情懷的外衣,你可能看到的《哆啦A夢》是與一位忠實粉絲完全相反的體驗:劇情進展倉促而混亂、劇情更偏向幼稚而非純真;加上身邊可能坐滿了粉絲們難以自控的情緒表達,作為一位單純就電影而來的觀眾,“尷尬”或許是你能給這一觀影體驗最好的注解。而這些日本動畫們還面臨著另一個共同的困境。在日本本土能獲得現象式票房成績的動畫往往會在中國上映時折戟沉沙——去年的《名偵探柯南:業火的向日葵》在內地票房最終止步8161萬元,遠低于日本國內的45億日元票房。萬年小學生江戶川柯南的偵探冒險似乎開始黯然失色。而此前該系列在國內引進歷經坎坷,最終得到的票房數字也只能用“吃力不討好”來形容。這或許還有一個相當尷尬的理由。出于某種原因,日本電影的引進方式都是批片。這種模式可以阻斷國外片商分成,卻往往受限于時間因素。大部分影片在引進的時候,日本本土已經釋出了DVD、藍光等資源。這也就意味著如果不是“火影文化”很感興趣的粉絲,極有可能會選擇先睹為快。事實上,我的朋友就是打算在網盤上看《火影忍者》的。國內外動畫的雙重狙擊而無論是與好萊塢動畫還是國內動畫,競爭于日本動畫而言都是件困難的事。好萊塢無疑擁有著世界一流的技術水平和產出體系。我的朋友剛剛看完了《功夫熊貓3》,對夢工廠、迪斯尼和皮克斯的技術精細推崇備至。他覺得好萊塢的動畫已經是一種“表演”。“《功夫熊貓》從具體到大遠景的跑龍套角色,都有用心在做。”以往,在迪斯尼的動畫中,人物嘴唇的抖動、眼睫毛與瞳孔的微微張開,都被用以證明好萊塢CG技術的高度成熟。而一直不以寫實取勝的日本動畫則偏向故事。但在技術整體升級的動畫工業,日本似乎也無法避免CG化的動畫制作趨勢。而日本在這一新領域中表現出了令人驚訝的笨拙。在日本發布的《2015動畫產業報告》中,全CG時代被行業公認為未來的趨勢;但日本并沒有做好應對這一趨勢的硬件準備。去年以全CG技術制作的《哆啦A夢:伴我同行》被批評“口型對不上”;即將亮相的《圣斗士星矢:圣域傳說》則被詬病畫風違和。而克服了技術短板的《大圣歸來》與《小門神》再次證明了中國動畫在低幼化市場以外開拓的決心??梢圆豢鋸埖卣f,在《喜羊羊》、《熊出沒》與田曉鵬、王微的追擊之下,日本動畫原本依賴粉絲群獲取票房的生存模式正在遭受考驗。馬爾科姆·格拉德威爾在《引爆點》一書中詳細論述了事物的流行法則。在他看來,有三點是一項事物獲得成功的關鍵要素:能夠充當意見領袖的個別人物;事物本身的附著力因素;以及能夠讓事物生存如魚得水的環境威力。但這三項因素或許已經缺失了最后兩者。“情懷大于內容”已成為這幾年評價《起風了》和《哆啦A夢:伴我同行》的主要標簽;在環境方面,由于眾所周知的政治因素,中國對于日本電影一直冷淡處理。即使是作為人物因素的中國二次元群體正在茁壯成長,其最終的結果仍然是令人大跌眼鏡的。具體分析可以牽涉到人們總是以與眾不同的小眾狀態而自豪的社會心理學。在B站宣布進軍商業化,并進一步向三次元的“現充”們開放時,許多網友表達了自己的不滿。他們普遍認為這是在摧毀他們的夢想樂園。如何挽救“2016危機”?但日本動畫卻不得不在這種絕望中持續挺進。一個原因是在日本動漫行業里普遍提及的“2016危機”。日本動畫發展已經觸及行業天花板。近年來日本的動畫作品數量及總制作時長不斷增加,使得一線制作人員超負荷運作。然而各制作公司與工作室的營業額卻鮮有增加,有人認為這一失衡現象有可能在今年導致市場崩盤。而更遠一步,中國的票房市場已經成了好萊塢最為重要的海外市場,也在2012年超過日本成為亞洲第一。即使這些舶來的本土票房冠軍大多能夠在東京銀座的豪華電影城中呼風喚雨,但面對海外市場,它們或許需要換個新思路。8天以后,《圣斗士星矢:圣域傳說》即將上映。但愿這部動畫的票房成績不至于辜負童年的美好記憶。

《火影忍者》首日票房慘淡雖然二次元成為了中國創業的風口,但日本動畫在內地的票房表現正在遭遇滑鐵盧。今年2月期間總共有兩部日本動畫的劇場版上映。一部是“民工三漫”之一的《火影忍者》,號稱可能是最后一部劇場版的《火影忍者·博人傳》;另外一部是80和部分90后的童年回憶,30年后以全CG技術制作的《圣斗士星矢:圣域傳說》。前者已于18日在國內上映。后者則將在26日登陸院線。值得一提的是《火影忍者》的票房表現?!痘鹩叭陶?middot;博人傳》2月18日上映首日票房成績為1600萬,而春節前上映的《熊出沒之熊心歸來》上映首日票房是5600萬,《功夫熊貓》的首日票房則達到了1億。 考慮到《火影忍者》在日本本土及海外的強大影響力,這個成績與其量級實在不成正比。2014年《火影忍者》連載完結。當時官方披露數據顯示漫畫在中國賣出了1000萬冊(考慮到盜版的猖獗,《火影忍者》的實際讀者應該會高于這一數字),在土豆網上播出的《火影忍者》也以1000萬的播出指數傲視群雄。這一數據原本可以轉換成不錯的票房。但現在對于《圣斗士星矢》票房的樂觀估計或許也將成為問題。因為在動畫公司實習的朋友已經提前向我聲明不會去看使用CG技術的《圣斗士星矢》和《火影忍者·博人傳》。“因為沒有情懷。”他還補充,“我覺得能夠去影院的,都是很喜歡火影這個文化的吧。”情懷大于內容但遠道而來的日本動畫最開始可沒有想到這些。從去年開始,陸續增多的日本動畫的引進和排片計劃開始提上日程?!妒ザ肥啃鞘福菏ビ騻髡f》的發行方之一是夢想成為平臺的阿里影業。而提供給他們信心的則是去年《哆啦A夢:伴我同行》上映后所掀起的情懷狂潮。作為紀念原著作者藤·F·不二雄、同時也作為系列完結作的《哆啦A夢:伴我同行》,獲得的票房成績和口碑都很不錯。在日本電影缺席內地票房市場三年以后,豆瓣評分將這部動畫評為2014年豆瓣評分最高的動畫片,而內地觀眾則用超過日本本土的5億票房成績表達自己對這部動畫的喜愛。但人們或許忘記了《哆啦A夢》系列前作《大雄的恐龍》在內地的票房成績。盡管首周票房達500萬“超出預期”,但其最終票房成績僅為2171萬。事實上《哆啦A夢:伴我同行》的成功或許與情感營銷不無關系。當時所有的媒體幾乎都在渲染“童年記憶”與“別了,哆啦A夢”這些關鍵詞。微博推出相應表情,百度錢包、淘寶、朋友圈們的借勢營銷則為票房添上一把新火。但這種做法也有著致命缺陷。正如人們習慣性地質疑錘子手機與豆瓣的變現方式,情懷的氣泡一旦戳破則是影片本身質量的全面暴露。一個很簡單的例子是不太了解影片背景的觀眾可能會在豆瓣電影上留下如是評論:“情懷大于本身內容。”于是剝開情懷的外衣,你可能看到的《哆啦A夢》是與一位忠實粉絲完全相反的體驗:劇情進展倉促而混亂、劇情更偏向幼稚而非純真;加上身邊可能坐滿了粉絲們難以自控的情緒表達,作為一位單純就電影而來的觀眾,“尷尬”或許是你能給這一觀影體驗最好的注解。而這些日本動畫們還面臨著另一個共同的困境。在日本本土能獲得現象式票房成績的動畫往往會在中國上映時折戟沉沙——去年的《名偵探柯南:業火的向日葵》在內地票房最終止步8161萬元,遠低于日本國內的45億日元票房。萬年小學生江戶川柯南的偵探冒險似乎開始黯然失色。而此前該系列在國內引進歷經坎坷,最終得到的票房數字也只能用“吃力不討好”來形容。這或許還有一個相當尷尬的理由。出于某種原因,日本電影的引進方式都是批片。這種模式可以阻斷國外片商分成,卻往往受限于時間因素。大部分影片在引進的時候,日本本土已經釋出了DVD、藍光等資源。這也就意味著如果不是“火影文化”很感興趣的粉絲,極有可能會選擇先睹為快。事實上,我的朋友就是打算在網盤上看《火影忍者》的。國內外動畫的雙重狙擊而無論是與好萊塢動畫還是國內動畫,競爭于日本動畫而言都是件困難的事。好萊塢無疑擁有著世界一流的技術水平和產出體系。我的朋友剛剛看完了《功夫熊貓3》,對夢工廠、迪斯尼和皮克斯的技術精細推崇備至。他覺得好萊塢的動畫已經是一種“表演”。“《功夫熊貓》從具體到大遠景的跑龍套角色,都有用心在做。”以往,在迪斯尼的動畫中,人物嘴唇的抖動、眼睫毛與瞳孔的微微張開,都被用以證明好萊塢CG技術的高度成熟。而一直不以寫實取勝的日本動畫則偏向故事。但在技術整體升級的動畫工業,日本似乎也無法避免CG化的動畫制作趨勢。而日本在這一新領域中表現出了令人驚訝的笨拙。在日本發布的《2015動畫產業報告》中,全CG時代被行業公認為未來的趨勢;但日本并沒有做好應對這一趨勢的硬件準備。去年以全CG技術制作的《哆啦A夢:伴我同行》被批評“口型對不上”;即將亮相的《圣斗士星矢:圣域傳說》則被詬病畫風違和。而克服了技術短板的《大圣歸來》與《小門神》再次證明了中國動畫在低幼化市場以外開拓的決心??梢圆豢鋸埖卣f,在《喜羊羊》、《熊出沒》與田曉鵬、王微的追擊之下,日本動畫原本依賴粉絲群獲取票房的生存模式正在遭受考驗。馬爾科姆·格拉德威爾在《引爆點》一書中詳細論述了事物的流行法則。在他看來,有三點是一項事物獲得成功的關鍵要素:能夠充當意見領袖的個別人物;事物本身的附著力因素;以及能夠讓事物生存如魚得水的環境威力。但這三項因素或許已經缺失了最后兩者。“情懷大于內容”已成為這幾年評價《起風了》和《哆啦A夢:伴我同行》的主要標簽;在環境方面,由于眾所周知的政治因素,中國對于日本電影一直冷淡處理。即使是作為人物因素的中國二次元群體正在茁壯成長,其最終的結果仍然是令人大跌眼鏡的。具體分析可以牽涉到人們總是以與眾不同的小眾狀態而自豪的社會心理學。在B站宣布進軍商業化,并進一步向三次元的“現充”們開放時,許多網友表達了自己的不滿。他們普遍認為這是在摧毀他們的夢想樂園。如何挽救“2016危機”?但日本動畫卻不得不在這種絕望中持續挺進。一個原因是在日本動漫行業里普遍提及的“2016危機”。日本動畫發展已經觸及行業天花板。近年來日本的動畫作品數量及總制作時長不斷增加,使得一線制作人員超負荷運作。然而各制作公司與工作室的營業額卻鮮有增加,有人認為這一失衡現象有可能在今年導致市場崩盤。而更遠一步,中國的票房市場已經成了好萊塢最為重要的海外市場,也在2012年超過日本成為亞洲第一。即使這些舶來的本土票房冠軍大多能夠在東京銀座的豪華電影城中呼風喚雨,但面對海外市場,它們或許需要換個新思路。8天以后,《圣斗士星矢:圣域傳說》即將上映。但愿這部動畫的票房成績不至于辜負童年的美好記憶。

1151 0 0

日本動漫緣何會告別昔日輝煌?

賬面繁榮難掩日本動畫行業的危機,原本讓他們獨樹一幟的創造力,逐漸演變為一場為取悅觀眾而上演的IP空洞化游戲。隨著5月28日3D動畫電影《哆啦A夢:伴我同行》在中國內地公映,不少70后、80后掀起了一股懷舊潮。正如其他日本動漫作品一樣,《哆啦A夢》陪伴了他們的成長。在片中,這位胖胖的機器貓最終告別了主人回到未來,這也是這部作品被稱為“告別版”的原因。某種意義上,這也是日本動漫正告別昔日輝煌的一個象征??瓷先?,日本已經順利度過了一個動畫產業寒冬。在經歷了2008—2009年的低谷后,日本動畫產業開始了穩步增長,并于2013年達到了動畫市場產值的峰值20.07億美元,這比此前于2006年創下的歷史峰值高出了近1100萬美元。更好的消息來自海外市場,2013年日本動畫內容海外出口額超過1億美元,創下了歷史紀錄。一些樂觀的日本動畫從業者確信:冬天已然結束,另一個春天正在到來。但事實并非如此。值得注意的是,在2014年9月日本動畫協會統計上一年度動畫市場產值的時候,擴大了統計種類,首次將動畫歌曲演唱會、音樂劇及展示會帶來的收入納入了計算。造成這種變化的原因是,2006年之后,日本動畫行業圍繞IP資源開展的衍生品市場逐漸成為了真正給動畫制作公司帶來收益的產品項。以2013年為例,總產值20.07億美元中,動畫衍生品產值占總額的60%以上。衍生品市場的火熱直接導致在產品種類上的多元化探索,動畫歌曲演唱會和音樂劇已經從各個制作公司的“實驗項目”演變為了必備產品。但是這種將每個IP資源竭盡所能開發的衍生品模式已經開始遇到挑戰。日本專門研究動畫形象市場價值的公司Character Databank通過調查發現,2013年傳統大火動畫形象的衍生品銷量開始下滑,傳統的購買群體在購買頻率方面開始減少,反而是以前動畫制作公司衍生品的非目標人群增大了消費量。這與美國市場非常相似,迪士尼的常規衍生品銷量已經連續多年下滑。造成這一現象的重要原因是,在日本動畫市場,成功已久的動畫IP依然占據著屏幕主流,而新的動畫形象尚不足以取代這些IP。以2014年為例,日本票房最高的三部動畫電影是《浪客劍心》、《名偵探柯南》、《哆啦A夢》,這三部都是誕生超過10年的老作品。這些成功已久的動畫IP不僅是觀眾的屏幕???,同時也是衍生品???。除了深度粉絲,普通粉絲并不會像購買快消品一樣購買這些動畫的衍生品。所以,推出新款衍生品并不意味著一定可以增加衍生品的整體銷量。更大的隱患來自日本動畫行業“以市場反應決定作品生死”的游戲邏輯。在日本,經常會出現這種情況:新推出的動畫原本預計播出12集,卻因為收視率過低而在8集甚至3集的時候就草草收場或宣布暫停項目。與中國不同,日本動畫并非一次性制作完成全部內容后交付渠道方發布,而是采用定期制作、定期連載的方法。這就讓收視率(或銷量)成為制作方最重要的參考系。這樣的游戲規則,已經讓日本這個動畫大國逐漸變為在動畫發布上非常謹慎的國家之一。根據日本動畫協會的統計,2013年日本動畫新作品數量相比2012年有所減少,相比中國動畫市場熱火朝天制作新IP的現狀,日本可謂保守。而唯市場論也讓日本動畫制作公司逐漸成為“市場追隨者”而不敢輕易發布顛覆性作品。宮崎駿和庵野秀明兩位日本動畫巨匠曾多次公開表示,日本動畫行業一味追求萌、腐、宅的氛圍終有一天會摧毀整個行業。其實,并非日本的動畫制作公司沒有理想,是現實的壓力讓他們不敢對市場隨便點頭。在日本,大部分動畫制作公司都是15人以下的小團隊,這些公司基本上處于賣一個作品才能有錢做下一個作品的狀態。而針對這些小制作公司的融資、貸款服務并不豐富,除非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制作人掌舵,否則這些小公司基本上不會有富余的經費來讓他們做一款沒有被市場驗證過的類型動畫。這也導致大部分日本動畫制作公司扎堆于幾大成熟類型,而對未驗證過的類型、題材不感興趣。隨之而來最大的風險是:觀眾終有一天會看膩了這些同質化作品,并逃離這個空洞的動畫市場。

賬面繁榮難掩日本動畫行業的危機,原本讓他們獨樹一幟的創造力,逐漸演變為一場為取悅觀眾而上演的IP空洞化游戲。隨著5月28日3D動畫電影《哆啦A夢:伴我同行》在中國內地公映,不少70后、80后掀起了一股懷舊潮。正如其他日本動漫作品一樣,《哆啦A夢》陪伴了他們的成長。在片中,這位胖胖的機器貓最終告別了主人回到未來,這也是這部作品被稱為“告別版”的原因。某種意義上,這也是日本動漫正告別昔日輝煌的一個象征??瓷先?,日本已經順利度過了一個動畫產業寒冬。在經歷了2008—2009年的低谷后,日本動畫產業開始了穩步增長,并于2013年達到了動畫市場產值的峰值20.07億美元,這比此前于2006年創下的歷史峰值高出了近1100萬美元。更好的消息來自海外市場,2013年日本動畫內容海外出口額超過1億美元,創下了歷史紀錄。一些樂觀的日本動畫從業者確信:冬天已然結束,另一個春天正在到來。但事實并非如此。值得注意的是,在2014年9月日本動畫協會統計上一年度動畫市場產值的時候,擴大了統計種類,首次將動畫歌曲演唱會、音樂劇及展示會帶來的收入納入了計算。造成這種變化的原因是,2006年之后,日本動畫行業圍繞IP資源開展的衍生品市場逐漸成為了真正給動畫制作公司帶來收益的產品項。以2013年為例,總產值20.07億美元中,動畫衍生品產值占總額的60%以上。衍生品市場的火熱直接導致在產品種類上的多元化探索,動畫歌曲演唱會和音樂劇已經從各個制作公司的“實驗項目”演變為了必備產品。但是這種將每個IP資源竭盡所能開發的衍生品模式已經開始遇到挑戰。日本專門研究動畫形象市場價值的公司Character Databank通過調查發現,2013年傳統大火動畫形象的衍生品銷量開始下滑,傳統的購買群體在購買頻率方面開始減少,反而是以前動畫制作公司衍生品的非目標人群增大了消費量。這與美國市場非常相似,迪士尼的常規衍生品銷量已經連續多年下滑。造成這一現象的重要原因是,在日本動畫市場,成功已久的動畫IP依然占據著屏幕主流,而新的動畫形象尚不足以取代這些IP。以2014年為例,日本票房最高的三部動畫電影是《浪客劍心》、《名偵探柯南》、《哆啦A夢》,這三部都是誕生超過10年的老作品。這些成功已久的動畫IP不僅是觀眾的屏幕???,同時也是衍生品???。除了深度粉絲,普通粉絲并不會像購買快消品一樣購買這些動畫的衍生品。所以,推出新款衍生品并不意味著一定可以增加衍生品的整體銷量。更大的隱患來自日本動畫行業“以市場反應決定作品生死”的游戲邏輯。在日本,經常會出現這種情況:新推出的動畫原本預計播出12集,卻因為收視率過低而在8集甚至3集的時候就草草收場或宣布暫停項目。與中國不同,日本動畫并非一次性制作完成全部內容后交付渠道方發布,而是采用定期制作、定期連載的方法。這就讓收視率(或銷量)成為制作方最重要的參考系。這樣的游戲規則,已經讓日本這個動畫大國逐漸變為在動畫發布上非常謹慎的國家之一。根據日本動畫協會的統計,2013年日本動畫新作品數量相比2012年有所減少,相比中國動畫市場熱火朝天制作新IP的現狀,日本可謂保守。而唯市場論也讓日本動畫制作公司逐漸成為“市場追隨者”而不敢輕易發布顛覆性作品。宮崎駿和庵野秀明兩位日本動畫巨匠曾多次公開表示,日本動畫行業一味追求萌、腐、宅的氛圍終有一天會摧毀整個行業。其實,并非日本的動畫制作公司沒有理想,是現實的壓力讓他們不敢對市場隨便點頭。在日本,大部分動畫制作公司都是15人以下的小團隊,這些公司基本上處于賣一個作品才能有錢做下一個作品的狀態。而針對這些小制作公司的融資、貸款服務并不豐富,除非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制作人掌舵,否則這些小公司基本上不會有富余的經費來讓他們做一款沒有被市場驗證過的類型動畫。這也導致大部分日本動畫制作公司扎堆于幾大成熟類型,而對未驗證過的類型、題材不感興趣。隨之而來最大的風險是:觀眾終有一天會看膩了這些同質化作品,并逃離這個空洞的動畫市場。

1012 0 0

[ 哆啦A夢劇場版] 創日本史上最高票房

《哆啦A夢劇場版:大雄的秘密道具博物館》海報 《魔境仙蹤》海報日本春假到來,影壇也隨著《哆啦A夢劇場版》的公映開始為期一個月的旺季。去年3月公映的片子中,共有三部本土片及三部海外片的最終票房超過10億日元,這六部片子分別是《哆啦A夢劇場版:大雄與奇跡之島》(36.2億日元),《我們的存在:前篇》(25.2億日元),《欺詐游戲:再生》(21億日元),《大偵探福爾摩斯2:詭影游戲》(19.5億日元),《穿靴子的貓》(11.7億日元),《雨果》(10.2億日元),僅這六部影片就收獲了123.8億日元的票房。今年3月日本影壇會取得怎樣的成績呢。自1969年開始每年春季(僅2005年未有作品)的固定節目《哆啦A夢劇場版》,到今年迎來了該系列的第三十三部劇場版《大雄的秘密道具博物館》。影片在353塊銀幕公映,首映周末動員觀眾59萬7899人次,票房收入6億6729萬1850日元,創下該系列首映票房最高紀錄。截止到去年,該系列最高最終票房是去年春公映的《大雄與奇跡之島》(36.2億日元),而《大雄的秘密道具博物館》首映票房是《大雄與奇跡之島》同期的120.5%,日本媒體預計《大雄的秘密道具博物館》最終票房能突破40億日元。今年是制造哆啦A夢的朝日電視臺開播55周年紀念,《大雄的秘密道具博物館》是2006年以來推出新版《哆啦A夢劇場版》中第二部使用原創故事的作品。為配合本片宣傳,朝日電視臺自2月1日開始在大樓大廳內舉辦為期兩個半月的“哆啦A夢道具戰”。人氣男星向井理,成為繼福山雅治、小栗旬之后,第三位在《哆啦A夢劇場版》扮演接近本尊的男星。日本網球手松岡修造帶領人氣童星鈴木福,結成哆啦A夢應援團,為影片助威。人氣少女電音組合Perfume,為本部劇場版獻聲主題曲。據日本媒體調查,本部劇場版相較于往年的來說,獲得了已為人父的成年男子支持。上周末,還有一部家庭親子向新片上榜——與美國準同步公映的《魔境仙蹤》。該片于3月8日星期五在日本584塊銀幕公映,首映周末兩日動員觀眾18萬4281人次,票房收入2億6990萬9900日元,位列排行榜第二位。影片首映三天動員觀眾23萬2076人次,票房收入3億3643萬5800日元,男女觀眾比例為35:65。參考影片目前在日本YAHOO電影頁3.55的評分(滿分5分),預計最終票房落在18億日元前后。老片情況,公映8周的《泰迪熊》累計動員觀眾283萬943人次,累計票房38億5701萬4300日元。公映12周的《悲慘世界》累計動員觀眾445萬6227人次,累計票房54億4327萬8550日元,已正式超越去年海外片在日最高票房的《碟中諜4》最終成績53.8億日元。第九位《腦男》公映5周,累計動員觀眾88萬1486人次,累計票房11億2310萬1500日元。值得一提排行第十位的《遺體:通往明日的十天》,因趕上3-11東日本大地震兩周年紀念,在公映第三周首次登入排行榜前十位。影片以一位入殮師為主角,講述大地震發生后對巖手縣災民來說最困難的十天,目前累計票房接近2億日元。本周末值得關注的新片有,二宮和也主演電影《白金數據》,堺雅人與中谷美紀聯袂的《向日葵與幼犬的7天》,美國科幻片《云圖》,本土動畫《光之美少女劇場版》。

《哆啦A夢劇場版:大雄的秘密道具博物館》海報 《魔境仙蹤》海報日本春假到來,影壇也隨著《哆啦A夢劇場版》的公映開始為期一個月的旺季。去年3月公映的片子中,共有三部本土片及三部海外片的最終票房超過10億日元,這六部片子分別是《哆啦A夢劇場版:大雄與奇跡之島》(36.2億日元),《我們的存在:前篇》(25.2億日元),《欺詐游戲:再生》(21億日元),《大偵探福爾摩斯2:詭影游戲》(19.5億日元),《穿靴子的貓》(11.7億日元),《雨果》(10.2億日元),僅這六部影片就收獲了123.8億日元的票房。今年3月日本影壇會取得怎樣的成績呢。自1969年開始每年春季(僅2005年未有作品)的固定節目《哆啦A夢劇場版》,到今年迎來了該系列的第三十三部劇場版《大雄的秘密道具博物館》。影片在353塊銀幕公映,首映周末動員觀眾59萬7899人次,票房收入6億6729萬1850日元,創下該系列首映票房最高紀錄。截止到去年,該系列最高最終票房是去年春公映的《大雄與奇跡之島》(36.2億日元),而《大雄的秘密道具博物館》首映票房是《大雄與奇跡之島》同期的120.5%,日本媒體預計《大雄的秘密道具博物館》最終票房能突破40億日元。今年是制造哆啦A夢的朝日電視臺開播55周年紀念,《大雄的秘密道具博物館》是2006年以來推出新版《哆啦A夢劇場版》中第二部使用原創故事的作品。為配合本片宣傳,朝日電視臺自2月1日開始在大樓大廳內舉辦為期兩個半月的“哆啦A夢道具戰”。人氣男星向井理,成為繼福山雅治、小栗旬之后,第三位在《哆啦A夢劇場版》扮演接近本尊的男星。日本網球手松岡修造帶領人氣童星鈴木福,結成哆啦A夢應援團,為影片助威。人氣少女電音組合Perfume,為本部劇場版獻聲主題曲。據日本媒體調查,本部劇場版相較于往年的來說,獲得了已為人父的成年男子支持。上周末,還有一部家庭親子向新片上榜——與美國準同步公映的《魔境仙蹤》。該片于3月8日星期五在日本584塊銀幕公映,首映周末兩日動員觀眾18萬4281人次,票房收入2億6990萬9900日元,位列排行榜第二位。影片首映三天動員觀眾23萬2076人次,票房收入3億3643萬5800日元,男女觀眾比例為35:65。參考影片目前在日本YAHOO電影頁3.55的評分(滿分5分),預計最終票房落在18億日元前后。老片情況,公映8周的《泰迪熊》累計動員觀眾283萬943人次,累計票房38億5701萬4300日元。公映12周的《悲慘世界》累計動員觀眾445萬6227人次,累計票房54億4327萬8550日元,已正式超越去年海外片在日最高票房的《碟中諜4》最終成績53.8億日元。第九位《腦男》公映5周,累計動員觀眾88萬1486人次,累計票房11億2310萬1500日元。值得一提排行第十位的《遺體:通往明日的十天》,因趕上3-11東日本大地震兩周年紀念,在公映第三周首次登入排行榜前十位。影片以一位入殮師為主角,講述大地震發生后對巖手縣災民來說最困難的十天,目前累計票房接近2億日元。本周末值得關注的新片有,二宮和也主演電影《白金數據》,堺雅人與中谷美紀聯袂的《向日葵與幼犬的7天》,美國科幻片《云圖》,本土動畫《光之美少女劇場版》。

1138 0 0

[黑貓警長]為何沒能復制[大圣歸來]神話?

同樣是動畫電影,同樣背后有一個強大的IP支撐,同樣是大打情懷牌,《黑貓警長之翡翠之星》卻好似與《哆啦A夢》、《西游記之大圣歸來》有著不一樣的境遇。8月10日,已經在院線上堅挺一個多月的《大圣歸來》,當日票房竟還是上映四天的《黑貓警長之翡翠之星》的近兩倍。而與《黑貓警長》同樣伴隨著一代人成長的《哆啦A夢》,此前在內地拿下了5.3億票房。除了票房上的差距,《黑貓警長》既沒有像《大圣歸來》一樣冒出“自來水”充當口碑先鋒,也沒有像《哆啦A夢》那樣引發一系列的懷舊話題,反倒是隨著影片的上映,有些不和諧的聲音冒了出來:“跟童年記憶半毛錢關系都沒有”、“特效只值5毛錢”,觀眾們批評起這只陪他們成長的“黑貓”似乎毫不留情。對于這些批評,作為《黑貓警長之翡翠之星》的導演于勝軍并不在意,“你可以去問問看過電影的小朋友和他們的家長,他們的感覺。”在于勝軍看來,堅持合家歡類型的《黑貓警長》已經基本達成了預期效果,“‘大圣’的成績不可復制,我們也沒有把他們當成對手。”票房表現對比票房后勁乏力 《黑貓》不敵已上映一個月的《大圣》在今年五月底上映的《哆啦A夢》,引發了一股懷舊的熱潮,一個多月下來,內地觀眾為這只陪伴自己成長的日本機器貓貢獻了5.3億元的票房,這個數字在當時的內地市場動畫片票房榜上,僅次于《功夫熊貓2》。在《哆啦A夢》火爆期間,就有輿論提出,為何引爆我們童年記憶的是一部外國動畫呢?很快,電影版的《黑貓警長》宣布定檔8月,似乎有望掀起另一輪童年懷舊的熱潮。在《黑貓警長》上映前一個月,《大圣歸來》的意外火爆也把國產動畫的名譽與市場期待都拉高了一個層級。在《黑貓警長》的首映禮上,有記者就問到導演于勝軍,希望他能給出一個《黑貓警長》的票房預期。這個問題是有明顯傾向性的,當然是瞄著“大圣”的超高票房而提出的。“1億到10億不等!”經過了幾番搪塞無果之后,于勝軍最終半開玩笑地喊出了這么一個超大的預期范圍。實際上,在上映之前,《黑貓警長》的點映票房已經超過了600萬,這個數字雖然與“大圣”還有300萬的差距??扇绻撚^影人次,身為3D點映的“大圣”票價要高于2D的“黑貓”,這么算來,在點映的觀影人次上,《黑貓警長》與《大圣歸來》相差無幾。8月7日上映當天,《黑貓警長》也的確掠奪走了一部分“大圣”的觀眾。這一天,《大圣歸來》僅取得了5%的排片,拿下了不足700萬的票房,是當周票房最低的一個單日。而反觀《黑貓警長》則靠著10%的排片,拿下超900萬的票房,完成了對于《大圣歸來》的超越。不過,這也是《黑貓警長》對《大圣歸來》的唯一一次單日票房的超越。在這之后,“大圣”則重新反彈,跟《黑貓警長》的單日票房差距也越拉越大。直至8月10日已經接近《黑貓警長》的一倍。雖然如今黑貓警長已經取得了4400萬的總票房,但無論是票房還是排片都在下滑,后勁乏力,基本無望復制《哆啦A夢》、《大圣歸來》創下的票房奇跡了??诒ι瓶申?,大打情懷牌反招黑在豆瓣上,《黑貓警長之翡翠之星》的評分只有5.1,這不僅低于《大圣歸來》的8.5分和《哆啦A夢》的8分,也比《熊出沒》、《喜羊羊》這些并不以情懷口碑制勝的電影要低。大部分的觀眾給予《黑貓警長》的評價都是三顆星以下的評分。而有趣的是,1984年的《黑貓警長》評分卻有8.3分之高。同樣一個動畫形象,評分一高一低,差距十分明顯。大多數對《黑貓警長之翡翠之星》表達不認可的觀眾,給出的理由是:毀童年。“風格完全變了,故事也變了,現在的黑貓不再是當年的黑貓,只是一個軀殼而已”,“70、80后的我們看的是情懷,不是看你走向外太空的高科技裝備警長”, “花上倆小時幾十塊大洋在電影院里看熟悉的人物演一個低幼又毫無親切感的故事”,“雖然宣傳上一直強調這個電影是80年代版《黑貓警長》的續作,但片子的定位跟宣傳貌似完全不著邊啊。”顯然,影片的低齡化定位滿足了兒童觀眾,卻無法讓走進影院找情懷的成年觀眾滿意。導演于勝軍表示“我們一開始的定位就是合家歡,就是想讓70、80后帶著孩子去看電影,孩子是我們的主要受眾。”但低齡化一直是國產動畫備受詬病的原因之一,那些引爆內地影市的動畫電影,從《功夫熊貓》到《超能陸戰隊》、《哆啦A夢》、《大圣歸來》,無一不是大人小孩都會喜歡的作品,甚至成年人喜愛的程度還要更高,《大圣歸來》的自來水就是例證。不過,低齡化的《黑貓警長》,卻在宣傳上一直主打情懷牌,希望吸引70后、80后入場,這直接導致了預期與結果的不符,使得口碑高開低走。除此之外,相比于齊天大圣與哆啦A夢,黑貓警長似乎在記憶沉淀上也并不占優。“大家都知道齊天大圣大鬧天宮、都知道他被壓在五行山下,齊天大圣太深入人心了。”而哆啦A夢,更是人見人愛,它的神奇口袋曾是許多人的童年幻想。“可黑貓警長呢,誰能準確地說出來它到底做了什么?大家熟悉的只是它的形象和那首歌,但記憶僅此而已”,有影評人如此說道。他也表示,同樣作為IP動畫電影,這是《黑貓警長》吃虧的一點。“你講什么,講螳螂吃螳螂的老故事?那叫沒有創新,但不講這些,大家就會說你沒情懷。”回應導演于勝軍:動畫電影體量就是如此一部《大圣歸來》讓國人對于國產動畫的熱情和期待空前的高漲,可在《黑貓警長之翡翠之星》的導演于勝軍看來“大圣”的成功不可復制。據他說,如今《黑貓警長》取得的成績基本屬于意料之內。按于勝軍所言,如今國產動畫除了《大圣歸來》,票房過億的如《喜羊羊》、《熊出沒》等屈指可數,“好萊塢的《冰雪奇緣》也就3億,《功夫熊貓》也是5億。難道說《大圣歸來》真的比《冰雪奇緣》好一倍么?”于勝軍說,“《大圣歸來》絕對是很好,但它的成功原因很復雜,比如檔期、比如對于爛片的報復消費等等。國產動畫能到7、8千萬的票房才是正常的水平。”對話于勝軍“我們沒把大圣當對手”記者:以目前《黑貓警長》的票房,作為導演還滿意么?還賠錢么?于勝軍:還差一點點,但估計努努力,到6、7千萬我們就很滿意了。目前看還可以的。實際上主要是《大圣歸來》讓大家提高了對于國產動畫的預期。一般國產動畫片達到7、8千萬就是很不錯的成績了。記者:但都是IP動畫,大家很難不去做對比,大家會覺得里面的情節沒有如期待那樣高,或者說情懷展示上沒有達到。于勝軍:我們與《大圣歸來》的定位就不一樣,《大圣歸來》屬于青春動畫,面向的是成年觀眾,而我們一開始的定位就是“合家歡”,就是想讓70、80后帶著孩子去看電影,孩子是我們的主要受眾,現在80后的孩子才幾歲啊,所以肯定會有低幼化的趨勢。記者:那為什么我們不去做和《大圣歸來》那樣的面向成年人的青春動畫呢?于勝軍:其實我也做過,《我是狼》那個動畫電影受眾就是成年人,或者說是專業的動漫迷,但就是賭輸了,票房很慘。畢竟針對成年人的動畫片成功的很少,當然,《大圣》成功了,所以大家都會拿它去比較。但我們現在國內的動畫片市場并不成熟,做成年人的動畫片就跟賭博一樣,田曉鵬導演基本上押上了自己的全部。這是成功了,假如要是輸了呢?在我個人看來,無論是好萊塢還是國內,合家歡類的動畫電影才是真的受眾主體。你看《功夫熊貓》它也是合家歡類型的。無論是單純的做動畫片,還是一個動畫公司不可能去靠賭一個現象級的電影來維持的。我們當然沒有把《大圣》作為對手,但也可以去影院問問那些我們的受眾,那些孩子們,還有他們的家長,他們看完《黑貓警長》是很滿意的。記者:那說回《黑貓警長》,有人覺得制作上也不是很滿意,比如幀數上面,甚至還不如以前老版《黑貓警長》?于勝軍:那是胡扯!我們的技術上很多都是1拍1,比如一只耳的形象就是這么做的。國外的好萊塢、甚至日本還有好多都是1拍2、1拍3。所謂1拍1,就是1幀動畫就是一張畫,你看國外的經常也有人不動,光動嘴的那種就是1拍2、1拍3的。所以我們的動作是很連貫和流暢的。這方面沒有問題。

同樣是動畫電影,同樣背后有一個強大的IP支撐,同樣是大打情懷牌,《黑貓警長之翡翠之星》卻好似與《哆啦A夢》、《西游記之大圣歸來》有著不一樣的境遇。8月10日,已經在院線上堅挺一個多月的《大圣歸來》,當日票房竟還是上映四天的《黑貓警長之翡翠之星》的近兩倍。而與《黑貓警長》同樣伴隨著一代人成長的《哆啦A夢》,此前在內地拿下了5.3億票房。除了票房上的差距,《黑貓警長》既沒有像《大圣歸來》一樣冒出“自來水”充當口碑先鋒,也沒有像《哆啦A夢》那樣引發一系列的懷舊話題,反倒是隨著影片的上映,有些不和諧的聲音冒了出來:“跟童年記憶半毛錢關系都沒有”、“特效只值5毛錢”,觀眾們批評起這只陪他們成長的“黑貓”似乎毫不留情。對于這些批評,作為《黑貓警長之翡翠之星》的導演于勝軍并不在意,“你可以去問問看過電影的小朋友和他們的家長,他們的感覺。”在于勝軍看來,堅持合家歡類型的《黑貓警長》已經基本達成了預期效果,“‘大圣’的成績不可復制,我們也沒有把他們當成對手。”票房表現對比票房后勁乏力 《黑貓》不敵已上映一個月的《大圣》在今年五月底上映的《哆啦A夢》,引發了一股懷舊的熱潮,一個多月下來,內地觀眾為這只陪伴自己成長的日本機器貓貢獻了5.3億元的票房,這個數字在當時的內地市場動畫片票房榜上,僅次于《功夫熊貓2》。在《哆啦A夢》火爆期間,就有輿論提出,為何引爆我們童年記憶的是一部外國動畫呢?很快,電影版的《黑貓警長》宣布定檔8月,似乎有望掀起另一輪童年懷舊的熱潮。在《黑貓警長》上映前一個月,《大圣歸來》的意外火爆也把國產動畫的名譽與市場期待都拉高了一個層級。在《黑貓警長》的首映禮上,有記者就問到導演于勝軍,希望他能給出一個《黑貓警長》的票房預期。這個問題是有明顯傾向性的,當然是瞄著“大圣”的超高票房而提出的。“1億到10億不等!”經過了幾番搪塞無果之后,于勝軍最終半開玩笑地喊出了這么一個超大的預期范圍。實際上,在上映之前,《黑貓警長》的點映票房已經超過了600萬,這個數字雖然與“大圣”還有300萬的差距??扇绻撚^影人次,身為3D點映的“大圣”票價要高于2D的“黑貓”,這么算來,在點映的觀影人次上,《黑貓警長》與《大圣歸來》相差無幾。8月7日上映當天,《黑貓警長》也的確掠奪走了一部分“大圣”的觀眾。這一天,《大圣歸來》僅取得了5%的排片,拿下了不足700萬的票房,是當周票房最低的一個單日。而反觀《黑貓警長》則靠著10%的排片,拿下超900萬的票房,完成了對于《大圣歸來》的超越。不過,這也是《黑貓警長》對《大圣歸來》的唯一一次單日票房的超越。在這之后,“大圣”則重新反彈,跟《黑貓警長》的單日票房差距也越拉越大。直至8月10日已經接近《黑貓警長》的一倍。雖然如今黑貓警長已經取得了4400萬的總票房,但無論是票房還是排片都在下滑,后勁乏力,基本無望復制《哆啦A夢》、《大圣歸來》創下的票房奇跡了??诒ι瓶申?,大打情懷牌反招黑在豆瓣上,《黑貓警長之翡翠之星》的評分只有5.1,這不僅低于《大圣歸來》的8.5分和《哆啦A夢》的8分,也比《熊出沒》、《喜羊羊》這些并不以情懷口碑制勝的電影要低。大部分的觀眾給予《黑貓警長》的評價都是三顆星以下的評分。而有趣的是,1984年的《黑貓警長》評分卻有8.3分之高。同樣一個動畫形象,評分一高一低,差距十分明顯。大多數對《黑貓警長之翡翠之星》表達不認可的觀眾,給出的理由是:毀童年。“風格完全變了,故事也變了,現在的黑貓不再是當年的黑貓,只是一個軀殼而已”,“70、80后的我們看的是情懷,不是看你走向外太空的高科技裝備警長”, “花上倆小時幾十塊大洋在電影院里看熟悉的人物演一個低幼又毫無親切感的故事”,“雖然宣傳上一直強調這個電影是80年代版《黑貓警長》的續作,但片子的定位跟宣傳貌似完全不著邊啊。”顯然,影片的低齡化定位滿足了兒童觀眾,卻無法讓走進影院找情懷的成年觀眾滿意。導演于勝軍表示“我們一開始的定位就是合家歡,就是想讓70、80后帶著孩子去看電影,孩子是我們的主要受眾。”但低齡化一直是國產動畫備受詬病的原因之一,那些引爆內地影市的動畫電影,從《功夫熊貓》到《超能陸戰隊》、《哆啦A夢》、《大圣歸來》,無一不是大人小孩都會喜歡的作品,甚至成年人喜愛的程度還要更高,《大圣歸來》的自來水就是例證。不過,低齡化的《黑貓警長》,卻在宣傳上一直主打情懷牌,希望吸引70后、80后入場,這直接導致了預期與結果的不符,使得口碑高開低走。除此之外,相比于齊天大圣與哆啦A夢,黑貓警長似乎在記憶沉淀上也并不占優。“大家都知道齊天大圣大鬧天宮、都知道他被壓在五行山下,齊天大圣太深入人心了。”而哆啦A夢,更是人見人愛,它的神奇口袋曾是許多人的童年幻想。“可黑貓警長呢,誰能準確地說出來它到底做了什么?大家熟悉的只是它的形象和那首歌,但記憶僅此而已”,有影評人如此說道。他也表示,同樣作為IP動畫電影,這是《黑貓警長》吃虧的一點。“你講什么,講螳螂吃螳螂的老故事?那叫沒有創新,但不講這些,大家就會說你沒情懷。”回應導演于勝軍:動畫電影體量就是如此一部《大圣歸來》讓國人對于國產動畫的熱情和期待空前的高漲,可在《黑貓警長之翡翠之星》的導演于勝軍看來“大圣”的成功不可復制。據他說,如今《黑貓警長》取得的成績基本屬于意料之內。按于勝軍所言,如今國產動畫除了《大圣歸來》,票房過億的如《喜羊羊》、《熊出沒》等屈指可數,“好萊塢的《冰雪奇緣》也就3億,《功夫熊貓》也是5億。難道說《大圣歸來》真的比《冰雪奇緣》好一倍么?”于勝軍說,“《大圣歸來》絕對是很好,但它的成功原因很復雜,比如檔期、比如對于爛片的報復消費等等。國產動畫能到7、8千萬的票房才是正常的水平。”對話于勝軍“我們沒把大圣當對手”記者:以目前《黑貓警長》的票房,作為導演還滿意么?還賠錢么?于勝軍:還差一點點,但估計努努力,到6、7千萬我們就很滿意了。目前看還可以的。實際上主要是《大圣歸來》讓大家提高了對于國產動畫的預期。一般國產動畫片達到7、8千萬就是很不錯的成績了。記者:但都是IP動畫,大家很難不去做對比,大家會覺得里面的情節沒有如期待那樣高,或者說情懷展示上沒有達到。于勝軍:我們與《大圣歸來》的定位就不一樣,《大圣歸來》屬于青春動畫,面向的是成年觀眾,而我們一開始的定位就是“合家歡”,就是想讓70、80后帶著孩子去看電影,孩子是我們的主要受眾,現在80后的孩子才幾歲啊,所以肯定會有低幼化的趨勢。記者:那為什么我們不去做和《大圣歸來》那樣的面向成年人的青春動畫呢?于勝軍:其實我也做過,《我是狼》那個動畫電影受眾就是成年人,或者說是專業的動漫迷,但就是賭輸了,票房很慘。畢竟針對成年人的動畫片成功的很少,當然,《大圣》成功了,所以大家都會拿它去比較。但我們現在國內的動畫片市場并不成熟,做成年人的動畫片就跟賭博一樣,田曉鵬導演基本上押上了自己的全部。這是成功了,假如要是輸了呢?在我個人看來,無論是好萊塢還是國內,合家歡類的動畫電影才是真的受眾主體。你看《功夫熊貓》它也是合家歡類型的。無論是單純的做動畫片,還是一個動畫公司不可能去靠賭一個現象級的電影來維持的。我們當然沒有把《大圣》作為對手,但也可以去影院問問那些我們的受眾,那些孩子們,還有他們的家長,他們看完《黑貓警長》是很滿意的。記者:那說回《黑貓警長》,有人覺得制作上也不是很滿意,比如幀數上面,甚至還不如以前老版《黑貓警長》?于勝軍:那是胡扯!我們的技術上很多都是1拍1,比如一只耳的形象就是這么做的。國外的好萊塢、甚至日本還有好多都是1拍2、1拍3。所謂1拍1,就是1幀動畫就是一張畫,你看國外的經常也有人不動,光動嘴的那種就是1拍2、1拍3的。所以我們的動作是很連貫和流暢的。這方面沒有問題。

1905電影網 1863天前
1209 0 0
合作伙伴
江苏快3走势图基本图0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号码 股票牛股 山西十一选五直选走势图 哪个论坛是讨论彩票的 黑龙江22选5官网 广西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幸运快三大小单双彩票下载 股票配资是杠杆 江西福彩快3走势图 北京股指期货配资